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这一场荒唐戏,入我心间唯薛采

茭白 2020-05-26 01:38:52

“嫁人吧,沉鱼。”他死去的时候只有十五岁,那还是个少年的年纪。那是薛采,那个名扬四海的神童,那个坚韧如冰,剔透如璃的冰璃公子。薛采,那个四岁成文,五岁射虎,六岁使燕,七岁灭门,八岁拜相,在经历了这些事之后还能坚韧地自信地怀着满心对未来的期待活下去的,深爱沉鱼的薛采。十五岁,那应该是鲜衣怒马的年华,就像每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那样,他会想把所有他觉得好的东西一股脑地推到心上人的面前,意气风发地一摆手,眉眼都在飞扬,豪情万丈地说:“这些,这些,都给你!”——对呀,明明应该是这样。可他却在这样的一个年纪,用我无法想象的一个男子的决心,对自己耗尽心力的深爱的女子说出这三个字——“嫁人吧”。这个少年,在他还不懂何为感情的伊始,就已经把这个女子根植心间,当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喜欢面前这个坐拥万里江山的女帝时,他用独属于他的方式,无声地表达自己的感情——深爱,是最长情的陪伴。沉鱼不是做皇帝的料,那些龌龊的,肮脏的,她不愿意面对的一切,他无声无息地为她接过,甘之如饴地为她奔走谋划。在每一个沉鱼失魂落魄的时候,薛采的身影,总会在关键的时刻出现在她的眼前。却仿佛眼前这个面容憔悴的女子和他毫无关系,他永远是冷静理智的,言辞犀利,目光如炬,将事实毫无保留地剖给她看,而在每一个情感将从眼底倾斜出来的瞬间垂首掩目。他为她做了他力所能及的一切,倾其所能为她铺平成王之路。这是他的方式,这是他的——这些,这些,都给你。给你的是我不再拥有,只想通通都给你的,安宁顺遂,平安喜乐。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仍是想给她,给她自己用尽一生也没能争取到的东西——她的幸福。嫁人吧,沉鱼。他如此骄傲,如此执拗,如此情深,如此让人心疼。沉鱼,你这一生都在逃避背叛和离别,因为离合匆匆,无人与同,太多你珍重的人在你的生命里划下狰狞的刀口,你为此敏感脆弱,避之不及。可只要你回头,就一定能看到,无论是在金砖琉瓦的正殿上,还是在寒风凄清的旧路街头,甚至是在被你发泄后遍地狼藉的寝宫内,都有低眉敛目,面无表情的薛采,他的眼底有你看不懂的,也未曾注意到的起伏心绪。我想你未曾发现,但潜意识里就是有这样的想法——这个人,我面前的这个人,无论我做了什么,无论将来怎样,无论这为帝之路是风霜刀剑还是万丈深渊,无论是作为弟弟,作为臣子,作为朋友,这个人,他会一直陪着我,陪我走上这帝王的宝座,陪我成就这乾坤的主宰,陪我渡过漫长岁月,寂寂年华,到这世界尽头,看尽这万丈山河。我想这些,你都有意识。你唯独没有意识到,他最想让你知道的那份知道。薛采,我多希望陪她看尽这万丈山河的你,站在她的身旁——而不是在她的身后。这一场执念八年,耗尽他半生。“薛采是奴,不敢执小姐之手。”那是真正意义上的初见,这彼时应景应情的一句话,到得如今看来,竟有一语成谶的悲凉。终这一生,他也未能执子之手。沉鱼,你拍打门板嘶喊着要冲进屋内见他最后一面那时,你在想什么?你对他说“薛采,你好起来,我就嫁给你”那时,你在想什么?你是不是也知道,与你一墙之隔,狠心将心上人挡在门外的这个少年,他处心积虑,步步为营,他希望有朝一日能和你在一起,他是用那样的心情看着你,陪着你,爱着你。可惜啊,到最后,他也没能得到他真正想要的你。薛采默默地拿起经书,转身将书插回到了书架上,然后,就保持着那个背对着她的姿势,轻轻地,一停一停,异常艰难开口道:“我……只是……想让你嫁人而已……”“如果,我早出世八年,当你及笄之时,四国之内,与你般配的人,其实不是姬婴,而应该是我——不是吗?”这个人,从八岁起对你种下情根,辅佐你为帝五年,“陛下”与“姜沉鱼”却是他对你唯二的称谓。这个人,十五岁受命治灾,不幸感染瘟疫,终于在与你最后一次不晤面的相会时,隔墙唤一声在心头纠葛了几千个日夜的心魔——“沉鱼”。这个人,他活着的时候,用尽一切心力去跨越八岁的鸿沟,希望有朝一日你能举世无双地嫁给他,他去世的时候,希望你退位归闲,拥有普通人平凡的幸福,所以沉鱼,你一定会幸福的,纵然这幸福不是他给的,可没关系,今天,他依旧爱你,明天,他还会继续。这样一个被他深爱的你,嫁人吧。山一程,酒半尊,相思淡黄昏。箫一声,渡红尘,来世不相问。嫁人吧,沉鱼。

努力加载中...

书友评论

@流光:好悲伤

@尘水:今天,他依旧爱你,明天,他还会继续。这文里那么多催人泪下的句子,我都忍了,到了这句却还是潸然泪下。作为一个心疼薛采的人来说,比让他爱而不得更痛苦,是黄泉继续。君爱不止,吾辈等何以将泪停。

@糯米团子菌:我喜欢薛采

@默默:这是我看过的关于薛采最好的书评。看完祸国,内心很复杂的情绪翻滚。谢谢你,这些文字再一次让薛采鲜活起来,那些他说出的和他内心的。以旁观者、以独白的方式般观看了薛采的一生。虽然只是个故事,却如此真实。也许大多数都是爱而不得但我想沉鱼是幸福的,仰望过最后珍藏于心的美好,拥有过纯粹真挚的被爱被喜欢,经历过单纯世界逐步崩坍却一直有人陪伴相助。怀揣着最初的善良选择勇敢的好好的活下去,如薛采所言:沉鱼,嫁人吧。薛采永久的活在了沉鱼的心里,或许也是另一种幸福。只是在想,若可以重来一次,初见时薛采握住了她的手,结局会不会不一样,在权力争斗的漩涡中不要背负那么多的责任而选择避世幸福归隐?或许是不能的,因为只有薛采拼尽一生的牺牲才能成就沉鱼的善良初心,现世安稳。他和她,注定是有缘无份。

@默默:感谢,薛采是我看这书最大的遗憾。全篇没哭,小采将沉鱼拒之门外的时候泪目,止不住的那种,他死了,我心揪着疼,他不该喜欢她的,他不该有牵挂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