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止是类型小说

曼仔 2020-05-26 01:44:48

洛枳看江百丽,有室友之谊,也有义气,但对这个人本身其实没有什么共同语言。而她看江百丽的感情生活,一方面觉得有些恨铁不成钢,死活扶不上墙;另一方面又觉得自己似乎也没资格居高临下,感情一事,无非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你好,旧时光》很可爱,但是有些理想化和浪漫化,而且作为处女作笔力稍弱,——尽管如此,已经看出了二熊写人物群像的功力。相比较主角,我对书里的一众配角很感兴趣。或许这也和二熊的世界观有关:在虚构作品中有主角配角,在真实人生里,主角与配角,全在视角转换间。

洛枳看郑文瑞,一方面觉得这人可悲可怜还有点儿可怕,可另一方面又未尝没有一点同病相怜之感慨。更难得的是,她不会因为郑文瑞想得到别人注意的方式非常笨拙极端,就否定她这个渴望的正当性。

topics。比如两个女孩子之间不谈一般意义上的“女性话题”,脂粉家务什么的,谈论的是去性别化的话题,人生啊家国啊星星月亮哲学感悟啊。到此为止都挺好的,但是,这引出了描写这种感情的第二个特点:glorification.

《橘生淮南》写的是青春校园、爱情故事,但是其实笔法是严肃的,也在努力跳出类型小说的因循与套路。我真的非常感谢有二熊这样的作者。校园小说看似多如过江之鲫,但是多数笔法稚嫩,或者借校园为布景写老套的言情故事。而有能力有格局的作者,又往往不想趟类型小说的浑水,努力想去写更“严肃”的题材。但事实上,我一直认为,没有“大题材”,只有“大手笔”。历史家国的题材,也不乏烂到不能看的文章。而校园里的故事,也永远都能写出动人的新意。

在《橘生淮南》里,由于选择了洛枳这个视角,而洛枳本人是有些冷感的,理性、成熟、又不乏对于人生和感情低调的浪漫热忱,所以从她的眼中看去,世界的颜色非常丰富,而不是非常鲜明。

而这种探究人个性、感情与关系微妙复杂的尝试,在《橘生淮南》中显得尤为突出。相比较这么多年都还没能出来的《这么多年》,《橘生淮南》真的算爱情小说吗?我其实有些怀疑。

再比如,我更喜欢的,《橘生淮南》中女生和女生的关系。

大概一直都在等待、寻找这样的作者,有足够成熟的心智,可以从不同角度看到不同人的款曲,又有足够好的记忆力和描写力,可以一字一句重构校园生活的点滴。

二熊的小说,因为畅销,因为发表平台,因为题材,往往或许会被归类为类型小说中的青春小说。但其实她的作品中有非常多有意识地反类型小说套路的努力,并且我认为这些努力是成功的。

洛枳看丁水婧,一方面有那么一点儿道不同不相为谋,因为丁水婧的散漫跳脱爱热闹实在与洛枳本人个性不合;可另一方面未尝没有一点儿欣赏,欣赏她随随便便就能得到所有人的喜爱,欣赏她深谙世俗规则但选择任性。

比如《橘生淮南》中男生和女生之间的关系。类型小说的处理往往非黑即白,不是爱情就是友情,而在这部小说里,洛枳与盛淮南,洛枳与张明瑞,张明瑞和许日清,戈壁和江百丽,洛阳与陈静,以及我最玩味的丁水婧和洛阳之间,都有非常真实的心情描写,你能感受到感情的流动与变化,是真实的人的挣扎、反思、选择,——真实的生活里本就少有那么确定纯粹、斩钉截铁,而人的感情与关系,也是不断流动变化,有不同的阶段。因此,林杨虽然美好,但是我宁愿选李燃(不好意思,这句话和以上都没有任何逻辑关系,我只是想表达,我想选李燃!)

类型小说中对女性感情的处理真是让我痛心。明明言情类和青春类的小说作者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女性,但是对女性之间关系的描摹竟然如此缺乏想象力,甚至都不是想象力的问题,按照现实生活写都不会是这个样子。在类型小说中,女性的关系有这么几种。第一种,姐妹情/闺蜜情。完全是美化现实的处理,没有任何矛盾,什么时候都支持彼此热爱彼此,高度浪漫化,非常怀疑这样写的人到底有没有过跟闺蜜朝夕相处的经历。闺蜜姐妹之外,这首先是两个独立的个体,任何两个独立的个体在非常亲密的关系中,都不会是这么一致,都会有很多细微的成长和妥协要处理。第二种,甄嬛传式。表面一套背后一套,明争暗斗,不管是争奇斗艳还是情敌相见分外眼红,基本就是非常古典的刻板印象:所有女性都是竞争者。第三种,这是最让我不喜欢的一种。这种女性情谊的描写有两个特点。第一,仿男性化,杜绝girly

不太确定哪个中文词比较合适,基本意思就是说过分升华了这种友情,去日常化,崇高化,话里话外认为这种近似男性/中性的兄弟知己风格的相交是高于那些姐妹闺蜜情的,觉得那些吃饭买包逛街的日常感情都琐碎,不深刻。

二熊的小说里,我最钟爱的,还是《橘生淮南》。

谢谢二熊,每次读你的小说,都觉得自己曾经的感情与经历又鲜活了起来。我不曾读过振华,但那也是我的青春。

二熊的野心一向是要塑造圆形人物而不是扁平人物的。

什么是扁平人物呢,一个潇洒的姑娘,一个翩翩白衣公子,一个伏地魔式的反派,是剪影,是符号,是用一个鲜明的特质简单概括一个复杂的人。古典戏剧中多扁平人物,因为他们实际上是一个一个观点与理念的化身。类型小说中也多扁平人物,譬如古龙小说中的名妓名僧,为什么惊艳,因为只浓墨重彩地描摹了人物的一两个侧面。当我们着迷于那些特质时,会暂时忘却人真实的内心其实非常复杂幽深,远非几个形容词可以概括。

因此,在这种风气下,类型小说中女性看女性,也是有些非黑即白,要么就是喜欢、合拍、一见如故,要么就是道不同不相为谋。更显得《橘生淮南》的可贵。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