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乃国中玉,吾乃人中璧,两相得宜,有何不妥?

云霓漾 2020-05-26 01:39:30

他早慧深沉,三岁能文,四岁成诗,五岁御前弯弓射虎,六岁出使燕国,九岁封相。一路辅佐女主沉鱼称帝,却早早逝于瘟疫,终年一十五岁。

“我不是孩子!我不是孩子!”“你们求着我的时候,都不把我当孩子,取笑我时,却又说我是孩子。我哪里是孩子了?天底下何曾有我这样的孩子?我告诉你,姬婴,从我能走路时起,我就不是个孩子!我没有乳娘哄我睡觉,没有同龄人跟我玩耍。别的孩子还在流鼻涕玩弹珠的时候,我就已经进宫献艺取悦先帝了;别的孩子还在哭着背书歪歪扭扭地写字的时候,我就已经代表一个国家去讨好另一个国家了;父母夸我聪明,于是要我光耀门楣;姑姑夸我坚韧,于是要我重振家族;而你,更是把全天下都拜托给了我——你凭什么?全天下与我何干?你又凭什么代表天下?你倒是一死百了解脱了,凭什么我要继续活着承受一切?你们!你们!你们这些……不负责任的大人们……我恨你们!我恨!我好恨!”

六岁时成了璧国派往燕国的使臣,燕王见而笑:“璧无人耶?使子为使?”薛采对曰:“燕乃国中玉,吾乃人中璧,两相得宜,有何不妥?”燕王大喜,赐封一千年古璧名“冰璃”者,叹道:“当得这样天下无双的璧玉,才配的上这样一个天下无双的妙人儿啊。”

沉鱼当年被批命中缺玉,沉鱼只当那人是姬婴,可知冰璃公子才是真正的人中璧。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