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说她疼

漫步天笑 2020-05-26 01:35:56

【莫天赐】

所有的妖孽,都会重生,在另一个世界,张牙舞爪。

陆尘埃的世界曾经是令人妒羡的,长得漂亮,拥有魏星沉,拥有骆翘。可是,妒忌是魔鬼,一切得不到的人,都在蠢蠢欲动。叮当说:“你的幸福那么多,我以为分一点你的幸福给我没关系。”艾尔蓝说:“陆尘埃,凭什么你什么都走,而我什么都得不到。”于是,陆尘埃的幸福一步步碎成碎片,永失爱人,流离他国。

最后,关于陆尘埃。

即便受尽所有不公,陆尘埃仍是善良的,在叮当死时,她是崩溃的,恨自己没原谅叮当;她因莫天赐失去爱人,却在莫入狱时为她担心。可是,熠熠生辉的陆尘埃不会再有了,呐呐的对魏星沉说忘记挂档的陆尘埃不会有了,对莫天赐冷眼相对的陆尘埃不会有了,与骆翘彻夜相谈的陆尘埃不会有了,嬉笑着对泡泡说昨晚又去哪接客的陆尘埃不会有了,抱着吉他唱好久不见的陆尘埃也不会再有了。曾经的陆尘埃,死在了后来那场盛大兵荒马乱的青春里。

【你】

她17岁遇上两个少年,一个她曾义无反顾的说要纳入麾下,一个她百般厌恶千般逃离。几年后她终于从国外回来,最后一次想挽回破碎的从前。然而,昔日说好不分离的人身边另立佳人;避如蛇蝎的人说:“陆尘埃你逃不开。”原以为回国后是美梦的开始,却原来不过是17岁那年未完噩梦的延续。

莫天赐,毒药,他的爱情让人畏惧,设计陷害兄弟,拍下视频,录下录音,让妹妹出卖身体,与艾尔蓝发生关系。他是个疯子,却是个只爱陆尘埃的疯子,他做的一切是因为陆尘埃,随陆离国几年,半年蜗居在陆家里的沙发上却又循规蹈矩。在陆得知真相后带她去滑雪;努力收集证据扳倒道德泯灭的父亲;在狱中仍不忘为陆找出诬陷的黑手;在陆尘埃对他态度软化的时候受宠若惊像小孩。莫天赐,一个缺爱但一爱便不回头的少年。

【骆翘】

这世上我们遇到的大多数是魏星沉。17岁的爱恋单纯美好,17岁的少年以为牵着手就能一起白头。当家族的窘境与兄弟的设计呈现在他面前,少年的世界就改变了。他谋略多年,牺牲爱情,步步为营,终于把可能威胁他的人一一清除。他努力的实现当年的诺言,却忘了说好的一起白头。他理解陆尘埃,却又不懂陆尘埃,害怕对方受伤害,却又忘了能给予对方最大伤害的不过就是说深爱着她的那个人罢了。在魏星沉把问题抛给陆尘埃的时候,他便放弃了陆尘埃。他们的爱情年少美好,被他人插足,被他人设计,彼此成了彼此的软肋。年少的他们没有铠甲,后来的他们披上铠甲,却已拥抱不了彼此。

【魏星沉】

七夕会不会让这场噩梦醒来,我不知晓。只是听闻写书人写得都是自己的故事,不去猜想是否亲身所历。只是,我不愿经历这样的爱情,然而,世上有些事从来就选择不了。如果说写书是自揭疮疤,那么我希望下次,心里的疤痕已经结痂。千百次得回忆,已经足够,也该好好的和青春告个别了。

可是,又是凭什么幸福的人就要失去一切呢。她以为的朋友,能自导自演破坏她的爱情;她以为的朋友,能爬上她男朋友的床;她爱的人,为了家族放弃了她,她却仍以为自己的爱情是伟大的。只是,一切都是人性。陆尘埃,终究失去了所有。

在《妖孽》里,我是羡慕陆尘埃的,因为她有骆翘,一旦她受委屈就会炸毛的骆翘,神经大条,爱美色,讲义气,拿得起放得下,单纯美好,却一步步发现自己相信的并不是真的。对陆尘埃的出国她埋怨过,却在她回国后被为难那一刻习惯性的为她辩护。她咋呼着说:“操,你长了这么几年怎么还这幅傻鸟的样子……看什么看,人间蒸发几年就不认识我了吗!”最后一次,是骆翘被网络所扰处境艰难却仍旧瞒着陆尘埃。在她看来,姐妹就是对方受了一巴掌,你得替她讨回十巴掌的人。可是,即便是这样大条的骆翘,也是懂得陆尘埃的。清楚陆尘埃终究会离开,所以,在她还在的时候玩的尽兴就好了。只是陆尘埃,在你走后,我骆翘该有多寂寞啊。“就算她们各自过得风生水起,却再也无法一起妖孽横行。”

【陆尘埃】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