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也曾披着凤冠霞帔,等兄凯旋归来嫁与那天下无双。

拂风入袖 2020-05-26 01:34:41

三娘却当真年年月月盼着她的天下无双,每逢初一十五总去道观说着些痴癫的话。因此,敏言不喜三寸丁是真的。而乔二郎厌妹却是假的。你可曾见过那样冷淡性子的乔荷这样,这样亲自将三娘带在身边,闺阁摆设,文学教养,琴棋书画,从不假他人之手。藏在府内并非是怕丢了颜面,而是乔植是真正的好,这好只有他知道。至于偶然得知一二的敏言,也只是未曾娶到三娘的外人。

乔荷活了十九年,明明白白护了乔植十二年,模模糊糊爱了乔植十二年。而那愚笨的乔植,确实是真真切切爱了乔荷三百一十二年。她的爱不比乔荷给的少。乔太尉可怜一双儿女,占卜了一卦,讨要了一卦,预备将乔公女在太平日嫁给扶苏。可是后来呢?依旧愚笨的奚山帮他讨回了天下,生下了子嗣,瞒了他一辈子,却再也回不来了。

有戏语唱:树干软软叶青青,鸿雁无影青虫鸣,纵有夜来疾风起,不知...乔木在何方?

乔府有一怪异的三娘,姓乔名植,是一只蟋蟀为它的小女孩娶得,这名端庄好听,符合极了她的身份。植年少,未有母怜爱,苦头落尽。可初见她时,却是那三寸丁,抱头鼠窜躲着那凶神恶煞的哥哥,还是那情窦开都未开的好。

时间地苍老到不辨前尘时,那海棠花下的记忆才盛开出来。哦——原来我是扶苏,也是乔荷,那人唤我一声哥哥,我因体寒冰冷常抱着她,日久,冰冷的身连着心,却也渐渐温暖起来。吾妹还是长高了呀,这样也好,这样便瞧不见我眼底溢满的爱。吾妻执拗,生下凤奴后便再也不见了,我看那凤奴不像她像我,也生不起亲近。晚上看着这句是,我的眼泪滂沱的快要死了。扶苏祖母唤他“凤凰儿”,而奚山奚山,奚者为奴。凤奴也,扶奚也。

奚山有一山君,此时她正对扶苏说了三百年前从未启齿的话,她说道:“有没有告诉你,你是我看过的最好看的男子?就算有人比你好看,可那也与我没什么相干。”那样好看的清冽男子站在丑陋的奚山君面前,却心跳的那样异常。

我爱昭奚,因为乔氏有妻,呵护得聪慧伶俐,貌美无双。

于是从前的从前,从前到三百年前。有一似侏儒的女孩也曾抱怨她最讨厌的二哥了。厌到,就算她爬在海棠树上,那人就在海棠树下也未曾亲近。可又是怎样的厌变化成了欢喜,欢喜到就算理他十米远在他身边,可没和他一起抚琴作画也想念了那么久。欢喜到朝前太子及冠明明那么白净好看,她却道着,未及她那弱冠的哥哥。

可乔家有女,黄衣姑娘,体态修长,漆目樱唇,生的仿似和蔼的春风糅入了第一缕阳光的姑娘却死在了大婚的鹦鹉桥上。三娘,死何益,生何益?

我是真正讨厌极了乔荷的母亲,一句话,颠倒了是非,害苦了乔荷幸苦养大的三娘。

很久很久以后,后到三百年之久。三百年前乔植欠下二郎那些说不清的债,终究被如今的奚山给扶苏还清了。为了防止来来回回的纠缠,聪明绝顶的奚山讹了天下无双的扶苏一句话:“对,你是敏言。我如此折磨,皆因你是害死我哥哥的敏言。”因为这是一句讹话,深情无比的奚山君又说了句真的假话:“我喜欢你啊,扶苏....”

奚山君曾经也是个好看的姑娘。言家鹿小少扶苏祖母唤他“凤凰儿”,而奚山奚山,奚者为奴。凤奴也,扶奚也。 2015-05-05 14:42:59萧萧暮雨我只觉得痛,扶苏得了这天下,失了她2016-01-03 12:28:27渡水奚山君也曾经是个好看的姑娘。::::::

我爱十年,因为言家有女,出落得山明水净,眉眼温柔。

乔植是情真意切的爱慕着二郎啊。

我刚开始看的一头雾水,于是便硬着头皮读那些晦涩的语言。

东隅桑榆皆已逝,植一乔木却已晚。

而乔二郎兴许也存了些想念,四处奔波,披甲上阵,只为护着她那个如花美眷的幺妹。最出格的时候也只是许了一个给她寻天下无双郎君的愿望。可是原谅植从小愚笨,不知天下无双说的并非是天子,却是聪明好看的儿郎。

如此,扶苏和奚山,乔荷和乔植算是真的清了,清的像那飘飞的白布,决绝。而后阿植安心破咒产子,安心离去。扶苏安心收养孩子,安心活着。

努力加载中...

书友评论

@言家鹿小少:扶苏祖母唤他“凤凰儿”,而奚山奚山,奚者为奴。凤奴也,扶奚也。

@习惯:有才

@萧萧暮雨:我只觉得痛,扶苏得了这天下,失了她

@EVERYThing315:应该是温家有女?

@渡水:奚山君也曾经是个好看的姑娘。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