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心带走的忧愁

鹿迅 2020-06-08 02:21:02

就像他这第一本,也是唯一一本的专栏作品,所有稿子都慢吞吞的,不急于论证和说服,字字绵软而犀利,读的时候似乎遇见了雪,读完之后化得干干净净。只剩下仿佛是鲍姆的绿野仙踪里才有的,无心带走的忧愁。

08年年初,在农历来说是年底,南方雪灾。你想象不到单片儿懦弱到闯进你呵出的气团里便要死去的小白花,犹犹豫豫抱在一起竟然可以这么伟岸。不像狂风骤雨那么莽撞,自也不带冰雹的蠢和闪电的凶,恐怕它是世上唯一能让大多数人停下来用脸去承接的天降之物。

李海鹏总让我想起雪来,一个人性格的刚柔如果大致上融洽相处,他要么是至圣至枭,要么是个孩子。

那几天雪满过了腰,这在15岁之前没有出过浙江的人来说,是神迹。那些白得叫人惆怅的东西刹那俘获你的灵魂,你忘记了时间,跌在里面,仿佛整个城市回到了从前。你甚至会忘记这一切都是假的,最多一个星期,它们会成群结队着消失,丝毫没有洗劫尘埃的抱负。但大多数人都不在乎,因为只这一刻,世界如在云端,你永远无法看到雪的后面有多脏,所有污秽之物,全为它的单纯而动容,默不作声。

从那次之后的每一场雪,都如同是一场宣教。它宣扬的理想如此遥远,以至于你此生都不愿去想能不能看到,它宣扬的方式出奇清淡,你在里面找不见半点功利主义的嫌疑。它来去自在,不为人败不为人留,你看着看着,就会有一种舍不得的忧愁。

因为他宣扬的东西如此沉重,又如此遥远,只有在那一刻向往美好的人才能看见。

葡萄牙七比一摧残朝鲜的那天晚上,我拿着《佛祖》的样书直愣愣地敲开他家的门,他一脸孩子般的困惑,说不好意思我在沙发上睡着了,又找来手机说,看,未接来电和短信全都没看呢。他穿一件白T恤,上面踉踉跄跄地印着“精神恍惚”四个字,和整个人的状态无比般配。不需要解释,我突然明白了那种文字是如何写出来的。该有多少闲慢的心情才能晚上十一点在沙发上睡得连手机都找不见。

努力加载中...

书友评论

@木里:么么

@[已注销]:挺棒的字儿嘛。。

@林愈静:上面踉踉跄跄地印着“精神恍惚”四个字========哈哈,这一句写的太好啦。

@tafine:你想象不到单片儿懦弱到闯进你呵出的气团里便要死去的小白花,犹犹豫豫抱在一起竟然可以这么伟岸。这句颇为形象,仿佛雪花在纸上飞舞

@lilac-anita:“就像他这第一本,也是唯一一本的专栏作品,所有稿子都慢吞吞的,不急于论证和说服,字字绵软而犀利,读的时候似乎遇见了雪,读完之后化得干干净净。只剩下仿佛是鲍姆的绿野仙踪里才有的,无心带走的忧愁。”

@oxygenbox:喜欢的文字

@正清:这评论写的真棒。

@翠翠的甲措时光:看他的书会明白原来这些汉字在他笔上是这么体现的。

@白玉苦瓜:因为他宣扬的东西如此沉重,又如此遥远,只有在那一刻向往美好的人才能看见。

@白玉苦瓜:“就像他这第一本,也是唯一一本的专栏作品,所有稿子都慢吞吞的,不急于论证和说服,字字绵软而犀利,读的时候似乎遇见了雪,读完之后化得干干净净。只剩下仿佛是鲍姆的绿野仙踪里才有的,无心带走的忧愁。”

@小米刀:喜欢这篇文字……

@纪惜惜:冲着这文字,也想去读

@薏小年:精神恍惚。。。哈哈哈 忒好玩了 嗯嗯,就冲这评论,也想去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