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比珍贵的常识

EVER 2020-06-08 02:20:59

当然,这不代表我对李承鹏的所有说法都会同意。他是文科出身,而我是个不折不扣的经济学右派。但这又有什么关系,自由主义者尽管不擅长抱团,但容忍对方存在却是基本的道义。比如,书中说道赌场中的概率问题,连着好几次抛硬币都是正面出现,下一次出现反面的概率就会增大么?他认为是,我作为数学系出身的家伙认为不是。可是我相信,即便我们因为这个问题吵起来,并且互认对方是傻X,也不会觉得对方应该被消失。

在新浪微博上关注了文治LAB,很意外自己居然得到了《佛祖在一号线》这本赠书。现在按照承诺写下这些文字。这当然有枪手的嫌疑,不过我会尽量避免赤裸裸的吹捧的。相信我,尽管我们现在大部分人还很穷、很需要钱,可如果以“炒作”和“枪手”四字包打天下,也未免太精神脆弱了些。

关于内容,我并不想细谈,因为我实在太喜欢了。这些无比珍贵的常识,能让一个学经济学的自由主义者深深喜爱,一个必然能料到的结局是,会有很多人不喜欢。书中有很多讽刺当年时事的地方,有些时事的主角正是相当数量的群众,他们做了很蠢的事情,并且深以为自己是正义的。当然,这个时候你可以反过来问我为什么不是很蠢的一方。这正是我想强调的,即自由主义者最根本的特征不在于能够统一看法,而在于能够容忍不同意见的人。这也就是为什么你很难看到自由主义者抱团,而其它主义很容易聚拢一群人向其他人施暴。在目前的局势下,我们要珍惜自己痛感,珍惜世间的常识,除了要对威权保持警惕,也需要对许知远所说的“庸众”保持警惕。民众并不是天然正义的,他们的眼睛雪亮,但往往只对眼前的利益和自己能理解的逻辑保持眼睛雪亮。

最后要说一下书的包装。的确太特殊了。拿到新书,拆塑封扔书腰一向是我最大的快感,可这本书上的是书皮还是书腰呢?说是书皮吧,上面有人推荐如何好,说是书腰吧,基本就是书那么大了——总之很挠头。还有就是装订的方式,有人说不好,但我觉得很神奇。展开看的时候,如果书脊背后就是光源,那么书的中间就会有一个个小洞透出光来,恍然间,让我想起了恐龙特级克塞号里的比目乌思轨道。

努力加载中...

书友评论

@初见:我拿到这本书第一感觉就是,我日盗版的,上当了。哈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