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世间情为何物——评《祸国》

五月丸子 2020-05-26 01:38:42

却不想她背后有那样凄婉的一个故事。

然而她心太善,她有太多不能割舍不敢割舍,所以她不能扬名立万,也不愿成为后人口中的千古明君。她哪里是勤政爱民的女帝,她分明只是起初那个希望伴在自己心爱人身边白发齐眉的女子罢了。高处不胜寒,站在那样巍峨的位置,若是你不在身边,又有何用?于是她累了,倦了,最终选择了隐退。对于赫奕,无论是出于感激,歉意,或是她只想圆那个美好却触不可及的梦,我想这是属于她的最好结局。那个男人有足够强壮的臂弯抵在她的身后供她依靠,终始不渝,这就够了。

依稀记得那年午夜梦回,她又变回了当初那个懵懂少女,隔着那样近却又恒远的距离眺望着她魂牵梦绕的人儿。那人对她附身叩拜,对她喃喃道了句:别了,皇上。于是五年光阴似箭,纵然她有千般不舍万般不愿,如果这是那人所期盼的,那么就让我来替你实现。其实这恰恰是我如此喜爱沉鱼的原因,她彻始贯终,敢爱敢恨;即便她心如明镜般地知晓自己只不过是这阴谋漩涡中命好被选中一步登天的人物,但她从来不会后悔。在她姜沉鱼的词典里,没有如果二字。

没有十成十把握的事情,他从来不会告知任何人,一如已然知晓自己时日不多,对相隔一门之遥的沉鱼,他才终下定了决心一诉衷肠。他说,因为我们之间整整差了八岁。他说我原以为我命由我不由天。他说,姜沉鱼,你不是当皇帝的料。他说这五年来,你之所以能当得顺水顺风,除了因为你宽宏大量,广得人心之外,更有一部分原因是——那些龌龊的、肮脏的、你不愿意面对的事情,我都替你做了。

十五岁,那么小的年纪。

薛采

我是如此喜欢十四这样细心地对待她书中的人物,仿佛每人都有自己的生命,是他们在谱这个故事,而不是十四杜撰了这篇文。里面的人用情痴且专,认定了的路就会毫无彷徨地走下去,我想这可能是我羡慕并喜爱着这样的他们的原因。就连起初只是以为会草草带过当做路人的潘方也被作者赋予了极其饱满的性格。伊非圣贤,孰能无过?所以他为了秦娘甘愿作了那样长时间的鳏夫,所以天可怜见,赐予了他聋女芳姑。大体看来,他似乎是文中唯一一位没有将自己的感情意念贯彻至底的人物,然而我们不能恣意揣测他的心理,或许这种执念于他不过是一种形式,吾爱尚存,即便另谋了良人,身正影直内心坦荡,又有何惧呢?

言尽于此,斗胆剖析了几位主角的内心经历,我只是想要对十四阙说声谢谢。谢谢你,带我走进了那样一个流光溢彩熠熠生辉的世界;谢谢你,让我认识了那样一个沉静内敛蕙质兰心的姜沉鱼;谢谢你,给了我那样多那样多的感动。wepleased非常喜欢这本书,刚读完。2013-01-07 13:17:33镜子姐姐文笔好,但为什么总是蛋蛋的忧伤,每个人,从皇上到姬婴,从沉鱼到曦禾,每个人都是悲伤的,每个人都是痛在心里的,每个人都是心思百转的,让看书的人心情压抑,很压抑,我宁愿去看还珠格格,没有这样的文笔,至少可以让我快乐!::::::

他究竟在内心深处压抑了多少感情我们不得而知,只是他也曾年少,也曾因为不知道该如何靠近自己心仪的女子而心跳很快,最后借口买了她的花;而她也曾青涩,也曾说过我要用跟这世上所有人都不一样的名字来称呼你,我的小红。只可惜他们不是故事的主角,他们的故事也只能从旁人的只言片语中知晓其中一二。其实世间万物何非如此?身为旁观者,很多事情未曾亲身经历过是无法妄自定夺的,就好比他们究竟是何时相识,又怎样相爱?他们的羁绊究竟有多深,又牵扯着怎样的过往?我们也只能做些臆想罢了。

沉鱼

祸国,却不殃民。

我在我最好的年华遇见你。遇见你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意外。

故事伊始,她尚是一介待字闺中的羞涩少女。九岁时阁楼上的惊鸿一瞥注定了她的一世追随:她的全部生命围绕着那个被誉为人中之龙的白泽男子;她因为他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牵一发而动全身。于是她小心翼翼步步为营;庚帖烧了便重新补过,家族为敌便衡量取舍;即便隐隐知道他心里始终没有自己,即便全世界都在以种种迹象向她呐喊着不能嫁,只要是她姜沉鱼下定了决心的事情,谁也不能动摇。

她温婉却不寡断,纯粹却不天真。她说,若是我不能做你的妻子,那么我至少要做你的战友,和你站在同样的地方俯视这天下。她尚年幼,涉世未深,所以她冒着极大风险毛遂自荐出使程国;她不要做这深宫怨妇,她想,等我姜沉鱼回来之日,必定能像公子一样成为皇帝的左膀右臂吧。念头一过,心里有块地方便软了,她本是这般如此容易满足的女子。

其实当初拾起这部作品的起因只是闲得无聊,而那时候又刚好读过一部宫廷小言,于是在豆瓣上就相关作品简单搜了搜,就找到了评价颇高的祸国。连着看了几天,前几天晚上躺床上熬到凌晨4点读完了这部佳作,翻来不去不能寐,书中的人物在脑内反复转着圈,总想着得写些什么来祭奠他们,活的,死的,都是些惹人千般忧喜万般怜爱的人儿们啊。

于是她去了,历练了,成长了,可是当初那个让她有勇气在及笄之年向皇帝提出要做他身边的谋士的男子却再也回不来了。那是她的天,亦是她命中的劫。天塌了可以再补,劫历了便是心中永远的一道伤。

薛采之后,再无冰璃。

爱有多浓,恨就有多深。她作为局外人冷眼旁观着文中的阴谋诡计明争暗斗,即使作为棋子被利用被伤害,她都认了。她只是要活着,要那个人看着她风光明艳地活着。她要那个人知道,即使嫁的人不是他,她照样能活得高傲活得精彩。若是说每个人生命中都要有什么凭依的话,那么唯一赋予了她求生欲望的便是对姬婴的恨意。漫漫人生,但凡是有强烈的追求迫切的执念的人都会活得匆匆;他们人生的中枢始于对于目标的渴望,始于那份恪守的固执,他们的眼中别无他物,心中唯系坚持而已。

再来说姬婴这个云淡风轻的男子。他包容,忍让,他是世界上全部的善的集合具现。他可以为了那个暴戾阴险憎恶着自己的弟弟付出一切,可以为了家族大义舍弃自己心爱的女人;从某种角度而言,他和曦禾是如此的相似,却又那样的不同。所有的愤懑怨怼在他面前顷刻间便化作了绕指柔,他那样淡淡一笑,无论什么天大的事也迎刃而解了。然而世人只见他运筹帷幄超凡脱俗的一面,殊不知他内心的百般纠葛;世上任何人都可以抛开凡尘俗世抛开功名利禄,只管它郎情妾意儿女情长,然而他姬婴,不可以。不是他的义务,他担了;不是他的罪名,他扛了;忍字头上一把刀,能做到如此的世上只姬婴一人。我不知道他是怀着怎样剃髓剜骨的痛苦心情走过跪在景阳殿前的曦禾身边而仿若心无旁骛的,只能仰望着那样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他长叹一声,何必。

不能说文章的开篇我是喜欢沉鱼的,只是独觉得这女子有些特别。她不是任性自傲的大家闺秀,她可以为了一个男子把自己埋在土里暗敛光华,把自己贬到那样低的一个位置,只是因为她仰慕他。薛家要反,她区区一介弱女子竟可以做到坐怀不乱大敌当前尚能冷静自若且精准地剖析局势解析各人心中所想,不得不说这个时候我对她是欣赏的,却又是怜惜的。她爹说,沉鱼,若是你生为男子,必能成大事。但她终究只是个女子,她毕竟只有十五岁。她心中一心一意所想的却只是嫁给自己心仪的男子,结婚生子皆大欢喜。

我在最美好的季节遇见你。彼时杏花漫天,彼时年华正韶。

而他却因为那女子的一己私欲,她的满腔怜惜而活了下来。若是换了别人,许是会抱着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之心而刚毅赴死了,但无论如何天资聪颖如何卓凡超群,他毕竟也只是一个年仅七岁的孩子;世人只道生死有命,可真正大难临头,又有几人能做到心如止水淡然处之?是以他就那样漠然地受了她的恩赐逐了她的意,是以面对她满目慈爱地向自己伸出的手,他只能谨守身份而卑躬谦逊。其实总觉得十四把他放在姬婴身边是有意而为,为的就是反衬出此二人截然不同的处事作风。他们都是那样出类拔萃,却又有着风格迥异的世界观人生观:对于强加于他的,姬婴从来都是坦然受之无怨无悔,而薛采这小儿虽表面上做得一副低眉敛目毫无怨言的模样,内心却是极大的不屑及鄙夷。然而对这样的一个少年,我心中却只充斥着全然的钦佩以及景仰;即便他日他曾狂妄自傲地道出“吾乃人中璧”这样目空万世的言语,他却是受之无愧。但常言道世道无情,从小丰衣锦食,被众人当做明珠捧在手心,自牙牙学语起就锋芒毕露的这样一个孩童,在尚为稚雏时就被折了羽翼,抹了光华,他的愤恨不甘以及满腔哀怨到了最后只能被岁月缓慢地磨成了坚强且隐忍的性情,如若一生为奴,他也认了。

如果说沉鱼所代表的是女性生命中最坚韧且隐忍的部分,那么曦禾则代表了最感性最阴柔的部分。常人无法想象她过着怎样一种纸醉金迷奢华糜烂的生活:戴玉明珠,穿白貂裘,居琉璃宫,饮天仙酒,日日宿醉夜夜笙歌。她是世人口中的红颜祸水,她入宫只是因为皇帝相中了她那好看的皮囊。于是她作践自己,她任性胡来恣意妄为;她已孑然一身,自然也没什么好留恋的,除死无大事。

梨晏五年,薛相赴瘟疫疫区视察民情,不幸染疾,薨。

蜡炬成灰泪始干。

不得不说文章开篇我对她是厌恶的。不仅厌恶,而且唾弃。生在那样的人家不是她的过错,但何必如此放纵堕落自暴自弃?兴许这只是她的性格所造成的特例独行的生活方式,然而这恰恰是我所不齿的。姑且不论她是女流之辈,细数那宫中的怨妇,有几个能有她这般的待遇?所谓知足常乐,试想那个集了一国之君千般宠爱于一身的女子,又有什么可值得不满的?

岂料天有不公,姬婴离世,图壁帝殒,白泽的重担最终还是落到了这个孩子的肩上。他可以选择放弃,可以选择抛下一切去过丰衣足食的富庶生活,可是他却留下了。说是机缘巧合也好,说是刻意而为也好,其实很多缘分只在时机二字,茫茫人海只因先遇见了你。起初好奇探究的心情逐渐化作悲悯同情,直至欣赏爱慕;他以区区孩童之躯撑起壁国的一片天,亲自悉心打理小心经营;他一展雄材伟略,心系天下只不过为了那个自七岁将自己从连坐之罪中解救出来的女子;他助她取得皇位,步步登天;他不是凤凰,而是麒麟;翻手为云覆手雨,所至之处皆皇土,所助之人皆帝王。自那刻起,他的生命才真正开始有了色彩。他风华绝代地为自己,也为她而活着;无论如何路途多舛他走得如何举步维艰,却是脚踏实地地在前进着。

姬婴与曦禾

我想她走的时候心里定是安稳的。死了一了百了,死了就解脱了。唯有在死亡面前,众生平等。

顿时泪飚得一塌糊涂。薛采……那个傲骨丹心,却又如此恬退隐忍的薛采啊……!人人都道他是天赐壁国之福祉,错落凡间的凤凰,然而凤凰涅槃重生,像他这样一个有血有肉活得如昙花般绚烂的少年,一旦去了,就再也回不来了。其实他只要早说一日,在那个情窦初开还尚懵懂青涩的姜沉鱼面前,说一句我喜欢你,结局也许就会不同。但若是说了,他便不是那个目中无人不可一世的冰璃公子了。

对这个孩子一直抱持着一种百味杂陈的心情。总是迟迟不肯下笔,一是怕一下笔便会牵扯出那份无法挽回的惋惜和脱力感,二是如此玲珑剔透天赋异禀的人儿无论用任何词句来描述都只会沦为了玷污与亵渎。他本应高高在上,本应睥睨众生活得心高气傲嚣张跋扈,他有那样的资本。这世上只得一薛采,苍穹浩宇中无人能媲无人能及:三岁能文,四岁成诗,五岁射虎,六岁使燕,七岁殿前怒叱帝妃;同年,其祖父薛怀反,株连全家,薛家满门抄斩。

是以终究有一天,当那个她穷其一生用所有最激烈恶毒的情感来憎恨的人突然不见了的时候,她的世界也就崩塌了。她疯过,复醒来。看清了一些事,放开了一些事。当她决定与沉鱼并肩合力复仇的时候,打心里为她感到不值得。她一辈子从来没有真正为自己活过,从没有思考过没有了姬婴存在的世界。于是她追随他而去,毕竟身无所长,她叶曦禾也只能选择用这样惨烈的方式去殉那个负了她欠了她却又挚爱她一生的男子。她不是什么忠贞烈女,她这一生只是一场天大的笑话。她只是,别无选择而已。

可是历史的舞台岂能让如此聪慧颖秀的女子得偿所愿呢。老天赋予了你一些凡人望所不及的事物,总要拿走一些作为补偿的。所以她在昭尹一道圣旨之下入了宫,临行之时她对那人说,请公子为我穿一耳,就当是,沉鱼向公子讨的贺礼。

这么一算下来似乎也读过不少类似题材的小言了,其中花篇幅大肆描写改朝换代兼其中个里的官斗人斗也不泛少数,然如十四阙这般心思缜密的写手还真是不多见。计中计,谋中谋,环环相扣却又丝毫不至牵强。以往读的很多都给人一种为了故事的延续而刻意而为之感,然而她却不同:今日的果全数始于昨日的因,细细读来每个节都有其存在的意义。连点成线,她的文就好比拉开了磅礴壮丽但却年代已久的一幅历史画卷,而卷中绘的中心人物,正是本文的女主角——姜沉鱼。

谁知上天赋予了他的那许多七窍玲珑,迟早是要以另一种方式讨回去的。

努力加载中...

书友评论

@wepleased:非常喜欢这本书,刚读完。

@夏初:写的很好,谢谢十四阙,谢谢沉鱼,谢谢公子,谢谢薛采·····

@镜子姐姐:文笔好,但为什么总是蛋蛋的忧伤,每个人,从皇上到姬婴,从沉鱼到曦禾,每个人都是悲伤的,每个人都是痛在心里的,每个人都是心思百转的,让看书的人心情压抑,很压抑,我宁愿去看还珠格格,没有这样的文笔,至少可以让我快乐!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