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读《1Q84》

犬公子 2020-06-08 01:48:53

导致这部分人掉进这种“文艺”大坑里的原因,就是村上的书,那根本就是一种反人类的行径,王小波说过,要做一头独行特立的猪,那不是要你离群、憎恨其他同类、把同类都想象成不能够理解自己的生物。真正的文艺,不可能有两个雷同的,我们之间都要把自己的不同于拿去与别人分享,而不是等到下雨天把门一关坐到窗台上去读村上的小说,然后对其他人讲“你不理解我,你不懂。”我怀疑这些人的智商,真的,不是我不理解,应该是他们不懂自己那可笑的处境。

既然如此,“文青”们都是一伙被村上洗过脑,自我封闭,只在圈内交流的群体,圈外,似乎他们看起来都很那三要素,圈内不过是天下乌鸦一般黑。这根本就丧失了文艺独立的本质,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乌托邦而已。

首先我要小小地反驳一下“没看过,就没资格评论”这个强力论断,我高中少年时光是以村上春树大神作为偶像的,所以我拜读了他的《挪威森林》、《且听风吟》、《海边卡夫卡》、《遇到百分之百的女孩》、《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奇鸟行状录》、《再袭面包店》……等等等,我就不全列出来了,反正你要知道曾经我连村上用来垫屁股的草稿纸都要读过一遍,现在我还能回想起那些书中令人作呕的片段,所以说我“曾”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村上粉丝,好了吧,现在可以列举不读的理由了吧,作为资深读者,我是否有了评论作家的权利?当然,做出以上反驳本来就是很没必要的。

那问题就出现了,既然“文艺”要独立、私有、自由,那么就意味着这种思想是不会有雷同的,是千变万化的,因为你要遵循那三要素,你就不可能都一样,人人都要有自己的体系,都要和别人不一样,并且不受其他人干扰,那才是“独立、私有、自由”,可所谓的“文艺青年”开口就是村上、邵小毛,他们都是工厂里批量生产的吗?

我今天我要用一种很霸王的理由来论证为什么不读村上的《1Q84》,所谓霸王理由,即是被类似“没看过,就没资格评论”、“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有本事你也弄一个”、“你不懂”诸如此类强力论断给反驳的理由,我知道刚才那些话你听起来一定觉得很拗口,但没关系,反正我就是要告诉你,我有充分的理由说明读《1Q84》是对生命的一种浪费。

回到村上的书,这是“文青”们最推崇的文学,他们以渡边君的价值观去认识世界,到处搜罗那些不好找的食材按照书里的做法去做,听小说里出现过的音乐,甚至还看小说里介绍过的其他小说(我就把《了不起的盖兹比》看了)。他们都认为,这些是对的,都是以“文艺”处世的方法,好吧,那还独立个球。

年轻人读村上其实最根本的理由是因为能在其中找到“自我”,而这个“自我”便是一种虚无飘袅的文艺情节,现在所谓文艺即是一种小众文化。独立的、私有的、自由的,私以为这三要素便是文艺的核心,而广大“文艺青年”即以此类标榜大行于世间,说真的,要是你不表现得这样,你该怎么装啊?

所以畅销的东西,都是垃圾思想,那些有害的价值观正以畅销来模糊大家的视线,他们通过坚持不懈地培养来制造出一批自以为是群体,最终的目的是利益,一种思想的泛滥就说明它是有缺陷的,因为人们往往克制力都不强,更容易走一些有空子可钻的道路,所谓“真理只掌握在一小部分人手里”便是如此。这就是我从高中后再也不读村上的原因,你真的向往文艺,就不要向世俗低头,更不要读村上春树。

村上的书好像每本都很畅销,总能赚个盆满钵满,我现在一直怀疑他的动机,他不知疲倦地创造着这些自闭的主人公,然后给大家拿去当作信仰,看起来都是很小众的东西却一直热卖着,作为一种“文艺”思潮的缔造者,他怎么就那么商业化呢?其实在日本,村上之流,一直都是在文化舞台的最前沿,与其说“文艺”不如讲这是一种主流化的小众意识,它广泛根植于年轻人的头脑里,已经是一种很泛滥的文化了(比如《EVA》),相对于村上,真正独立的思潮如大江健三郎,却隐藏在文化的角落里,这种真正文艺的代表,却不是畅销的,当年日本文艺家协会的会长江藤淳回答记者的提问时这样答道:“多年不读大江了,无话可说。”对于“文青”们,这样的回答如此完美,让人卸下一个沉重的大包袱,从此不必再为大江纠结。狗屁!连大江健三郎都没读过,你充什么肿脸当胖子?

哦,原来这些“文青”都是一伙的。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