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手记:我眼里的老俞

子函妈妈 2020-05-26 01:47:35

他是中国身价最高的老师,当年高考却名落孙山,连考三年,终进北大。大学时代的他外形奇瘦,成绩倒数,从未得到过心仪女孩的另眼相待;他自卑、郁郁寡欢,终被病魔狂笑着打倒,患病休学一年,成了北大少有的留级生。徐小平到今天还自称是那个年代唯一爱过俞敏洪的人,却还是个男人。大学时代的铁哥们王强是他当仁不让的偶像,从外形到天赋都有着他不可企及的高度,直到今天照旧可以拿他取笑、开涮。他每每谈及被这二人开涮的段子,总是傻孩子般地咧嘴一笑。

Brave。他说,只有勇敢,只有相信未来,坚定走下去,人生才终将辉煌。他以50岁的“高龄”说自己不老,青春与年龄无关,生命不息,奋斗不止,梦在青春在!

他对新东方的高管十分严厉,却对自己的下属亲切有加,员工见他一概以老俞、俞老师称呼,他总是笑脸相对。在新东方十余年,年年中秋都在团拜会上见老俞,一年又一年。记得那年中秋之夜他为员工即兴赋诗一首并大声朗读的样子,颇有诗人气概,这就是老俞本色。

各类论坛、峰会上,他站在民族振新的高度谈民营企业家的使命,呼吁中国教育面向未来需要深刻的制度改革。作为两届政协委员,他提议改革高考制度,以英语培训机构领军人物的身份呼吁降低高考英语分数的比重,给农村孩子一个公平的考试体系。他自掏腰包资助贫困大学生,他说因为自己是农民的儿子。为了为偏远地区的基础教育尽绵薄之力,他大臂一挥,新东方支教志愿者前赴后继、奔赴山区,用爱为孩子们插上梦想的翅膀,照亮他们的人生。在他的号召下,从2008年开始,“烛光行动——新东方教师社会责任行”累计派出近两百名优秀教师,为近60个教育欠发达地区15000多名教师进行义务培训,只为给这些教师们送去更好的教学理念和教学方法。在震后灾区,他为灾民和倒下的校舍留下热泪,带领新东方每年为贫困山区建一所希望小学,只希望它可以在地震中屹立不倒。

他说自己身上有一种特质,可以得别人百分之百的信任,不管这个人的身份是他的下属、朋友,还是合伙人,甚至竞争对手。商场如战场,他笑谈“浑水攻击新东方”阻击战;人生如戏,他调侃热映的《中国合伙人》,说饰演自己的黄晓明不及自己帅,因为经历的风霜都刻在50岁男人的每一条皱纹里。

他是我的老板,领导新东方三万员工的大领导,在职级上我与他差了N个级别;作为他的图书编辑,在我看来,他是一个笔耕不辍,拖欠稿件不算特别严重的作者。他的形象比“老板”二字要丰富得多。

他喜热闹,又爱独处。繁华落尽,他却又为门前的一片落叶伤感,为热闹之后的落寞难以释怀。他深深地内疚给妻子儿女的时间太少,却发自内心喜欢交一大帮酒肉朋友,兴致高时可以彻夜畅谈理想,直至酩酊大醉。他骨子里向往“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豪迈苍凉,也有济天下苍生的悲悯情怀……在内心深处,他也许只是一个敏感、善良、偏内向的普通人。

他把这个时代的中流砥柱们称之为4B青年,却呼吁这群人要做到第五个B——Be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