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到现在,村上春树还配不上一个庄重的封面?

室内滂沱 2020-06-08 01:49:11

我尽量总结得简短点儿:这两类人,哪类人能从这第一次印刷的120万本儿里面买走更多本儿呢?

著”。

这类读者其实不用细举他人的例子,我们可以从自身购书藏书的经历里面找。我们藏书的选择应该也分为两类:很喜欢很崇拜很有兴趣来专门研究的作家,买他的全集或者尽量出一本买一本;对不太感冒或还未接触的作家,买本他的代表作回家。那么这“打酱油类”,可以算是第二种。假设我是一个不爱读书或者不被允许读课外书的学生,或者我是一位每天工作10小时加上上下班路上4小时睡觉8小时业余时间只剩2小时的上班族,我卧室里面的文学类书籍(非杂志)可能不超过3本,而且这3本很有可能还是别人送的或者是借了没还的。而且我对文学圈啊出版界啊,又不太了解,那么我也许只知道大约“现役”的5个左右的作家。比如有郭敬明(必须第一个是郭敬明)、有余秋雨、有于丹、有易中天、有村上春树。对不起,视村上春树为神的读者朋友们,我伤你们感情了。但是我们想想,也许真的如此,或者说,有这个趋势。因此,假如我还是我例如的这位读者,哎呀,生活真无聊啊,电视也没意思,上班儿路上也没意思,我干脆买本儿书看吧。买谁的书呢?我先买本儿《杜拉拉升职记》,再买本儿《小时代》,还想买本儿外国的,《1Q84》最近很火爆啊,村上春树这个作家我好像在哪儿听说过,应该很有名,公交站台都是广告,网络宣传更是铺天盖地,来,买一本儿!

如果铁定会买《1Q84》的读者就我刚才说的这几种的话,120万++...本啊,腰封上的广告词,你不能有出息点儿啊!!!

没有读就敢点击“写书评”的情况少而又少,但对于村上春树来说,我敢这么做这一点,绝对是无疑的。(以下不是村上创作史...)村上春树从《且听风吟》以来,他的写作风格或者说写作爱好,是有不同的。《且听风吟》和《1973的弹子球》我们可以理解为属于“青春小说”,从《寻羊冒险记》开始,就走雷蒙德·钱德勒的路子,村上春树本人是承认他师承了两个雷蒙德的。到后来自从他爱上另一个雷蒙德——雷蒙德·卡佛后,他出版了大量——可以说是“大量”吧——的短篇小说,我们可以从中捕获也可以说是“大量”的卡佛影子,固然村上自己的风格还有,但我仍认为他的写作兴趣是有变化的。到后来(换句话说,也就是他上了岁数以后),关心日本民族在世界上的地位、关心日本人的国民性、探讨东京大地震的专辑《神的孩子全跳舞》等,还有《地下》(不知道为何还没有——用最近很时尚的话来说——“简体中文版”。大家都猜可能与宗教有关,而且很邪)等记事文学,又体现了村上春树作为在世的大文豪的社会责任感,所以他的写作生涯到现在算来,从题材及其表现形式上来说,是“具多样性”的。

昨天刚在万圣买到手的这本《1Q84:BOOK

这是一句口号。当然了,我们拿到这个封面,视觉从上到下浏览顺序分别为:1Q84、村上春树、村上春树巅峰杰作!那么它对我们的心理暗示已经出来了:这是村上春树的新作,而且是最好的作品之一。那么我们现在来假设一下:“简体中文版”读者可以粗略地分为两大类。一类为前面我说的村上春树“铁粉”。对他很了解,并且读过他全部作品的三分之一还多的作品。这一人群中,如果拿“巅峰杰作”4个字来套,我们可以想到:《寻羊冒险记》、《挪威的森林》、《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舞舞舞》、《盲柳及睡女》(对不起,以我对村上春树浅薄的认识来看,这篇几乎是他短篇小说的代表作。总之短篇方面我独爱这篇~~)、《奇鸟形状录》、《海边的卡夫卡》。如果拿“巅峰”两个字来套,我们可以想到:《挪威的森林》、《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海边的卡夫卡》。如果拿“杰作”两个字来套,非常抱歉,《挪威的森林》。

·2·(比封面上作者名还要大的粗体字:)村上春树巅峰杰作!

这次《1Q84》的书本身如何,如我开头所说,我是一个字都没看。所以说不出来。就这次宣传行动而言,我认为真的是进几年来,可以说是规模最大、下的功夫最多的一次图书销售行为了。它的厉害之处在于:前提是,日本本土卖得顶了天的火。村上春树迷跃跃欲试:老子泱泱大国的翻译人才之、众多出版业之昌盛,凭什么就不能立刻看到?!还不快给爷拿书来!!!于是乎出版社很有风度地一口气印刷了120万本,而且还搞了当当网预售订购活动,给读者一种:哎呀当当网都有啦!还不快抢呀!不抢就让别人买光啦到时候问哪儿哪儿说脱销了那就太悲剧啦呀啊啊!!可是我预计,这120万本,就算以后还有“2010年5月第一版第二次印刷”,但就这些书怎么也能卖个3年吧(我想到了各书店堆积如山的畅销书)。也就是说,保守估计,3年以内,如果我想买《1Q84》,都是可以随便去书店就能买到的。当然还有另外一种情况:我是一名铁得不能再铁的村上迷,这么多年让我活下去的也就只有村上春树的作品了。以前出了好几十本村上春树的书,我每本平均都看了3遍以上,就这我还经历了一段不堪回首的整整2年没有村上春树的书可读的日子,听说他的新作终于要出“简体中文版”了,我真是一分钟都不能等!!

4.村上春树,真的比绝大多数“现役”作家要好得多。只是“畅销”这俩字儿一放到“简体中文版”出版物身上,事儿就大了。

PS:

那么我刚拿到这本书的第一印象便是:它的封面和日版原版完全一样。只是青苹果色的大Q字偏了一些,但在我看来完全不同的则是它同样青苹果色的腰封。上面的宣传语大致分为3部分:

好了刚才我们说了“简体中文版”读者两大类中的第一类:粉丝类。下面说另一类:打酱油类。

5.写着玩儿,请勿拍砖。村上春树的作品哪部“巅峰”哪部“杰作”,其实我觉得“巅峰”是对他自己而言,“杰作”是对他的历史地位而言。投票活动可以任意进行。

1.《玫瑰的名字》出版二十多年来,累积销量逾1600万本。“简体中文版”宣传攻势和《1Q84》不能同日而语。

打个比方。经常追逐自己喜欢的导演的朋友们都会有这种经历:此导演出品过很多经典制作,而且他现在还活着,并且以每年一部新片的速度刷新着自己的票房记录。如果此人的一部新作上映了,那么我们都会以第一时间迫不及待的心情把新作看掉。比如科恩兄弟吧,电影有十多部,而且“经典也算是有了个五六部”,那么我们看《老无所依》前会想:经典?看完后会说:经典,比肩甚至超越《巴顿·芬克》的经典!!看《阅后即焚》前会想:延续经典?看完后会说:不错,一看便知它属于科恩兄弟水准!!看《严肃的人》前会想:另一部经典?看完后会说:好!典型的科恩兄弟电影,我喜欢!!

·1·现在是1Q84年,空气变了,风景变了,规则也变了。为了保护自己,你必须尽快顺应这1Q84的规则。

我们大概可以从字面上来理解为:今年《1Q84》卖得很火爆耶!如果你不买一本来看的话,你就落伍了哦!三个“变了”,可以认为是暗示读者,这次村上春树又转变了风格,你不得不看。其实这第一句宣传语我们可以认为是不功不过,或者我们可以认为:这么说,其实也对。

3.沸沸扬扬的《1Q84》。很不幸,多半与它自己的内容无关。

1》,一个字没有读,所以只是从这本书的文学之外的方面说一说。

这个前提提出来了以后,我们还要承认的另外一点就是,村上春树相比“现役”其他作家,他的翻译规模可以称得上是空前。除了几部纪实文学,小说文学类,已经是写一部译一部出一部。那么我们“简体中文版”读者(我不愿意说成“大陆读者”的原意是,村上春树暂时还不存在严重到可以被编辑形成另一本书的删改问题),是可以对村上春树这么作家的作品有一个清晰的纵览的。比如从我看到关于村上春树的评论和讨论中,我可以认为我远不能算得上是村上春树的“硬粉”(更别说是“铁粉”了),村上春树的书我甚至还未读过一半,甚至《挪威的森林》我也只是去年才第一次读过,这部《1Q84》也未因“先睹为快”和折扣多省钱的目的而在当当网订购,但我还能写出上面一段的对村上春树的一个大概的了解来,相信村上春树的群众基础在“简体中文版”读者中是极其深厚的。

6.村上春树已经年过六十。二十年前就已经不是属于写给“太阳族”、“新人类”、“非主流”、“小资派”的作家了。我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希望有一套外观深沉、简洁、严肃、大方、拿在手里能感觉出文学的力量的作品集,它的上面印着“村上春树

总说“时间能证明一切”,我只能认为用“巅峰杰作”再加个大黑叹号来宣传一部新作,属于没看过瞎叫唤。我真的希望出版社能好好利用这段买版权、翻译、印刷耽误的整整一年时间,让一部分人来踏踏实实仔仔细细地通读它一遍,然后三言两语地说个简单又有效的宣传语就好。我们真的已经厌烦了《德语课》腰封上S·H·E的完全不把要卖的东西当文学的宣传语、厌烦了《好人难寻》“邪恶的奥康纳终于来中国了”这种二傻子进城逛商场终于买到棒棒糖似的宣传语、厌烦了《我与父辈》“锥心泣血感动全中国”这种声泪俱下跪着求读者的宣传语。

2.南海出版社既然已经把上海译文战胜了,而且施小炜先生相比林少华同志,起点低,又表现出相对的低调(我是从“施小炜:翻译家,学者,旅日多年。译有《1Q84》、《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老师的提包》等”看出来的。),为何不能赢得大多数村上春树迷的对一个新人来说最起码的一点儿好感呢?首先是读者们普遍把林少华的译笔当作村上春树的语言风格。赖本的读者相对比例还是少。所以这大概就是垄断局面造成的。另外林少华的强势之处就是他每本书都有一篇很强势的“译者前言”。自我读外国文学译本以来,在我认为能和林少华的前言的强势性相比的,似乎只有李文俊的福克纳和叶廷芳的卡夫卡(似乎还应该勉强算上叶渭渠唐月梅的川端康成三岛由纪夫、赵德明的略萨)。我一贯是非常喜欢译者同时又是此作者的研究者的,这样他在翻译过程可以利于他的研究工作,他的研究工作反过来又能促进翻译质量。而施林赖之争,为何林的拥趸占绝大多数,胜负手似乎就在此。

·3·日文版创上市12天销售100万册的空前记录。荣登日本、韩国、中国台湾畅销榜年度第一名。

努力加载中...

书友评论

@Choq:只是“畅销”这俩字儿一放到“简体中文版”出版物身上,事儿就大了。 南海是个精明的出版社,这次的营销做的也是非常出色,至于村上,已经无所谓文学,只关乎畅销。我说的是中文图书中

@款冬:昨天书到手了,还没拆塑封。最喜欢村上的《挪威的森林》《国境以南 太阳以西》。对于只能看译文的我们来说,真的不愿意中途换人,施的功力如何是一码事儿,读者能否读出自己喜欢的味儿是另一码事儿,但愿不要与记忆中的味道抵触,不伦不类就糟了。呵呵,至于如今的出版业,格非不是已经在《文学的邀约》导言中,描述得清清楚楚了吗?!事实上,我们允许作者,出版商,图书零售商盈利,我们愿意买单,也不管你用什么伎俩什么策略,只要能出来真正的好的文学作品。读者已经如此宽容,且买书之前慎之又慎,还是免不了时不时混进垃圾读物。书商要的是销量,至于内容质量,读者自己上豆瓣仔细比较鉴别吧!你的评论写的很有趣,尤其“巅峰”“杰作”那段~~~

@一颗漂鸟:此人的文字很清新很真诚,但是题材和写书时候的自我控制还嫌不够吧。庄重的封面也好,清新的封面也好,适合的才最好,少女化浓妆和老太太扮嫩都不会让人喜欢的。但是庄重的书,写书的人情感比较庄重的说。庄重的书里作者是退隐文字之外的,貌似村上并不讳言自己的情感,他并未体会到这类荒谬:再认真的感情在别人眼中也可能是滑稽而矫情的。若他能够更好控制自己的情感,他会写出庄重的好书的。但是这样做,就不是我们所感兴趣的宅男村上了。貌似村上的文字是比较私人的,但是他还是属于比较不怕见人的类型。还是那个问题了,若你有天赋,你也很勤奋,你写的文字,是属于私人的多呢,还是面向读者的多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