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自由的名义&书摘

GoodJoe 2020-06-08 02:21:28

人们常常以一种中国人特有的耐心说,这是社会转型期。问题是,社会这辆汽车在往哪里转呢?有没有任何一个人,哪怕他是司机,可以说出答案?又有没有任何一个读书识字的人,坐在这辆载漫天迷雾的道路上锁死了方向盘又大胆疾驰的汽车里可以说他毫不担心?

传统的意义在于标记我们从何而来,但并不意味着我们向何而去。

如果什么能耐都没有,也还可以做一点儿更朴素的事情,那就是独善其身...

书摘:

人们在世故方面比较早熟,在廉耻方面比较晚熟。

...你等不到自己变好看,却能等到别人变难看。

我们不能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却依然对一个更美好的世界怀有乡愁。

除掉一些最极端的个案之外,一般来说,梦想家们可以做一件很基础的事情,就是用更美好的世界的标准来监督现世。

J.D.塞林格死了。生的孤独是吉光片羽,死的孤独却将永恒。

有时候你感到事物之间有某种关系,但是你说不清楚为什么有关系。

生活不仅是搏杀,生活还可以是在战栗中诉说着无望的美梦。

如今我们沾沾自喜的现代文明的绿洲,其实还建立在爱的荒漠之上。

自由总是遗憾的,可是对自由的向往,却总是在一代又一代人心中死而复生。

一个配不上你的世界的最简单标志就是一些配不上你的人总想跟你共饮一杯啤酒。

相对那些文学天才来说,不得不承认,记者们对事件和人的理解力总是差一些。我相信正是这个差异,而非纪实和虚构的差别,使得传统新闻无论如何也难以具备小说式的深邃价值。

一个好的社会自有宽容度,一个不够好的社会则只有单一的评判。

自由是普世价值,人类的一切努力都该以此为目标。所有美好之事都是自由的变体。

纳粹德国和军国主义日本都是极端民族主义的渊薮,可是探究其本质,民族主义只是结果,国家对大多意志的操纵才是罪恶的根源。

我只是在一个像木星那么巨大而沉静的地方同情着那些没有洞可取却沾沾自喜的家伙们的人间烦恼。

爱的反义词不是恨,而是平庸。

之前刚刚读完熊培云的《自由在高处》,都说到了自由,两个风格迥异的作者,不同的语言风格更加固了我对自由的进一步追求。这一本书的趣味性更多一些,看累了的时候还有《秋裤传奇》这样的文章做消遣。读李海鹏更像是在听一位好友娓娓道来一般悠闲自在,其中又不失理性的思考和感性的言谈。

崇拜偶像的虔诚跟摧毁偶像的狂热好像成正比。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