只为燕询再心疼一次,再难过一次

阿诺说 2020-05-26 01:27:04

努力加载中...

书友评论

@杜昭仪:好想骂人啊,前面那个浓墨写燕洵,看得我是信心满满,结果楚乔居然和诸葛玥滚到一块,我没看明白这俩人啥时候搭上的,第一次看到有人写书是中途易辙男主的,燕洵摇身一变就成了炮灰。泣啊

@杜昭仪:虐来虐去,就成了一个悲剧。悲剧啊坑爹!

@阿诺说:是啊。。。所以完全看不下去了。其实我偷偷瞄了结尾,最后两人还见面呢,完全坑爹

@我思。我在否:终于找到一篇这样好的书评了。对的,断层。其实,这本书我只读了四分之一,也不想评价它的好与不好,开头女主一家被杀的场景太震撼,小七就那样被剁了一只手,诸葛玥阴郁的形象由此形成。我想不通,他怎么就变了,为了大夏,变成了一个以国家为重的好儿郎,形象如此高大。也许这之间并无矛盾,只是我接受不了。形象颠覆地太快。我也决定弃书了,在燕询在我心中还保留着一个光辉形象的时候,保留着那八年阿楚燕询相依为命的那份情感。

@莫相忘:我以为除了步步惊心之外,没有文能够让我觉得心痛了,但是这篇文让我看的心更痛,不知道用什么形容。不知道燕询何时就突然变了,如果他一直坚持最初的,我想他会是最幸福的,可是世间没有如果、、、

@ヾ 相随:我也是喜欢从一而终的男女主,一般看一本书开头后会看看结局,还是第一次看到中途易辙男主的,唉,我就没看了,我是个俗人,我看书纯属为了里面的男女主故事。当然了也可以有几个打酱油的配角。 这书太长了,如果作者把这书化成两个故事就好了。

@且行且安^_^:你说燕询肩上背负着江山的时候好像忽略了诸葛放弃了什么。他屈居青海一角,放弃在大夏的一切,放弃对天下的追逐,是因为楚乔无法面对与燕北开战,与燕询开战。其实可能正如作者所说,早在九幽台上,燕询就死了,活下来的,背负着太多东西,注定他不能毫无顾忌的去爱。

@且行且安^_^:是燕询放弃了诸葛嫉妒到痴的幸福

@且行且安^_^:是燕询放弃了诸葛嫉妒到痴的幸福

@AnneHS:同意

@他山:诸葛与燕洵的根本不同不在于放弃的多寡,而在于前者可以选择放弃,后者不可以。  

@且行且安^_^:诸葛确实幸运得多,燕洵背负了太多仇恨,之后很难再去相信一个人,但是我看到燕洵置阿楚的性命于不顾时我真的很伤心,那么爱的人,怎么舍得看她去死,我开始怀疑他的爱

@方头虾:我也以为两个人会一起携手创造一个自由平等的燕北,其实前面作者已有暗示,燕楚二人走不到头,所以燕楚决裂后我匆匆翻了结局就弃书了

@刺猬:我刚看到苏洵大婚反叛,这本书的三分之一吧,完全不敢相信苏洵性格的反转,于是草草翻了人物解说,果然,结局大相径庭;我只想说一句,作者既然选择诸葛玥和楚乔,那为何一开始要那么用心去刻画那个美好的苏洵呢,让我们爱上他,心疼他,跟他同喜同悲,那个温婉如玉,忍辱负重的男儿,然后作者来个反转,诸葛玥上位,我真有点接受不了,在这个下午我甚至有点悲伤,一个铁血柔情的苏洵在我心中颠覆了,接下来的剧情不管好坏,已经毫无意义,作者文采很好,故事也很精彩,但这样反转的剧情让人难以接受,再见了苏洵,让我们把最初的你记在心里。果断弃了,像这个作者所说,心中的苏洵,最后在为你难过一次,再见。

@刺猬:我刚看到苏洵大婚反叛,这本书的三分之一吧,完全不敢相信苏洵性格的反转,于是草草翻了人物解说,果然,结局大相径庭;我只想说一句,作者既然选择诸葛玥和楚乔,那为何一开始要那么用心去刻画那个美好的苏洵呢,让我们爱上他,心疼他,跟他同喜同悲,那个温婉如玉,忍辱负重的男儿,然后作者来个反转,诸葛玥上位,我真有点接受不了,在这个下午我甚至有点悲伤,一个铁血柔情的苏洵在我心中颠覆了,接下来的剧情不管好坏,已经毫无意义,作者文采很好,故事也很精彩,但这样反转的剧情让人难以接受,再见了苏洵,让我们把最初的你记在心里。果断弃了,像这个作者所说,心中的苏洵,最后在为你难过一次,再见。

@+0:同感啊

@Rose的2014:我也觉得燕询后来写崩了。。从诸葛玥掉水里开始,我都感觉换了个人写的一样,文笔都变了

@明明的日月君:我也一直等着燕楚的甜虐,会有彼此有误解的时候,但是最终会还是会彼此守护,成为一样的人,虽然结局不坏,但看完总还是失落的

@Tawn:我想说我们读者看一本书,看的是不仅是内容,而且是内心的感受。燕洵和楚乔两人彼此相依度过了最艰辛最危险的八年,这其中经历了太多,彼此早已深信对方入骨。可在十三皇子和赵淳儿这件事上,楚乔却因为他人片面之言,相信了眼前片面之景。燕楚二人对对方应该是了解透彻,燕洵是怎样的人,是否会做出这样的事儿,楚乔理应清楚,这种不信任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作为读者,我个人看完真心无法接受。可能我说的片面了,毕竟我只看了到第八十一章,看了结局后我已经不打算再看了,这样的结局我无法接受。诸葛玥是楚乔的仇人,杀了她的亲人,她对他恨之入骨,结局反转,就算诸葛玥杀了小八是为了救楚乔,但是临析却是死于诸葛玥,楚乔这样的人不会这样不计前嫌爱上并选择敌人。结局无法接受,燕洵的人物设定更是无法接受,还是弃书的好。(以上仅个人看法)

@Rabbit:终于看到志同道合者!  我也是看到决绝之后,直接跳到结局! 毅然放弃了继续看下去的心思!

@+0:同感,看完真的虐心,久久不能平复。很多网评说燕洵楚乔更多的是手足情,可我看到的明明就是爱情,只可惜这份爱情本来就是不公平的,她还有诸葛,可他只有她。看来如常人一般,可以共患难,但未必能共富贵。

@浮世清欢:我开始看的时候,就喜欢上了燕洵,看了大约一半时,有种不想的预感,于是去看了结局,瞬间泪奔,无法接受作者改了男主这件事,也无法接受楚乔和杀过自己至亲之人的诸葛玥在一起,我决定不看了,还是把那个阳光开朗的燕洵留在我心中吧!

@孑然:结局燕洵:n这样华丽的高床 软榻,这样静谧的暖春良夜,却终究只有他一个人。就好像很多年前的那个晚上一样,她被人带走,乘坐着巨舟,一路南下,他站在北朔关城楼上,眺望着那条白练,莽原堆雪,一江一 山似铁,她终究脱离了他的掌握,离他而去。n其实,早在还很小的时候,他就已经预料了日后的局面。她是他的良师益友,是他的亲人依靠,更是他这辈子,唯一爱过的女人。n其实,早在还很小的时候,他就已经预料了日后的局面。n可是,越是如此,他越觉得不安,越发担忧害怕。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突然意识到也许终有一日他们会分道扬镳,终有一日她会离自己而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n也许是在她同情一奴一隶的时候,也许是在她和赵嵩关系日渐密切的时候,也许是在她为他讲解未来社会的安定繁荣的时候,也许更早一点,他记不清了。他只是隐隐的知道,也许在未来的某一日,他终究会让她失望,他终究会伤害她,他终究会打碎那一份珍贵的信任和依赖。于是,他想方设法的排挤她,想让她脱离军政,不想让她看到自己满手的血腥,不想让她看到自己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狰狞和残忍。n他并非是折断白鹰翅膀的猎人,而是一只注定要行走在暗夜里的夜枭,当漫长的永夜过去之后,天地开始有了黑白之分,他就开始害怕。n我想给你最好的。可是我认为最好的那些东西,却不是你想要的。n这个是楚乔的心理描写:岁月流逝,当此时已为人妻为人母的楚乔站在这里的时候,她突然能理解燕询所做的一切。前世没有亲人,没有亲眼看着爱的人死去,所以她永远不会明白那是怎样一种疯狂的痛恨。如果有人伤害诸葛玥,有人伤害云舟和珍珠,恐怕她的报复不会比燕询好多少。n因为不是自己所爱,所以便无法感同身受。n这一刻,她终于明白了。n天地苍茫茫一片,月亮从云层中钻出来。燕询的身影消失在地平线下,楚乔望着他消失的方向,恍惚间,似乎又看到了很多年前的那个下午,少年的眼睛闪烁着明媚的阳光,嘴角高傲的挑起,有着意气风发的少年意气。他弯弓搭箭,箭矢如流星般射向自己,擦颈而过,给了她一片重生的艳阳。n然后他轻挑眉梢,目光射过来,感兴趣的望着她。n须臾间的目光相接,好似铸成了漫长的一生一世,他在那一头,她在这一头,曾经的咫尺之地矗起了万仞高山,光影萦绕于睡梦之中,渐成巍峨的挺拔。恍惚间,又是那年的青草摇曳,虚空枫渺,仰头望去,仍旧是天蓝如镜,似乎可以侧映出年少单纯的脸。n依稀可看见时间在指缝间流逝,溯流而上,又是那年草长莺飞,阳光少年坐在茂密的树上,拾起一枚松果,打在女孩子的发髻上。女孩子怒气冲冲的回过头,举起一只中指,遥遥的比划。本来是骂人的嘲讽,对方却以为在道歉。岁月从“我会永远在你身边,走到了“我们从此一刀两断”,终于走到了无法再继续的终点。偶尔午夜梦回,忆起多年前那张年少天真的脸,已经模糊不清,看不清眉眼,只有那句在风中飘零的话,一直的回荡在耳边一“我再帮你一次,我就不姓燕!”n可是终究,还是忘记了赌气的誓言。就好像后来的承诺一样,被撕得支离破碎。n鬓发碎乱,眼梢清澈,画面古老而破日,却依然纯洁恬淡。n原来,时间已经过去了那么远,只是那些记忆,藏于脑海深处,变成了寂寞的候鸟,徘徊不去,一直一直。终于,岁月对他们说,一切已经轮回。n大风吹来,她却不觉得冷,比起这个冰凉的尘世,她已经得到了太多太多。年轻时的伤怀渐渐远去,被灰尘覆盖,渐成看不清头脸的丰碑。往事如风,在半空中凌乱的飞舞,如同破碎的纸鸢,挣脱了线,一去不复返。n这本书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燕洵了,那个时候我几乎就认为燕洵是男主了,可是突然和诸葛玥在一起我有点不能接受,就是阿楚和燕洵分道扬镳的时候我就弃了。都说燕洵太过残忍,可是谁想过他人对待燕北一族的残忍,他背负的血仇和伤痛换做是谁都放不下,何况他是燕北的世子,要复仇要站在顶端就必须要杀伐果决,如果他做不到那以他燕北“谋反”的罪名不仅洗不清,还可能被人人践踏诛之,错的不是他,而是逼他走上这条路的皇室和门阀,这一切都是那个昏庸的老皇帝造成的。我一直以为最后阿楚能陪他一辈子,可是她们分道扬镳就算了,最后作者还写清了阿楚从没喜欢过燕洵,所以才不理解燕洵,嗯,心疼燕洵

@孑然:结局燕洵:n这样华丽的高床 软榻,这样静谧的暖春良夜,却终究只有他一个人。就好像很多年前的那个晚上一样,她被人带走,乘坐着巨舟,一路南下,他站在北朔关城楼上,眺望着那条白练,莽原堆雪,一江一 山似铁,她终究脱离了他的掌握,离他而去。n其实,早在还很小的时候,他就已经预料了日后的局面。她是他的良师益友,是他的亲人依靠,更是他这辈子,唯一爱过的女人。n其实,早在还很小的时候,他就已经预料了日后的局面。n可是,越是如此,他越觉得不安,越发担忧害怕。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突然意识到也许终有一日他们会分道扬镳,终有一日她会离自己而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n也许是在她同情一奴一隶的时候,也许是在她和赵嵩关系日渐密切的时候,也许是在她为他讲解未来社会的安定繁荣的时候,也许更早一点,他记不清了。他只是隐隐的知道,也许在未来的某一日,他终究会让她失望,他终究会伤害她,他终究会打碎那一份珍贵的信任和依赖。于是,他想方设法的排挤她,想让她脱离军政,不想让她看到自己满手的血腥,不想让她看到自己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狰狞和残忍。n他并非是折断白鹰翅膀的猎人,而是一只注定要行走在暗夜里的夜枭,当漫长的永夜过去之后,天地开始有了黑白之分,他就开始害怕。n我想给你最好的。可是我认为最好的那些东西,却不是你想要的。n这个是楚乔的心理描写:岁月流逝,当此时已为人妻为人母的楚乔站在这里的时候,她突然能理解燕询所做的一切。前世没有亲人,没有亲眼看着爱的人死去,所以她永远不会明白那是怎样一种疯狂的痛恨。如果有人伤害诸葛玥,有人伤害云舟和珍珠,恐怕她的报复不会比燕询好多少。n因为不是自己所爱,所以便无法感同身受。n这一刻,她终于明白了。n天地苍茫茫一片,月亮从云层中钻出来。燕询的身影消失在地平线下,楚乔望着他消失的方向,恍惚间,似乎又看到了很多年前的那个下午,少年的眼睛闪烁着明媚的阳光,嘴角高傲的挑起,有着意气风发的少年意气。他弯弓搭箭,箭矢如流星般射向自己,擦颈而过,给了她一片重生的艳阳。n然后他轻挑眉梢,目光射过来,感兴趣的望着她。n须臾间的目光相接,好似铸成了漫长的一生一世,他在那一头,她在这一头,曾经的咫尺之地矗起了万仞高山,光影萦绕于睡梦之中,渐成巍峨的挺拔。恍惚间,又是那年的青草摇曳,虚空枫渺,仰头望去,仍旧是天蓝如镜,似乎可以侧映出年少单纯的脸。n依稀可看见时间在指缝间流逝,溯流而上,又是那年草长莺飞,阳光少年坐在茂密的树上,拾起一枚松果,打在女孩子的发髻上。女孩子怒气冲冲的回过头,举起一只中指,遥遥的比划。本来是骂人的嘲讽,对方却以为在道歉。岁月从“我会永远在你身边,走到了“我们从此一刀两断”,终于走到了无法再继续的终点。偶尔午夜梦回,忆起多年前那张年少天真的脸,已经模糊不清,看不清眉眼,只有那句在风中飘零的话,一直的回荡在耳边一“我再帮你一次,我就不姓燕!”n可是终究,还是忘记了赌气的誓言。就好像后来的承诺一样,被撕得支离破碎。n鬓发碎乱,眼梢清澈,画面古老而破日,却依然纯洁恬淡。n原来,时间已经过去了那么远,只是那些记忆,藏于脑海深处,变成了寂寞的候鸟,徘徊不去,一直一直。终于,岁月对他们说,一切已经轮回。n大风吹来,她却不觉得冷,比起这个冰凉的尘世,她已经得到了太多太多。年轻时的伤怀渐渐远去,被灰尘覆盖,渐成看不清头脸的丰碑。往事如风,在半空中凌乱的飞舞,如同破碎的纸鸢,挣脱了线,一去不复返。n这本书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燕洵了,那个时候我几乎就认为燕洵是男主了,可是突然和诸葛玥在一起我有点不能接受,就是阿楚和燕洵分道扬镳的时候我就弃了。都说燕洵太过残忍,可是谁想过他人对待燕北一族的残忍,他背负的血仇和伤痛换做是谁都放不下,何况他是燕北的世子,要复仇要站在顶端就必须要杀伐果决,如果他做不到那以他燕北“谋反”的罪名不仅洗不清,还可能被人人践踏诛之,错的不是他,而是逼他走上这条路的皇室和门阀,这一切都是那个昏庸的老皇帝造成的。我一直以为最后阿楚能陪他一辈子,可是她们分道扬镳就算了,最后作者还写清了阿楚从没喜欢过燕洵,所以才不理解燕洵,嗯,心疼燕洵

@0:有些事是必然,心疼燕洵

@火炉君:是的,燕洵对阿楚的态度,阿楚对燕洵的爱,诸葛玥的人设,一切转变的太快就像龙卷风,看的我莫名其妙的……这么轻易就能转变的感情,又有什么值得珍惜。心疼燕洵,本来是妥妥的男主,突然就被抛弃了。

@火炉君:是的,燕洵对阿楚的态度,阿楚对燕洵的爱,诸葛玥的人设,一切转变的太快就像龙卷风,看的我莫名其妙的……这么轻易就能转变的感情,又有什么值得珍惜。心疼燕洵,本来是妥妥的男主,突然就被抛弃了。

@时光:感觉与其他人不同的是,别人看到燕洵与楚乔分开的时候,有的人怀疑的是燕洵对楚乔的爱,而我怀疑的是燕洵不应该是这样的,他的走向不应该是这样的,他爱阿楚爱到一再退让,怎么可能会怀疑楚乔不顾她的死活,所以就不再往下看了,人物的逻辑性已经崩了。

@此系山风:“更不是不喜欢李策。只是诸葛生来并是幸运的,他只是一个门阀,背负的莫过于是家族的荣辱与沉浮,况且还有诸葛怀,要抽身,要遁世,要为爱退到风口浪尖之外,难,但并非难于上青天。而燕询和李策,他们是帝王,肩上扛的,是江山和百姓,是称孤道寡背后永世的寂寞,要为爱一搏,要搏到一无所有处,比诸葛,何止是难了千万倍。”n我太喜欢这段了啊啊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