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公好龙,尾生抱柱

柳千寻 2020-05-26 01:35:27

故事开始的时候,女主已作古整三百年。多亏老父精通旁门左道,虽得舌头被切,然总得一副行尸走肉,带着百年不散执念得以横行一片。

正如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这世上从来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初见,他一身素衣不染纤尘而来,虽则存了些小心思,然实在是因为处境艰难,怕被她吃掉,怕被她舍弃重新扔到乱世,跌入地狱永不复生。但艰难危机之中未尝没有过温情爱意。几年时间,由不爱到爱,由爱到深爱,看似不经意,却又本就合情合理。他本以为,自己的妻也如自己一般,慢慢喜欢,渐渐爱上,于是顺理成章从此恩爱久长。但却不知原来他的妻,从相遇那天开始,便是带着三百年前的记忆,三百年前的爱恨而来。他于细枝末节,旧迹古物中慢慢摸索,灰尘破败之中,他渐渐看到了他的妻,一袭黄杉,婀娜曼妙世无双;一双眉眼,穿越纷繁涤埃尘。这样的倾城之貌,却原本只为一人绽放。甚至不惜为这段不伦的爱恋在前世的他与她的成亲之日毅然自裁。而这三百年间,她更是费尽心机,重重谋略,甚至弃身与天命抗衡,也要为前世的爱人,或者说是她的二哥求一个清白。

一切爱憎如同空中的浮尘,曾经纷纷扬扬塞满整个虚空,却一阵风后归于黄土。他以为是结束。却不料,一次偶然路径,一棵巨树横亘路中,下车细看方知居然是曾被她砍过一块作为贺礼的望岁神树。树枝浓密粗壮紧抱一座石棺,棺上七字,字字锥心,直击肺腑。他淡定上马走过,却不慎坠落马下,咯血不止。“植,三百年嫁乔荷”。他以为他看清了她,看清了三百年来的恩怨。却不知,三百年已让他自己脱胎换骨,前尘往事俱抛却。他以为他是她那段揪着不放的三百年记忆里悲剧的始作俑者,却不知他张冠李戴,正是这姑娘剃掉一身骨血也要成就的人。后来,他回宫去了,再后来,他顺利做皇帝了。那饿鬼?元后奚山,成了书上的一个名字,无影可循,无迹可考,除了他再没人能确认那人的存在。那些隐秘的心思,那些记忆里鲜活的人,随着一阵风过,终究成为史书上了了的几个字符。

既不是常规套路,故事中的人自然也绝非才子佳人的传统设定。虽则男主一副绝世清冷纤尘不染之态,然女主却一副饿鬼模样,顶着一副黑眼圈,耍着三寸不烂之舌,凭借一张三尺厚脸皮晃晃悠悠贸然登场。虽则是全书女主,然夜夜点灯琢磨的就是怎么喂活山上三百多张血盆大口,外加怎么从这三百多张血盆大口中夺得几分肉丝。也许是偶发自觉知道任凭自己如何装扮也终究是一副粗糙痨病模样,所以干脆见男主时竟也一副男装,随手拿出一张三百年前的婚约,便甚是无耻,硬是将翩翩公子抢入自己一亩三分地。爱郎已然在侧,却偏偏费尽心机各种胡作非为,将其送往各处凶险之地。任其经历叛乱危机,生死一线之际方现身化作女神,救人水火。

层层迷雾重重陷阱,各种诡谲怪异,狼子野心,权利纷争,这只饿鬼硬生生将翩翩公子扔进浑水中搅拌数回。多亏公子生来天赋异禀,方得激发潜质得以回旋重生。

然,世间万物皆有时。美好的东西最如是!重重迷雾困境之后的便是完整的故事。公子剥开层层面纱,渐渐看清的是睡在身旁的,他的爱妻的原貌。

这本小说看的真的挺虐的,扶苏一生沉浮,奚山君的陪伴,都是看点。最喜欢的是谢侯篇和狐嫁篇,他喜欢她,叶公好龙,她爱着他,尾生抱柱。看的人声泪俱下。

知晓那日,背后他的千军万马伫立于奚山之脚。他用了平日一贯的淡然稳妥的语气,内心却已接近哀求,只为得到她一个答复,究竟是为了什么机关算尽,抵死不休。哪怕是为了日后他君临天下得以给她母仪天下的荣耀他也不介意,然,她不是。他不纠缠,离开,返回原本属于他的地方。

偶尔他忙里偷闲,一个人在院子里看看书,微风拂过,轻轻翻动书页,一抬头,那边的树影里,那个一袭黄衫的小淑女躲在树后,冲自己微微一笑,迟疑着是否朝自己走来。他愣愣,低下头装作没有看到,嘴角却微微扬起……他已把她放在了心上,走到哪儿便带到了哪儿,记忆有多长,她就有多长……

虽然如此,但这只饿鬼也算时运不错!饶是这般如此,公子最终却仍是将其作为自己真正的妻,呵护信任,惟愿二人能如世间再寻常不过的一对夫妻。帮她处理山中事务,料理她闯下的种种烂摊子。

努力加载中...

书友评论

@听不见你说什么:是她喜欢他,叶公好龙,他爱着她,尾生抱柱。

@听不见你说什么:对 我觉得这个顺序真的超级重要!!!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