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泽,人如玉,冰璃,世无双。

姥姥 2020-05-26 01:39:05

最难过沉鱼与姬婴不得长相守,姬婴与羲禾不得长相守,薛采与沉鱼不得长相守。姜沉鱼,小说里看来最大的赢家,但她其实也是个可怜的女子罢了,一众人物里好像作者也只给了她幸运,她有姬婴教她谋才,薛采为她守国,还有赫奕给了她一个家。可她有一个爱而终不得的公子,不喜欢也就罢了,却也算计了她。她有一个野心勃勃,一直把她当做权谋的棋子培养的父亲。她有一个无论怎么相信和原谅而为了权利还是要治她于死地的姐姐。姜沉鱼,她像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终于接触并且认识、经历了人生的种种黑暗,最后成长。她说:“我不会在哭了,因为,直到今天我才明白一件事情,我入宫不是因为皇上想要而是,公子不想娶而已”她说:“我仰慕着公子。像畏惧黑暗的孩子,仰慕第一道晨光;像学武的剑客,仰慕一把绝世名剑;像守候三季的农夫,仰慕果实累累的秋收;像初长成的少女,仰慕人生中的第一盒胭脂;像经历风霜的花匠,仰慕一朵花开;像寂寞的主人,仰慕有故人归来,我啊,用这世上所有美好的、温暖的、憧憬的心情,在仰慕公子。”她说:“权力也是一种实力。你没有超越我的实力,凭什么想要取代我。”

姬婴,是陌上人如玉的白泽公子,是家族中被寄予厚望的继承者,一生为家族所缚,心系天下,如神仙一般的他却也不能与挚爱的人长相守,想到作者说她写《祸国》是为姬婴而作,为他写了一个他爱而不得的女子,却也写了一个爱他却终不得其爱的女子。樱君子花,朝白午红暮紫,尽芳华亦不过冠绝一夕,虞美人草,春青夏绿秋黄,数忠贞最难得缘结三季。姬婴喜欢的不是樱花是杏花,姬婴喜欢的是那炽烈的红而不是那白衣胜雪的白。“虽然我一生于国于家,都无真正建树,但我毕竟为图璧,为天下一为苍生,留下了两个人,一个是你,一个是沉鱼”。看的时候一直以为他最后会与沉鱼终结连理,可直到他生命中的最后时刻才知晓他毕生所爱却一直是曦禾。

昭尹,一代壁国帝王,却也无奈的很,在江山权利与感情的面前,他选择了前者,他没有找到两者平衡的点,他被仇恨蒙了心,他抱怨人世的不公平,其实他也不想姬婴死的吧,我告诉自己,后来他看着沉鱼为姬婴的死哭时他尽是想他不能为他那个哥哥哭,所以沉鱼的眼泪就像替他流了一般。

但感觉有点烂尾了,下半部分没有上半部分来的出彩,沉鱼称帝后太过于平淡。

薛采,最心疼的人物,七岁就扛起了家族复仇的重担,九岁为相,十五岁告别生命,他对沉鱼的情感内敛而浓烈,是在什么时候开始?是七岁时“薛采是奴,不敢执小姐之手”,还是得知沉鱼是姬婴未婚妻时的那个久久凝视的眼神,沉鱼称帝,他为相辅佐,为了她安心,他把黑暗和龌龊的事情都做了,可是他没想到他的生命止步于十五岁,可是却也没想到最后真应了那句不敢执小姐之手。他说:“沉鱼,称帝吧”他说:“沉鱼,嫁人吧”他说:“沉鱼,不要看”他说:“我不喜欢八,你知不知道为什么?因为,我和你之间整整差了八年。如果我早出世八年,图壁四年的大年初一,当你及笄之时,四国之内最与你般配的人,其实不是姬婴,而应该是我不是吗?八年无论我如何成熟,无论我如何神通,无论我如何努力地用别人三倍的速度在成长,但是这八年我却怎么也跨不过去”最后真的忘不了七岁的薛采挥鞭说到:“区区雀座,安敢抗凤驾乎”赫奕,一个很爱的人物,他的出现像阳光,让整本小说温暖了起来,他是第一个说喜欢沉鱼的人,他是把快乐带给沉鱼的悦帝,薛采跟沉鱼差了八年,赫奕却等了沉鱼整整八年,不是每一笔债他都会亲自收,不是每一封信他拆的时候都会欢喜的手都在颤抖,他认识的沉鱼是程国的小虞,是淇奥侯姬婴曾经的未婚妻,是璧王的淑妃,却独独不是他的姜沉鱼,他说只等三年,可他依然坚守了五年。(也很羡慕他与彰华两国之帝间的友谊)他说:“这个世界上,

我最没办法应付的人就是你了。你落难,我只好去救,你要淋雨,我只好跟着,你说你是江晚衣的师妹,我只好信着,你说你是壁国的妃子,我只好看着,小虞,这样拿你最无可奈何的我,又会对你做什么呢”他说:“我很担心你,所以,我是主动去颐非府找的你。”

,诸事皆宜。羲禾,一个被权谋牺牲的女子,虽是名响四国的羲禾夫人,虽是有昭尹的万千宠爱,但终不得与年少时的少年长相守,何况昭尹真的喜欢她嘛,姬婴的死使她变成了疯子,使她一夜白发。“我希望自己一下子就到了六十岁,人世间该吃的苦都已经吃完了,只需要最后静静的等待死亡。”“不,你应该先等待十六岁。十六岁时,我会娶你。”那个说她十六岁时就娶她的人她没有等到。

时间真的是一个很不讲情面的东西。在姬婴的故事里,沉鱼或许只是输给了时间。而在沉鱼面前,薛采也只是输给了时间。八年……怎么跨也跨不过的八年。但幸好,赫奕的八年,最后抱得美人归。

后来听说公子死的那一日

,是百年难遇的黄道吉日

看完小说第三天了,里边的人物却还久久围绕在心头,《祸国》是一部有血有肉的小说,里面的每一个人都有着鲜明的性格特色,姬婴,薛采,昭尹,赫弈,羲禾,颐非,颐珠,师走还有姜沉鱼,这些角色在作者笔下像活了一般。看完的时候一直在想为什么姬婴不喜欢沉鱼,为什么姬婴和薛采要在人生最美好的时候死去。现在想想,人生大抵如此,爱别离,求不得,不是所有男角色都得爱女主,不爱就是不爱。

努力加载中...

书友评论

@深海小豚鼠:沙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