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曾备下三十三城嫁妆,预备嫁你价值连城的掌珠。

书有乔荷难休思 2020-05-26 01:34:32

可这世间唯一理她,唯一念她,唯一为她的哥哥却也离她而去了啊。

看着那哭做一团的孩子,如海棠有灵,定枯败满枝桠,一落一惆怅。若子规有情,必咳血洒青天,一啼一断肠。

乔郡君,已然不能忘。

血缘牵绊,对此生挚爱,卑微如你,让我心动更为心痛。

你是兄,她是妹,人伦纲常,这一世你们注定不能一起。你惟愿她幸福,要为她找到世间最好的男子做夫君。世间最好,天下无双,才有资格与你的明珠相配。而你却甘愿把自己的天下无双拱手相让,甘愿对其夫君俯首称臣,甘愿选择她中意的妻子度过那已无谓的余生。想来,你之幸福,悉数系于她身。

我只知道,你也曾备下三十三城嫁妆,预备嫁你价值连城的掌珠。只要她要,只要你有,穷你一生,愿把最好的都给她,好好地看着她展颜欢笑,哪怕她的以后甚至不再全部是你。可那对你来说又能怎么样呢,你的爱素来比别人廉价,不是吗。

乔荷,你痛吗,恨吗。而知你痛然你恨的,世间也只那一人,可我知道,于你却也足矣。

也许你在众人眼中从来不是好人,但你在阿植的眼中那是何等的好啊。好到给她一百万个铜钱她都不换呢,好到她抱着你说,我哥哥是世间最好最好的哥哥。她说,我有这一个哥哥,他们却都没呢。好到你死她泪已流干,鲜血化泪。好到生死轮回已三百年,却心未死,情未央。

阿植十五岁嫁人的时候,乔荷十九岁。阿植成了妖怪三百岁的时候,乔荷依旧十九岁。无论她再怎样诉说弱冠之年的哥哥是何等的好,也无人相信了。因为她那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般好看的哥哥死在了十九岁,永远未及弱冠,永远正值年华,永远让她盼望着他能凯旋归来,为她送嫁。如果可以,那时的她应该就是这世间顶顶幸福的人了吧。

两部书,十年亦是最爱,昭奚却是最痛。言希确是最喜,乔荷而是最疼。温言是心头爱,植荷是思则痛。而十年有时尽,似温如言便不尽。昭奚应有期,植一荷来则无期。「浅小小小染」书有乔荷,不可思休2015-05-15 19:48:39言衡看哭了2015-06-03 10:19:26白露如霜三百年等候只为与你相守三年::::::

可偏偏造化弄人,想来,世事怎会轻易如愿。

命运使然,也该理解,既是命定,当承之受之。我惟愿你们可以长长久久在一起,即使你们已然如此,遂了我的愿,在那不知名的地方,守着彼此,至死方休,不,至死不渝。

三言两语道不尽郡君神采,只言片语写不出乔荷风雅。

阿植,生何益?死何益?这是你对她的愿望。而为她安排予她宠溺的兄长既已不在,生死对她而言又有何意义有何不同。阿植她,生何意?死何意?死去的人都希望活着的人好好活着,但活着的人该有多坚强才能拥着那回忆带着那信念接着前行,我不知道,也害怕知道。过去的点滴美好,如今却是含鸩的毒酒,却有人甘之如饴,像染了瘾疯了般。对于未亡人,这是何等的悲戚!我不十分清楚阿植这三百年来是如何度过的,却也能略想得一二。抱着那沉重的回忆等着的那一丝生机便是她继续的理由吧。别忘了,她的哥哥,在这天垣间,一直等着她去寻找。她的哥哥,就是她的生机。

君心何坚决,至死无两意。

愿你们结成永世缘,愿植,万万年,嫁乔荷。

生来一副好皮骨,清冽薄荷郎。看了多少万字才得知那薄荷般的少年叫乔荷啊。乔荷,乔荷,乔家二郎,阿植的兄长。

乔荷出世,万千失色。翩翩公子,不可求之,不能休思。

而乔荷一生,运筹帷幄,皆是为她。可以不要江山,可以不要爱情,但闻君欢,便足矣。这样的乔荷,我不得不爱,我不能不爱,我不会不爱。三年夫妻情,我觉不够,太不够。阿植,你忘了吗,你说要宠溺他一生一世。你说来世要做个他,像他待你那一辈子,妥当安排,至死钟爱。你偏激了,为他夺得了天下,而这天下没有你,于他又有何意义?你似乎不怎么明白,他还愿要这天下,他还肯爱这山河,皆是因为藏了个你。你常说聪慧如你,可你真真是傻的可以,傻得我心犹痛。

乔荷何其幸运,有懵懂阿植的陪伴。乔植何其幸运,有善谋二哥的宠溺。而我又何其幸运,在万千故事中,千万文字里恰恰遇到了你们。我很感激。

书有乔荷,不能休思。情若不绝,泪自难绝。

世间皆知晓是你养她,却不知原来你们竟是如此相依为命,互汲温暖。

努力加载中...

书友评论

@「浅小小小染」:书有乔荷,不可思休

@枯叶之蝶:写的太棒了~

@言衡:看哭了

@郊郊:心痛得哭!

@白露如霜:三百年等候只为与你相守三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