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秘而伟大

枕小路 2020-05-26 01:45:17

是忧伤而甜美,是心中开出的美丽花朵。但不是每段暗恋都能像洛枳那样修成正果。更多的,是像郑文瑞,怀抱着世界对你的满满恶意,走向无疾而终。

——莱蒙托夫《献给我不真实的爱人》已经好多年没有静下心来,好好看完一个长篇爱情小说。对于我这种宣称少女心已死的人,现在再看偶像剧和青春电影,往往只能看到槽点和雷点,但还是买下了这本书并安静地看完它,其实缘由很简单,只是被封面的一句话吸引——你以前有没有喜欢过一个人,而全世界都不知道。与其说我在看一个美丽的故事,更像是在看曾经的自己。你以前有没有喜欢过一个人,而全世界都不知道。——多么隐秘,多么伟大。相信每一个心里秘密地住着某个人的人,都把暗恋这件事当成一项庄重而神圣的事业,虔诚而卑微地用心经营着,不求回报,或者,不敢求回报,又或者,即使求了,也不会有回报。我们舔舐着甜蜜而忧伤的伤口,将所有的乐趣与苦涩统统收进心里,固执地不与人说,仿佛说出来,这份感情就会失去它原有的味道。其实所谓暗恋,大多是源于自卑——你觉得自己不够好,觉得TA太过耀眼,觉得自己配不上TA,觉得TA与身边的TA站在一起的画面和谐得刺痛你的双眼。其实所谓暗恋,也是源于自尊与自保——你的自尊心不允许别人知道,你喜欢TA,而TA却不喜欢你,甚至,不认识你。你封锁了一切让TA知晓你秘密的信号,也断绝了自己受伤的可能,因为你比谁都清楚,你和TA,没有可能。没有谁比你了解TA,没有谁比你懂TA,没有谁比你爱TA,所以,没有谁比你更深刻地知道——他,不属于你。我们就这样怀抱着绝望的心情,日复一日地沉沦。我们都在等待一个救赎。等待一个斩草除根的契机。好吧,不免俗套的,我心里也住着这样一个人。像我这种没节操的人,从小学开始,平均每个学期都能找到一个YY的对象,自娱自乐,但是却只有他,打败了众多被我YY的对象,一直在我心里盘踞了好多年。其实说起来,已经好多年没有见到他了,让我数数——认识他已经有10年,喜欢他9年,而不见他,已经过了整整7年。啊,我居然将这么漫长的时光用在了思念他这件事情上,想想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我一直觉得自己不是一个长情的人——做事三分钟热度,争取不到的事情就放手,连梦想,也一步步向现实妥协了——但是,我居然就这样喜欢了他那么多年。和他同班了三年,但是讲过的话有超过10句吗?反正我是没印象了。印象最多的是借着抬头看向黑板的瞬间,或是转身与后桌说话的间隙,视线不经意地略过他的身影,但往往不超过1秒就收回目光。——彼时我还是一个长相普通、身材略胖、成绩一般的平凡女高中生,额,好吧,我现在也很平凡,但好歹瘦下来了。反正没有哪一点,让我觉得自己有资格喜欢他,于是不敢让别人窥视到我的秘密,害怕别人笑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更害怕别人笑他“哈哈,你被某某丑女看上了”。哦对,彼时他有一个漂亮的女朋友,不在我们班级。高一的时候,语文老师另辟新招,让我们按座号的顺序,每堂课开始前,都要轮到一个同学上台“表演”,或读读自己写的文章,或谈谈自己喜欢的书或电影,或朗诵自己欣赏的诗词。轮到他的时候,在同学的起哄声中,在老师的尴尬表情里,他念了一封情书。情书究竟是他写给女朋友的,还是女朋友写给他,我已经不记得了——并非我刻意遗忘,而是彼时我的注意力没有在他身上。所以,我对他的印象只有——兄弟,您真有种!在家长和老师视早恋为洪水猛兽的时候,居然敢在课堂上念情书!而后在学校的某一个晚会上,有同学指着台上的女主持说“看,那是XXX的女朋友”。现在我已经想不起他女朋友的脸了,但应该是个漂亮的女生。后来再逐渐知道他,是因为我的同桌“明恋”他,只要抓着机会,她就和他的同桌换位置,坐到了他的旁边去,让我和一个陌生的男生同桌,相对无言。彼时,我的心里是羡慕嫉妒恨!不是羡慕坐到他旁边,而是羡慕她坐到了最后一排。我不知道大家高中时的座位分布是不是也按身高来分配,于是有了这样的现象——学霸在前头,学渣在最后。男生到了高中,开始有了明显的归类。身高像是一条泾渭分明的分水岭,将学霸和学渣隔开在教室的两端。男生中的学霸,基本特征是——发育较为迟缓、相对瘦小、带着厚厚眼镜,而后排那些人高马大的,就是上课昏沉沉、下课一条龙的所谓“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学渣。但是你不得不承认,学渣们的颜值普遍比学霸高。他们或者将汗水挥洒在球场上引来一大片欢呼,或者会一两门乐器逗女孩子开心……总之,不是靠成绩折服女生。【我从事学生这么多年,还真没遇到过小说或影视作品里那种“读书好+颜值高+运动强+人缘佳”的男生,我也不相信世上真有这么完美的人,好吧,有的话请通知的我!

也许我爱的已不是你但是对你付出的热情就像一座神庙即使荒芜

】于是,像我们这种心高气傲的所谓“好学生”,表面上对后面那些“没救了”的男生嗤之以鼻,但其实总会在抬头低头的瞬间,瞄一瞄他们,或者在他们嬉笑打闹的时候,装模作样地低头从他们中间穿过。于是,有点羡慕和后排男生打成一片的同桌。但也只是羡慕,仅此而已。具体是因为什么原因喜欢上他,我居然想不起来了。不过应该是从高二开始的,那时候已经文理分班,我和他又同班了。根据的暗恋定律,暗恋者都会根据对方一些其实没有任何含义的举动,脑补各种含义,给自己制作一些虚幻的小甜蜜。但我现在回想起来,他真没给我太多可以幻想的蛛丝马迹。因为,我们真的太!不!熟!了!即使同班了三年,却没怎么讲过话,现在谁问他“你还记得当年的XXX吗”,他估计应该连我的脸长啥样都记不起来了。唯一和他有过亲密“接触”的,是不知道怎么的,我居然加了他QQ,和他聊过几个晚上。具体聊了什么,已经不记得,聊天记录也已经随着手机坏掉淹没在历史长河。唯一有印象的,是聊起那时候大家都很喜欢的周杰伦,我说我在娱乐新闻上看到周杰伦现场自弹自唱忘词了,于是即兴唱到“我应该唱什么,我也不记得”,他应该是说了真有意思之类的话。这段“网上情缘”终止于他的一句话——在我叽里呱噶讲了一大堆东西之后,他回了一句“很晚了,你快睡吧”,我当时满腔的热情顷刻被浇灭,觉得他可能嫌我烦了,于是,再也不敢去骚扰他。然后我们又变成路人了。说来好笑,我现在记得最清楚的关于他的一个场景,居然是他捧着花和女朋友面对面的时候。他的女朋友和我们班女生在同一栋宿舍楼。有一回周末,我没回家,在教室学习完回宿舍,在上楼上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发现楼梯间有人,于是就看到他举着一大束玫瑰花,表情冰冷,看那态势,好像是女方不接。他们就这样静静地对峙着。我像是窥见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于是加快了脚步,经过他们,继续往楼上跑。记忆深刻的场景,居然都是和他的女朋友有关。晚自习后,他去接他女朋友,和她走在涌向宿舍的人群中,我在他们身后,亦步亦趋。【我真的不是跟踪狂,回宿舍只有一个方向】。看着他们甜蜜互动,脑中响起了那首《他和她》,然后居然也能笑出声来——真好,岁月静好,现世安稳。恩,真好。然后兵荒马乱的毕业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他高考失利,复读一年,考上了一个不错的大学——我唯一比他强的成绩优势也丧失了——虽然这比较没有任何意义。尽管每一年春节,班里的部分同学会举办小范围的同学聚会,我也每次必到,但是,我从没在这样的聚会中见过他。——我们的距离太远,远到就连朋友圈,也没有任何交集。大学的时候,微博兴起,在高中毕业班里的QQ群上,他发了自己的微博求关注,我像是终于找到链接他的途径,非常勤快地关注了他。却发现,他是个非常低调的人,无论是QQ还是微博,都鲜少更新状态。我从他零星的几条微博中得知,他又交了新的女朋友,依旧是温柔可人的妹子。【跟我完全不同的类型】我从他零星的几条微博中得知,他过得还不错。他大学毕业后,在离我很近的城市工作。他毕业两个月,我给他寄过一张明信片,还矫情地用日文写的——卒业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毕业快乐)そして、私はあなたが好きです。(还有,我喜欢你)没有署名,地址写的是他们学校,连院系都不详,而他也早已离校。这张没头没脑的明信片,是到不了他手上的。但我还是执意地寄出去了。像是完成某个仪式,将它投入邮筒,完成对青春校园的告别。很多时候我都在想,要不一不做二不休,在微博上发一份私信给他,跟他告白算了。但是,然后呢?他或许连我是谁都不记得。面对来自陌生人的突然告白,最好的情况是他说一声感谢,然后一笑而过。坏的是,他会不会觉得我是一个一直偷窥着他的变态跟踪狂。【虽然离得不远了】我不愿他在聊起高中同学的时候说“你们知道XXX吗?居然跟我告白了,明明话都没说过,感觉自己被偷窥了好多年,好恶心”

仍然是神

……原来我在乎的还是自己。我的尊严,我的骄傲。我喜欢他,或许只是心疼着喜欢他的自己。所以就这么半死不活地拖着,一直到现在。我本以为,以我这种见异思迁朝秦暮楚的个性,很快就能找到新的YY的对象。但是,居然没有谁能将他弄走。我依旧会在某一天因为梦到了他,而傻乐一整天。我时常假设和他再次相逢的场景。我想,如果有机会再见到他,我一定会跟他告白!跟他说,当年,我曾这么喜欢你。这些年,我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的,就是希望某一天站在他面前,不再捉襟见绌。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尽管和他的地理距离并不远,我们却是一次也没有再见过。我想,这或许是就是缘分帮我做的决断。我想,或许,这辈子,我再也没有机会见到他了吧。暗恋是隐秘而伟大,

仍然是祭坛即使坍塌

努力加载中...

书友评论

@大仙龙:嗯嗯

@包包鸡纸纸包鸡:QAQ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