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今生一双人,生死轮回未央情。

雨酲 2020-05-26 01:35:15

所以,你们都未得偿所愿。

至此,我心中唏嘘也将了结。只希望,来年海棠花再开,那个淘气的黄色小人能蹦下树,再唤扶苏一声“哥哥”。扶苏能牵过这小人儿的手,带她去看海底的白珠、悬崖上的红花,欢喜她欢喜到打仗吃酒读书抚琴都忍不住带在身边,山高水长地过一辈子。

而扶苏,误以为自己是敏言,努力想去痛恨这女子的阴险心机,却是无效,不管怎样割袍断义,他心已然被这妖女占满。他甚至还想完成她所谓的心愿,为她深爱的哥哥洗净冤屈,然后,自己和她嫁娶不相干,或许还能找个什么人,凑合一辈子,忘了她。

乔荷对道祖说:“我家中有一个这么大的小友,还未成人,我已不在,心中难忍酸涩。另外,我此生只筹划了一桩壮举,却又如此年纪逝去,终归意气难平。”

奚山这世,扮演了上世乔荷的角色,做了个他,像他待她那一辈子。像长辈一样教会了扶苏爱恨嗔痴,赋予了他天子之志,贡献了他大昭江山。可她也同郡君上世一样自负。乔荷想要的天下,都是拿来给阿植的。你却留下个江山和孤寂的他,自己轻轻松松离开,还希望他能笑得出来。

她从郑祁手中救过他,带他隐姓埋名,费劲心思去了他脑中让他疼痛难忍的银针;为了让他有天子之志,忍痛割爱丢他下人间历练,他为生存,吞炭,躲进棺材,她最终还是不忍,救他一把;为去他的瘟疫之气求于人,要求回报是带他入青城云琅之境,演得一回戏,却演出了真感情。

奚山上的猴子很可爱,翠元三娘来去斗嘴吵闹依然相敬如宾。奚山扶苏两人在山上过的是神一般的日子,优哉游哉,好不快活。

“奚山望岁三百年,公子扶苏胡不归。前世今生一双人,生死轮回未央情。”

前世替你的敏言做了太子,你来世做了他,成为了扶苏,即太子成婴。

这或许是一个悲剧的结束,却又是另一个悲剧的开始。

乔植与乔荷,俨然已密不可分,休戚相关。他们都已经成为对方生命的一部分,因而为彼此着想,变成了本能。

二郎,乔荷。山有扶苏,隰有荷华。

前世祭拜你的乞婆,那是个天生的乞婆命。阿植把她的美貌和华贵都给了这乞婆,只想帮你完成心愿。乞婆变成了将军女儿,倾国美人儿章咸之。得到了扶苏三年的爱。

她粉饰多角,又造了一局兄弟阋墙的局,让他学会痛恨一人入骨,不再做睁眼瞎;她为完成他及冠之礼,深入皇宫,偷来太子之物,让他成为那个无法喧嚣夺主的玉人,自己却差点被那枣衣少年害死;她为他夺取江山打下基础,招兵买马,让季裔收得十万大兵;她为他储备金钱,借一个女鬼之力拿下江东谢侯的家产;她为他不孤独终老而有子陪伴,舍命生下孩子,放弃了三年后成人的机会,尸骨和望岁木紧紧缠绕。

——我想要的天下,是有你的天下。

奚山君是个丑的要命的怪物,上世被长公主划花了脸,还赠出了美貌,只是一群猴儿的山君,一个妖怪,男女不可辨。白衣太子扶苏,这样貌美而身带奇香的少年,带着与嘈杂浮世格格不入的疏离,风轻云淡,绝世孤立。

【写在前面:距我首遍看《昭奚》已有三四月,当时为此痛哭流涕心揪得一颤一颤的我就想一定要为其写一篇书评。在我多遍反复温习后才敢放心落笔,于今日午后斟酌出这些文字。本是想写篇小文抒发些感受,结果发现好像变成了剧情解说(…)〒_〒。不过没有关系,虽然本文天马行空,逻辑也并不清晰,但还是想与大家分享一下这汹涌迸发的情感。小女不才,学浅笔拙,如果哪些地方存在异议或纰漏也请欢迎提出,毕竟自认为看的次数还是不够。最后感谢各位看官赏脸观看,如果能对有疑惑的书迷们理解剧情有些帮助,我不胜欢欣。】

第一句话出自《诗经》,二哥前世今生两个名字,均取自此。先言前世乔郡君,乔荷。那是怎样一个少年呢?他是殿下的儿子,龙生之子,比那天下无双还位高,才华横溢,自有帝王将相之志。却又素衫净袍,白衣翩跹,风雅温柔,嗜读书抚琴,清冽如薄荷,淡漠如斯。真真如一高洁清雅的荷,美好得不若人间的存在。

“我也曾备下三十三城嫁妆,预备嫁我价值连城的掌珠。”

再读《昭奚》,发现引子格外意味深长,巧妙地交代了整个故事。

——我把整个天下都给你,牺牲自己也在所不惜。

这样一个心机深厚的女子,步步为营,从头到尾都利用着扶苏,直逼他成王,成为最有作为的王。

“有怪踩月而来,平如秋水,美如山河,生呆若木鸡,爱而不能忍,甚倾之。”现实中就算云卿对青城殿下有懵懂感情,却还是恪守不渝,忍冬等了七十年,云琅却痴望那黄衣姑娘三百年。毕竟云相说到底也只是乔二郎手中一枚棋子,对阿植的爱和他主人一样已泛滥成灾。不是不爱,而是不能爱。而扶苏,就是在此刻欢喜上了这个丑陋的妖怪吧,已经是爱而不能忍。淡漠的公子呵,七情六欲就要悉数寻回。

二郎啊,你终归是太自负。如阿植对敏言所说,世人皆说你好看,都是因为他们没有见过我及冠的哥哥。我也想,你一定比那天下明珠好看,可却是再也等不到你及冠了,永远停留在十九岁。你想娶的女孩儿实则只有你家阿植,可你还是困顿于伦理纲常,只想她过得好,你和怎样一个女子将就一辈子也无所谓,只要她喜欢。甚至胆小到来世依然不敢贪心,只想悄悄许三年夫妻情给阿植。

可奚山却从没忘记,他哥哥想要的天下。

2015-09-25郊郊写的真好,我也是看了两三遍才把整个故事前因后果的线索梳理清楚,比之扶苏,我更喜欢乔二郎:“园外有个暖不热的公子;院内有个长不大的孩子”,外冷内热,慧极必伤,谦谦君子,情深不寿!等了三百年,只做了三年夫妻,余生还要在回忆中度过.........奈何情深,奈何缘浅!2016-04-22 12:38:00阿晶啊我也看了这本书三四遍,每看一遍理解就更深一层,投入的感情也越深。2016-06-19 00:25:35浅殿下书写的太好了,这篇评也写的透彻。这些年很难找到自己喜欢的书了,找到一本那种无法言说的欢喜无人可诉。打开书一上来就感受到了作者功力深厚,预感格局会铺展的很开。所以读的时候每个字都读的认真,越读越是格外珍惜,这样好看书太少了,很多年才能找到一本。快要读完的时候很难受,隐隐失落,再找到下一本好看的书不知是何年何月。::::::

乔植这个名字,则是她二哥为这三寸丁思索出的。乔树那样脆弱,冬日多死,不易植活。可他偏偏为他的小女孩儿取了这个极好听、极端庄的名字。这是奴婢口中贱妇的女儿,凡俗下贱,蠢笨痴傻。二郎虽言她甚丑,知她顽劣淘气,却还是抵不住她身上的暖,暖得合他心腑,暖得他药石罔效的寒疾似不存在。她喊他一声二哥,他就收留了她。

三娘,乔植。若问栽树为何故,乔木成植可参天。

结果呢?阴差阳错,乔荷被陷害,送嫁的兄长徒然死在马背上,尸骨无存,卒后还背负卖国贼等奸佞小人之骂名,那样肮脏的字眼,如一盆脏水,把白衣清爽的乔荷污得不洁之极。甚至死前还不知身边人是细作,不仅给夺去了为三娘打下的全部财产江山,一句“死何益?生何益?”更让那株乔木彻底枯萎。乔植为二哥流泪整整三十日,最后悉数成血,她还是那样听乔荷的话,披着简陋的盖头上了鹦鹉桥,受了敏言一拳,留下诅咒惨烈自杀。他们都唾弃这个恶毒丑陋的女人,却又被风吹起了那张盖头,让敏言疯癫成魔。阿植连死也不得安息,被划花了脸,拔去了舌头,不能向二哥你诉说冤屈。

读者且看,一定不觉乃良配。

二哥呐,你要的天下,我给你了,分毫不差。我就此离开你,希望有了江山,你还可以笑得出来。

可事情却偏偏不尽如人意。扶苏最终还是知道了他并非敏言,而是他的妻朝思暮想的哥哥,乔荷乔二郎。而那又如何呢?她的小小姑娘,已不在人世,甚至,妖界也难再寻。就此,再也无法忘却。

前世哭你三十日的阿植,成了奚山君,与扶苏做了三年夫妻,刚刚好三年,不多不少。

二郎呵,你也是一语成谶。敏言抱着她在鹦鹉桥上哭到结发,念念不忘三百年,天下都变成了一桩桩琐事,可算是祸害到他家破人亡?可你确实了解三娘想要的吗?你可是三寸丁口中多少铜钱都不换的最好的哥哥,她离不开你,你亦如是,你把你生命中难得的几分温暖全给了她。你说要把她嫁给最好的儿郎,不惜负众人所望臣服敏言,只为你家幺妹嫁个天下无双,嫁给天下最好看的男子;她说她喜欢妫氏,你就愿意娶这个看似娴静温良的女子,让她喜欢的表姐来做她的嫂嫂。可你又确实了解你想要的吗?

我想,这便是全书三百多年来也解不开的永恒矛盾。整个悲剧的根源。

阿植还未得到幸福。天下还未归于郡君。

阿植也很争气吧。在二哥的累积溺爱的一日一碗苦药汁停了之后,她开始长高。不再是那个小侏儒三寸丁啦,不再怕旁人的迫害啦,所以也不能再一直待在二哥身边啦。谁能想到昔日那肮脏丑陋的三寸丁,长大竟真如二郎画中生得那样黄衣端庄,亭亭玉立,顾盼生姿,倾国倾城。直教那云卿云琅知青城殿下苦等七十年仍不为所动;那天下无双、大昭明珠为其遗恨苦痛,整整有了三百年。

他们的孩儿是个鬼子,像他,不像她,他不甚喜。

惟愿昭奚旧草,这本史书,永不完结。

或许从这时,乔郡君就已向那敏言大帝认输投降吧。他彻彻底底就错了,把乔植留着身边已是大错,大错特错则是,用源源不绝、满了又溢的溺爱去浇灌这颗乔树。只恨不得倾其所有,小心翼翼,一日复一日地期待,那么费力,只等植成参天的乔木。

(翠申三娘、谢侯成泠的故事我亦很喜欢,碍于篇幅已过长,只好作罢。有机会另写文来说。)

她离开了他,长长久久的。从不知相思,安知相思死。

于是,乔家兄妹等了三百年,带着这两件遗憾,开始了下一世。

努力加载中...

书友评论

@郊郊:写的真好,我也是看了两三遍才把整个故事前因后果的线索梳理清楚,比之扶苏,我更喜欢乔二郎:“园外有个暖不热的公子;院内有个长不大的孩子”,外冷内热,慧极必伤,谦谦君子,情深不寿!等了三百年,只做了三年夫妻,余生还要在回忆中度过.........奈何情深,奈何缘浅!

@世界尽头有海:看你的书评哭了,这本书我已经反复看了四五遍了,找不到同好,太多人看了前面觉得晦涩难懂就放弃了。这本书的构思真的很巧妙啊,但是我写不出你这么好的评价。

@阿晶啊:我也看了这本书三四遍,每看一遍理解就更深一层,投入的感情也越深。

@萌了个啵:“为去他的瘟疫之气求于人,要求回报是带他入青城云琅之境,演得一回戏,却演出了真感情”明明是帮小狐狸找夫君。

@浅殿下:书写的太好了,这篇评也写的透彻。这些年很难找到自己喜欢的书了,找到一本那种无法言说的欢喜无人可诉。打开书一上来就感受到了作者功力深厚,预感格局会铺展的很开。所以读的时候每个字都读的认真,越读越是格外珍惜,这样好看书太少了,很多年才能找到一本。快要读完的时候很难受,隐隐失落,再找到下一本好看的书不知是何年何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