趋于现实的玛丽苏

ASCII森 2020-05-26 01:45:52

往往一部小说真真假假,而如何引起共鸣,通常因为它其中掺了几分真,几分假,这个比例决定了最终调出来的作品出色或者平庸。这里说的不是情节桥段,而是一种感情,一种社会经历。

没有观众,灯光只能打给空气看。

来吧,该回归现实了。

可为什么我仍然想哭呢。

我们有的是失败痛楚伤心委屈,只是缺少附和的人罢了。

只得在书外羡慕地祝福,继而躲在角落里掉眼泪。

——《暗恋•橘生淮南》

其实不然。这个答案我们都知道,可是每次面对都伤心得不能自已。

既然伪装都被轻而易举地卸掉,那么不如我们就带着遍体鳞伤来谈谈吧。

——你看书,只是躲避孤独,对吧。

所以,我看到这句话,才是真正地被直戳要害。

洛枳即便再是孤身一人,前方盛淮南的声影还是坚定地屹立在那。在她躯体下的小宇宙的爆发,不排除盛淮南这个因素。他太美好强大,让学生时代的洛枳有了前进的动力。后来,即使盛淮南这颗星星坠落了,反而让洛枳看到了一个最真实的他,那时候的洛枳气定神闲,宠辱不惊。她一点点地变成了最好的自己。

自然,也来自她的贫穷和沧桑。

洛枳只是有那么一点现实的玛丽苏女主而已。

真好啊。所以在看的时候,即便知道结局圆满也还是祈求她能获得她要的幸福。

而我们呢。

看着别人幸福,自己孤独。

洛枳,她的孤独,虽败犹荣。

无论怎样把洛枳的特点往自己身上套,我们都太清楚,我们不是洛枳,我们很大可能遇不到盛淮南。

她继续看院子里开的不认识的花,我们继续和生活里的孤独奋斗。

只是因为她是我们的一个寄托,就好像只要她幸福了,我们也可以得到幸福一样。

这是必修课而已。

我不是生而知之,最开始读书,也并不是懂得了读书的何等重要,只是落寞惯了,落寞得却要发疯了。而读书的那种居高临下,是会让人上瘾的。我们对外缄默,散发着高知识分子的隐藏骄傲,其实只是一种保护色而已。你们的朋友不过是年级第一,而我认识尼采康定斯基弗罗斯特王尔德,远的不说,胡适季羡林梁启超也熟得很。培根说知识就是力量果然不错,撇开培根本身处于那个环境的局限性,每次读书,超然物外,眼前明晃晃的孤独好像就不刺眼了。

书,除了让她沮丧于自己的粗鄙之外,曾经也给过她许多快乐,在她寂寞而卑微的少年时代,当对那些光鲜靓丽的青春渐生羡慕的时候,另一种优越感同时升腾起来,好像一个老人俯视着不识愁滋味的小孩子一样,而这些优越感,全部来自那些书。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