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忽已暮,世上已无君

lavender2014 2020-05-26 01:34:36

山有乔松,隰有游龙,不见子充,乃见狡童。”

乔荷太过高傲,他是帝国唯一直系血脉,生来便在云端俯瞰众生,故而瞧不起出身旁枝的敏言,笑其为乡巴佬,可却是乡巴佬毁了他。最终,他死在了十九岁,死于皇权倾轧,虽不负外祖,然外祖负他,天下亦负他。到底是时运不济,昔日干净无垢的白衣少年郎,被人泼了这样大的一桶脏水,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到头来,敏言和奚山或许都错了,乔荷一生所愿,从来都不是这天下罢,他机关算尽百般绸缪,放在心上珍而重之的,唯植一人矣。那是他一手养大用心浇灌的乔木,锁在深闺人未识,外人无缘得见,却是他凄凉薄命的一生,唯一触手可及的温暖。他打下百国十万里山河为她,他放弃皇权俯首称臣为她,他请天子赐婚天下无双为她,他曾备下三十三城嫁妆预备嫁他价值连城的掌珠,想让他的小妹妹成为这世上最幸福的姑娘,其间情深如许,直叫人喟然长叹啊。

就当是野史志怪看过也罢,纵然奚山辞世,忘岁已枯,百年时光飞逝如流水,面如冠玉的少年和姿色倾城的美人皆化作了枯骨一堆,至少他们依然活在过往的年岁里,朝朝暮暮,形容举止,活色生香。小五太棒了!同是昭奚爱书人!2015-12-12 13:00:55王涂又终于看到一篇写得不作的书评了 好样的2016-11-12 23:16:49Sissibaby好伤感的故事,就是文言文读的有点头疼::::::

——《诗经·国风·郑风·山有扶苏》

慧极必伤,情深不寿。而乔荷,两样都占全了。

只可惜,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好得千金不换的兄长徒然死在了马背上,一心盼着哥哥凯旋归来为她送嫁的妹妹哭了三十日,落泪成血。她死在嫁人的那一天,对着举世无双的美儿郎说世人皆说你好看,只因他们未曾见过弱冠之年的哥哥,即使,她也未曾见过。因为她的哥哥,死在了十九岁啊。

三百年前的敏言与乔荷,青史之上,一个流芳百世,一个遗臭万年。

恰合了开头奚山君手里的婚书:乔公女,三百岁,太平日,嫁扶苏。

那些属于他们的点滴爱意,静水深流,不过化作青史上寥寥数笔,唯有小奴旧书,记下这世间万千离合悲欢。

无名碑上最后写着:植,三百年,嫁乔荷。

二哥的玉佩化做了黄衣的三娘,真正的三娘变成了奚山,不再守着女儿身,不再困于闺阁囹圄,终于得见这世间川峦,人生百态。天下甚美,可奚山肯爱这如画山河,不过是因她爱二哥所爱。她将自己活成记忆里二哥的模样,孤独地守着忘岁年年复年年,只为等二哥归来,便能如前世他待她一般,倾尽全力地呵护宠爱。

然史书不过一家之言,成王败寇,何足为信?若以为真,岂不愚哉?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不见子都,乃见狂且。

扶苏和乔荷的名字皆源于此,三百年前权倾朝野风华绝代的郡君乔荷,三百年后聪明早慧冷情冷性的太子成婴,扶苏身上独有的清洌冷香,恰似乔荷,昔日清冷自恃的薄荷郎。

扶苏终究还是知道了自己是谁,前世记忆纷至沓来,当年未曾言说的爱,在今生终于修成正果,他曾经一手带大视若珍宝的小女孩儿,成了他的妻,生了他的子。纵然阴错阳差,到底曾得偿所愿。

更何况,乔荷是这般美好的少年,见其如玉山上行,光映照人,更兼出身显贵,聪明神悟,舞象之年便运筹帷幄笑傲朝堂,也许正是这样惊才绝艳风光霁月的完美,引得天妒,于是他被政敌陷害,被下属出卖,生前身后一片臭名昭著,未及弱冠便身死异乡;而真正通敌叛国的敏言,却问鼎九五至尊,夺了他的未婚妻,杀了他的掌珠妹,死后万人敬仰青史留芳,直叫人愤慨天地如此不公,竟视万物如刍狗。

努力加载中...

书友评论

@小五:太棒了!同是昭奚爱书人!

@JONEY:不行已哭惨

@王涂又:终于看到一篇写得不作的书评了 好样的

@迢遥来时路:写得真好!喜欢!

@Sissibaby:好伤感的故事,就是文言文读的有点头疼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