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柔情,锦绣文章

记忆的长线 2020-05-26 01:27:56

努力加载中...

书友评论

@远航:冬儿的11处读过三年了,锦绣文章,过目难忘,文笔既优美细腻,又大气磅礴,是我读过的最具文学功底的小说。从你的评论中,得知十四夜的《归离》也文采斐然,赶忙下载读了个开篇,果然不错。不知记忆的长线如何看待两人的作品,单从文笔上论,谁写得更好一些?也许对网文中那些大同小异的皇子夺嫡,斗心眼的宫斗已心生厌倦,我只想找些文笔脱颖而出的作品仔细研磨,模仿着学习,但又怕自己的眼光不够,所以还是请长线给推荐一些文笔好的作品。

@记忆的长线:谢谢信任!我觉得吧“文笔”不单是谁的用词更炫更花哨,还包括行文间的那种气场。每个作者气场都不一样,这个跟个性有关。冬儿很年轻,她的文笔有种激情,即便是很柔情的部分也有种紧张感,爱恨都很激烈。十四夜的文有种很沉静的老练。不同个性的读者可能会有不同的偏爱。我个人其实最喜欢唐七公子、辛夷坞、清水慢文和石一峰,她们的故事情节都不复杂,用词也都是大白话,但是让人觉得踏实又有回味。推荐看看。

@远航:好的,除了清水的看过两篇外,其余皆没读。最近刚读了篇《扶摇皇后》的书评,感觉文字很美,推荐长线看看。不过我搜到此人的百度空间看她写的小说,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没有书评唯美。http://www.yuncheng.com/comment/comment_detail/6/244402/29575786

@远航:再推荐长线看一下这人对11处中诸葛玥的书评,一个褪去了绚丽爱情外衣的更高层次的诸葛玥。从此文我才看出冬儿的文学功底实在太深厚了,不仅仅是文笔,立意更高。  大约一周前,机缘巧遇了11处。开卷伊始,就爱不释手。几乎是不眠不休的一口气读完。掩倦时,萦绕在心间的是那久违的震撼,是一种莫名的感动与哀伤,为楚乔坚持信仰的不停向前,为诸葛敢于放弃、勇于破陈推新的无畏,为星玥历尽艰辛的终成正果,为李策貌似糊涂却清醒的一生,为燕洵始终如一的坚持追寻自己的梦的勇气。这部围绕信仰而写就的作品,留给我的远不止爱情那么简单。  因为心中情绪难平,开始生平第一次流连贴吧,各位精彩的评论、番外看了不少,特别是关于少爷的。很多评的侧重点是诸葛为爱情的付出,而我爱诸葛,却远不止他于爱情之路上的表现。于是很想写下那个褪去爱情外衣的诸葛玥。  都说,人与人之间的相遇相知相守是缘分,对于小说中的人物我认为亦如此。初见少爷,就很自然的喜欢上了他,不止因为他的偏执别扭,不止因为他的凉薄冷酷,不止因为那方不知是留是丢的手帕,不只因为那盏淡淡的、温暖的兔子灯。更因为他是第一个注意到楚乔的所作所为远非一个8岁孩童的人,因为他是第一个真正愿意相信也敢于相信楚乔的人,因为他有敢于怀疑一切、探索一切并为之找寻答案的勇气与执着。这些特质也奠定了他之后的命运,也注定了青海这一片天地会因为他从原本的荒凉落后一步步走向西蒙大地上繁荣与进步的巅峰。  从来,每个人的变化都来自外因和内因,如冬儿所说,楚乔这个来自前年之后的灵魂,为这个乱世打开了一扇门,新鲜的大风刮进了这个社会,也刮进了每个当权者的心中,这无疑是诸葛玥成长的外因。而他坚韧、睿智、敏感、清醒、勇敢、执着……的个性就是他得以成长的内因。这些,都是我难以割舍的迷恋。  一个人,不论来自怎样的家庭,不论受过怎样的教育,不论曾经怎样的际遇,最终决定自己命运的,都是自己。自己的选择,自己的放弃。  诸葛玥的成长从来都不是一帆风顺的,他有太多的牵绊,他也有太多的不舍,我想每个看官都能多少体会其中的艰辛。  在星玥相遇之初,那时的诸葛还是个大夏贵族,门阀新秀,前景光明美好。那时的他,跟楚乔还各自安于对立的立场。那时的他,还在传承着家族的使命和荣耀。那时的他,还视人命如草芥。那时的他,还沉浸在自己保家建国的少年梦中。  那时的他只比别人领先一小步,就是他可以从大局利益出发,而不像其他门阀那样在国家有难时按兵不动,只等着坐收渔翁之利。例如燕楚共同设计的那场真煌叛乱,他是第一个察觉到的人,也是第一个站出来表明立场的门阀,他说:“长老会?他们知道什么,他们就知道勾心斗角、互相拆台,就知道敛财内斗、谋取利益,国家的兴亡存活,大夏的生死覆灭,去他妈的,他们哪有时间管那些闲事!朱成,你给我让开!”这种以大局为重的特质还有一次体现,就是靖安王妃引领犬戎大军进入西蒙大地时,他亦是第一个停止“内战”,站出来抵御外敌的人。也许正是这一点差异,让他可以比别人更早的窥视到楚乔的内心世界,体会到她的辛苦,可以更早的攀登到和楚乔一样的高度。  人生若只初相见,诸葛玥多半会像其他门阀新贵一样,经过几番争夺、厮杀最终得以屹立在权利的巅峰之上。然而命运却让他一次又一次的跟楚乔相遇,8年的分离,再次相见他们已成为针锋相对的敌人,他们势均力敌,心怀仇恨却惺惺相惜。楚乔的可贵在于对信仰的坚持和不懈的追求,毕竟,她来自一个文明的社会,她经历过那种状态的美好,她可以视皇权如粪土,她也无法忽视那些鲜活的生命在落后的社会里还没来得及绽放,就已然凋零。  而诸葛玥,这个比我们早出生前年的人,该如何去理解和面对楚乔的梦想;如何寻找契机挣脱门阀和等级制度加在他身上的束缚;如何大胆的冲出旧的社会体制的牢笼,突破自我,以全新的眼光去看待每一个年轻而鲜活的生命,去尝试创造一个奇迹,一方净土;如何在确认自己的理念之后可以不在意别人目光的坚定付诸于行动。这一步步,对现代人而言,是理所应当,对诸葛玥而言,则是痛彻心肺的脱胎换骨。  他的变化是逐渐的。当他听到楚乔说,“我相信燕洵。我相信他不会让我失望。我会在他身边,帮着他,看着他一手完成这个伟业,诸葛玥,你看着吧。”那时的诸葛玥并不真的认为楚乔的这个梦想会有真正实现的一天,他只是看到了她的脆弱,不忍心去嘲笑她的这份固执。那时,也许他并不知道,有一天,正是他,亲自为这个女孩开创了一片她梦中的天地。  在浴房春潮时,诸葛玥面对楚乔的指责, 冷冷笑道:”错?不过是几个小奴隶罢了,我诸葛玥杀便杀了,何错之有!”那时的他,并不知道生命对于每个人而言都同样的值得珍惜,也许在他心中,奴隶的命不过是社会最底层的蝼蚁罢了。  可是当他一次又一次的看到楚乔为自己的信仰遭受质疑,深陷困境而依然不放弃依然勇往直前时,他开始认真的思考了。思考那些跟当下社会相抵触的文明会不会有真正实现的可能性。 诸葛玥得以根本转变的契机我认为是他在千长湖险些命丧黄泉的生死挣扎之后。即便是诸葛玥,那从小就扎根在他心中的贵族制度是那么的根深蒂固,如果没有机会历尽生死,怕是永远不会有真正理解楚乔的一天。在渐渐沉入湖底的一刻,他深深体会到了生命的宝贵,在楚乔拼命跳入湖中舍身相救的一刻,他再也找不到当年那个小**的身影了。他此时唯一的希望就是让她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当他终于上岸后,面对月九的尸体时,他发自肺腑的呐喊:“醒醒!我命令你!醒过来!”那么骄傲的诸葛玥,却为一个家奴的逝去流下了泪水。此后生命一词对于诸葛玥有了全新的定义,不管是他自己的,或是楚乔的,抑或是月卫的甚至其他人的,他都前所未有的珍惜着。  然而当他在卧龙山上养好自己的身体之后,迎接他的却是那支离破碎的前程。他被家族践踏,被故国抛弃,一直存在于他心中的归属感骤然消失。他茫然不知所依,再也看不清前面的路。感谢冬儿,感谢诸葛的师傅为他指出了一条明路,“孩子,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怎知这张地图只能画这么大呢?” “既然无路,就自己开辟一条路吧。”师傅的字句如醍醐灌顶,终于让这个博爱而有担当的男人于这风云乱世之中开始建立一番属于自己、也属于天下苍生的伟业。  (插句题外话,从此处可以看出诸葛玥师傅的经纬之才,三言两语即可点亮一个人的一生。想必他也是一个不拘泥旧俗陈规,可以肆意潇洒生活的真伟人吧。)  于是,他开始在这片全新的土地上创造一个原本不属于那个时代的奇迹。  从此,青海平原上那些还吃不饱穿不暖的眼睛里有了希望。那些在他无路可去时慷慨收留了他的人们,终于可以等待他带给他们一个不用死人的冬天。在他声名狼藉被天下摒弃的时候,那个他可以安心喝着生平最温暖的一口粥的破旧房屋今后也许会变得更加稳固,成为那些弱小生命真正的温馨家园。也许楚乔曾经说的“我只是想让每一个孩子都能拥有一张笑脸”将不再只是个梦。  “若是在曾经,对于这些他可能只会嗤之以鼻的不屑冷哼,可是在生死边缘垂死挣扎之后,在体验了上层社会的冰冷抛弃之后,他突然就理解了楚乔,理解了那个总是一脸坚韧叫他等着瞧的少女。他感谢上苍,如果没有这样一个机会,他可能永远都不会了解她,不会明白那种创造和守护的乐趣,他惊奇的发现,那种喜悦,竟是丝毫不弱于征服和摧毁。”我想,此时的诸葛玥在心灵上已经和楚乔真正的融合成一体了,他也真正摆脱了历史、现实套在他身上的枷锁,完成了他人生中最完美的一次蜕变与升华。  对于诸葛玥的爱情,我羡慕,我心动,我沉醉。 而对于诸葛玥对人生、真理的勇敢和追求,我心怀敬佩,愿意一生仰望。  如果把他和李策与燕洵做比较,可以更容易的看出,诸葛玥的唯一性。  他们三个同样是贵族出身的背景,同样经历过国仇家恨,同样倾听过楚乔的信仰和梦想,而最终能跟楚乔并肩而行的,只有诸葛玥一人而已。  燕洵这个人物,在他所处的社会里无疑算个是佼佼者,甚至可与汉武帝、唐太宗比肩。但他在我们现代人的眼中,也不过是一代明君而已。对人类的进程、人类的文明、政治体制、社会制度、民生民权,都算不上真正的推进者。燕洵无疑是聪慧的,从一开始他就明白楚乔要的他很可能给不起,潜意识里他知道楚乔的信仰其实是对自己的最大威胁,因为他的梦想是成为一代天骄,留名青史。楚乔的梦,注定会成为燕洵漫漫帝王路上最大的障碍。他不会放弃自己的梦想,就像楚乔坚持自己的信仰一样。所以,他一开始就把楚乔拒绝在军事、权利之外,所以,他从最初就希望楚乔成为他后花园的女主人。而这些,注定只是他的水中月,镜中花。  李策是介于诸葛和燕洵之间的人,因为他至少真正相信过乔乔。当楚乔对他讲自己梦想的时候,李策震惊了,起初他不敢相信,楚乔这样回答他,“我见过,这样的社会形态我见过”。我想那瞬间,李策是恐惧的,以致于他对他的乔乔动了一瞬的杀机。这样的心思其实不难理解,毕竟李策是个将来必定问鼎皇权的人,什么样的社会体系他想建立,什么样的生活他想给与,什么样的政治他想游戏,什么样的天下他想拥有,这些都是他从小学习、耳濡目染的。突然间出现了那么一个人,对他说,你之前的所想、所愿,不过都是落后的社会形态罢了,事实上,世间存在着更先进的社会制度,他会让更多的普通人生活的更加美好。而想要实现这个社会形态的前提就是要消灭旧的社会制度。作为即将有可能被消灭的一方,李策他怎能轻易接受,即便他能理解,也很难抛弃权势,背弃家族。最终李策没有杀死楚乔,我觉得,这已经很伟大了。他无法打破陈旧,无法超越自己,但他却知道,楚乔的信仰于芸芸众生是个怎样美好的梦。  李策曾说诸葛玥是个疯子,我想,这话不仅针对诸葛对爱情的追求,更多的,是他亲眼看到了诸葛放弃了从他出生起就一直背负的使命和信仰,放弃了他垂手可得的权势和地位,他看着诸葛一步步向着这个世界上最底层也是最简单的百姓走去,看着他渐渐认同、接受并开始享受着陪伴楚乔追求她的信仰的过程。这是诸葛对自己的超越,在整个西蒙大陆上,诸葛,无疑是可以做到这些的那个唯一。爱上楚乔是诸葛最终得以成就自己的一个契机。同样是14年,燕洵有多少次机会可以尝试着理解楚乔,但是他放不下自己的仇恨,让自己跟楚乔之间越走越远。而诸葛却在慢慢的变化着,成长着,终于一步步的走到了可以跟楚翘并肩同行的位置。这期间,楚乔没有变,燕洵也没有变,只有诸葛,是彻底的脱胎换骨。试想,如果他和燕洵一样,不改变自己对生命的看法,不放下自己少年时逐鹿中原的梦想,那么他和楚乔,也终会分道扬镳。  其实不论是谁,都没有错,燕洵想要的是称霸天下,李策想要的是更加辉煌的大唐,赵彻想要的是对大夏的坚持和扩张。他们都是当时社会里的站在金字塔尖的人物,往往他们的一个决策,决定的是整个社会、芸芸众生今后很长一段时间的走向,是整个人类社会进步、后退或者停步不前。也正因此,我才更加敬佩诸葛,他同样出身氏族阀门,同样手握权势和财富,同样受到了贵族的教育,有过和他们一样的梦想。但他却没有他们身上的时代局限性,他敢于对当前这个黑暗的制度提出质疑,敢于抛下他出身的贵族,敢于承认生命的可贵,敢于尝试和理解新鲜美好的事物。诸葛玥从来不是跟着别人的脚步行走的人,从来是一个敢想敢做的人,他用他的敏感准确的捕捉到了楚乔的信仰背后的意义,用他超强的悟性参透了千年后文明的辉煌,也很有担当的成为将这一切实践的第一人。  他来自于贵族,最终也一手击垮了这个已经存在了千百年的制度。  就像楚乔所说,她从来看不透诸葛玥想要的是什么,她知道燕洵的,李策的,赵彻的,乌先生的,仲羽的……其实,不是她无法看透,而是诸葛玥的梦想一直在发生变化,他痛苦过,挣扎过,也许也气馁过,但终于,他战胜了自己,超越了自己,他跨越的是横亘在他和楚乔之间那千年的岁月,那道于别人无法逾越的鸿沟,他终于走了过来。于是,扩张土地、实现天下一统、成为世间最高的掌权人名垂千古,这样的虚名终于成为他眼中的过眼云烟。而楚乔脑子里的想法变成了他认为的“比百万军队更有价值”的珍贵。于是他可以不再拘泥于那些陈旧的代代传承的皇权,于是他远走青海,去开化民智,去推动整个人类迈向文明的进程,去以大地和人民为画卷,以先进的思想为画笔,描绘出一个全新的时代!  尽管历尽磨难,但不能不说诸葛玥是幸运的,因为他毕竟得到了一次彻底改变自己的机会。我最敬佩他的就是,他及时接受并把握住了这个机会。这样的生死挣扎对于其他人也许甚至不能称为机会,即便遇到了,经历了,最后也很可能会做出其他选择。只有诸葛玥才能心怀远见、信心十足的做那第一个敢于吃螃蟹的人,成为在那样的社会形态中确确实实可以为老百姓的生活、幸福着想的人,成为那个让青海得以第一个迈进民主社会国家的里程碑式人物。 不论在什么时代,任何民族,任何国家,想要进步,想要发展,就会需要能真正冷静思考的人,需要有大无畏精神挑战传统的人,需要那些为了信仰可以放弃地位权势的人。科学家之所以能够成功,在于他们敢于打破旧的思维模式,敢想敢尝试。奴隶制度、封建制度的毁灭得益于真正的勇士敢于面对黑暗的上层社会,敢于把他们的信仰像种子一样撒播到民众的心里。    看着诸葛玥,我想到的是鲁迅,在乱世之中,尽管怒其不争,却还是为开启民智奋笔疾书的文人;我想到的是华盛顿,当他率领大陆军团取得美国独立战争胜利的时候,拒绝了同僚怂恿他领导军事政权的提议,回到了维农山庄园回复平民生活。在他连任两届总统之后,自愿放弃权利,不再续任,因为他知道,同一个政权的持续统治,对民众而言是件多么危险的事情,他甘愿用自己来打破人们陈旧的政治信仰,开发民众的思维模式。我想到的是英国曾首相丘吉尔,二战之后这位带领英国人民走向胜利的军事家却在大选中被抛弃了,可是他却说:“对他们的伟大人物忘恩负义,是伟大民族的标志。”虽然只是普通百姓,可是他们却可以清醒的正确的选择出对本民族而言最好的出路。我相信,青海人民的成长和进步也是诸葛玥十分乐意见到的,而对于引领他们走上这条文明道路的诸葛玥,是无需任何青史记载的,他必将赢得世人的崇敬,会存活在千千万万世人的心中。    也许有人说我不应该把诸葛玥和现实生活中的人相比,那我就举个更恰当的例子。美国电影《勇敢的心》相信很多人都看过,梅尔最后在断头台上高喊freedom的瞬间至今还停留在我的脑海里。他为了追求自由,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赢得的却是世人的尊敬。同样是艺术作品,我觉得诸葛玥一点也不逊色于曾经感动了亿万观众的梅尔吉普森。  诸葛玥算是我对11处里的人最敬佩的一个,对他的喜爱程度已经超越了现实意义,他对我来说,已经不单纯是个小说人物那么简单了,从他身上我仿佛看到了那些为人类文明进程做出无私贡献的伟人们的影子。万分感谢冬儿给我们带来了这样让人心醉的人物,给我们创造出了这个魂牵梦萦的角色。  诸葛玥,是这样的人物,他成就了楚乔的信仰,意味着他在人类的进步史中,赶超了千年岁月。他成就了青海的百姓,意味着几十年或者几百年后,整个西蒙土地的根本变迁。他成就了他自己,因为他终于得以破茧成蝶,可以肆意挥洒自己的梦想,建造属于全人类的乐园。  这个角色的诞生让我欣喜,他的成长让我震撼,他的成就让我感动。  所以,当褪去那身华丽的爱情外衣时,他展现给我们的人性中那最绚丽璀璨的光辉是我此生愿意一直相信、坚守下去的信仰,更是人类历史长河中万千勇士、智者倾尽一生的终极追求。 这种力量,让我们可以永远向前,即使面对黑暗,也不却步。 这种力量,可以永远珍藏在我们心底,永不磨灭。   注:文中加引号部分,均引自《11处》原文。  题外话,话说我很期待看到诸葛建立新青海的过程,以他那天马行空的悟性(参见诸葛对时间空间的理解——春天苹果的叶子,秋天桔子的果实)不知道会把楚乔所描述的文明变成什么样,我想说不定会更好。  又题外话,曾经的电影《阿凡达》取得了空前的成功,我想他的意义不只在于呼吁人类对地球环境的保护和捍卫,更重要的是他终于让3D电影在全球范围内得到了普及。我认为《11处》的意义远大于《阿凡达》,如果有机会可以拍成3D电影的话,将会比《阿凡达》深刻得多。还有,也是因为实在很难找出适合演绎11处的演员。  又又题外话,看完这本书后,我久久不能释怀,于是跟两个外国友人提起,他们不约而同的对这本书很感兴趣,直问我有没有英文版。 其实英文作品里已经有很多穿越小说了,只是大多都是比较诙谐的,或者惊悚的,或者娱乐的,很少能有这么有寓意、有高度的作品。 如果冬儿也认同我的观点,可以尝试推出此书的英文版,必将大受欢迎。

@逆风的蔷薇:     用很复杂的心情和单纯的好奇心读完了这部书之后,带给我的不能说是震撼这么简单的感觉了。最近都好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因为现实中的一切都告诉你不要再想了,想多了会出问题的。于是,我就上豆瓣,看看别人看过的感觉。一个个的长篇的评论,让我找到许多在看书时有的感觉,很多是隐约的,很多是清晰的。只能说,我读书习惯非常不好,看了后面就忘了前面。只有在看书评的时候才突然想起自己前面的感觉。     其实在阅读时,我一直都有一个很不好的习惯,那就是代入感,还有一定要为一部小说找一首主题曲。有点狗血的我觉得吉克隽逸的月到天心处很符合前面几卷楚乔那种信仰逐渐失去何处是家的感觉。与整部小说很答。代入感的缺点是让我觉得自己每天都戎马倥偬要死要活的。每天上班都偷偷开着TXT小说本,整个人完全融入其中,真是乐此不疲,沉迷其中难以自拔。     第一次碰到一部让我这样入迷的言情小说。不好意思,有点小瞧言情小说这四个字的力量。这部《11处》让人真的非常感动。总以为都是小情小调的鸳鸯蝴蝶类型的。让我再废话几句,这真是一部让人不可错过的小说。起码以我的这种不怎么有文学修养的人来说(绝对没有贬低冬儿文笔的意思),真的我觉得太庆幸了。     本来是为了逃避《长相思》的第三部烂尾一般的结局而随手点开来看的小说,却从小说一开头就被下了蛊一般,一直每天都看啊看啊,晚上还听着有声小说入眠。是不是有点太疯狂了。难倒我的生活只剩下小说了?哈哈。也许吧。     喜欢这样的大背景下的故事,层次分明,虽然说是架空历史,却也是那么感觉有据可查一样,可以说,这是我看到现在最让人过瘾的玛丽苏了。有血有肉,全文洋洋洒洒却毫不拖塌,让人看到最后,都好像不舍得换一口气,生怕错过了什么精彩瞬间一样。接下来准备看冬儿的别的作品。让人真是欣喜不已。谢谢你,冬儿。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