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半夏读后感:见证,存在与救赎的交织

第一茴迷 2020-05-26 01:50:10

哀伤:孤独感的侵蚀。

如果说在遇到如画之后,所谓亲生者的记忆已经模糊的话,那对于如风来说,这个世界只有他和如画两个人,这就是他唯一的情感认知,这是一种被隐藏的人格缺失,或者说人格缺陷。

我猜他的父母肯定带有强烈的恨意。究竟他的父母有没有寻找过他呢?

如果要是之前的家庭对他的爱很深,他一定会记得自己的名字的,而没有记得,证明了他在那个家庭的存在感也很渺小,换个角度,如果在家里感受到了真挚的关爱,即使是离开了,或者是被拐走了,也一定记得自己的名字的。

九夜茴有这样的责任,匆匆那年是一部关于年少学生的追思与回忆,花开半夏则是一部关于悲惨姐弟人生的描绘与反思。

性格缺失的少年,他们也是光着脚出生的。

秀秀:大多数人可能不喜欢这个角色,但对我来说,却是难以忘怀的一个人。可能对于我来说,这样的爱很欠缺的。那场大火里的两个人始终是一个没有完全公开的迷,我很想知道到底交流了什么。

忽略:亲人的关心,身边的人的关心,如果没有关心,那就是缺失的成长。

如风的性格是什么样的?或者说人格是什么样的?

口才:说话时的眼神,自卑感。

少年犯或者说成长阶段缺乏关爱的少年,谁在了解他们的人生?

他的幸福并不是建立在自己基础上,而是建立在如画基础上。这是他活下去的唯一的理由。

没必要为那种家伙而流泪

因为本来就是光着脚出生的

我是一个喜欢看悲剧小说的人,因为我本身就是一个有一些压抑和抑郁的人,匆匆那年的见证是我的幸运,因为匆匆的开头是一个很欣赏的回忆成长式的开头,虽然有心酸,但是知道这是年轻人成长的一部分,所以没那么痛楚。而花开半夏的见证,则另我又爱又恨,爱的是作者如此精密的叙事结构,恨的则是这一次相比匆匆多了很多心痛,甚至心情从匆匆时期的见证少年经历变为现在的哀叹少年命运。

人就算没有鞋子也活的下去

好了,就说这些了,也许以后我还会写一些对花开的看法,但请允许我暂时写这么多。

如风:或许最后的结局有一些不完美,我所说的不完美是他没去陪自己最爱的姐姐,但是我支持九大的想法,如果真的是去了天堂,或许花就真的是全季盛开了,人生,就是有很多遗憾。,当然,他不会忘记那个给他全部大爱的姐姐。如果没有快乐回忆的话,以后只要制造就可以了,这样以后就会有回忆了,而且是快乐的回忆。

他的人生走向就已经注定了。

少年犯或者说人格没有健全的少年,在他们犯罪前或者性格发展出现偏离之前,他们都是缺乏关爱的,注意,少年的童年并不只是他自己的责任,而是家长的责任,是环境造就他的成长。

可是

当然,有人希望你活着,只要活着,就还有希望。

名字就是人格之前的那一步,而人格就是成长阶段最重要的形成体。

扯远了,说回小说本身吧,简单对几个人物做一下简单的评语

苏彤:很可爱,很现实,很冷静,我很喜欢她,如果能早一些遇到如风,或许她和他会有不一样的结局。

也许是受到惊吓,也许是产生了对世界的强烈的不信任感

花开是一部成功的作品,在这里不想多说小说的剧情,那是已经存在的角度,而在另外一个角度,我们要明白,在花开的背后,我们更应该寻找从全书观赏到赏评解脱后的遗忘视角。

是啊,也许那一枪之后如风的一切都与她无关,但是在另一个世界,向日葵花。一切都会很美好。

羞辱:因为敏感,所以在意周边人的看法,在意自己存在的空间。

抢别人的鞋子来取乐的人是最差劲的

如风的敏感肯定是超过花开的描述,比如黑暗的房间代表着人的内心,那里有着已经形成的情感,是所有人共同享有的。但是人心的变化,取决于你在哪里打开手电筒。如果我将光点移动一下,我就有可能变成你。在心理变化的过程中,人们不喜欢他们的手电筒打开的地方,想要自己去改变它的位置,但又没有勇气去移动他自己的光束。所以,他只好去买来更多的手电筒,并将每一个都打开……这便是脆弱的内心的的形成过程。因为他不敢主动改变,所以只能被动的改变。

少年犯,或者从小没有感受到父母的爱的孩子,主要特征有四点

活着总会有这样或那样的事情再发生,因为我们在成长。

滨哥:帅气的卧底,我很喜欢的一个角色,结局有些惨烈,但是我猜他不会后悔自己的正义。

如画:雨夜的痛楚,最后的抉择,不想多评价是因为我一想到她我就很难受,所以我对如画拒绝彻底的分析,她最经典的台词是:我原谅你,即使全世界都不原谅你,我也原谅你。

当小小的如风说:魏,魏什么。

当少年内心的生存感和存在感是他心中的坐标时,被拐走之后,坐标就移动了,这种伤害是不会在表面显现的,但是内心中,或许本人也并未察觉内心最重要的部分已经空白了。

最后用一句话来祝福那些少年,那些年少。

叶向容:他对罪犯有强烈的使命感,我觉得这不只是责任,更多是他就是想抓住每一个坏人。我一直认为如果花开有续作的话,他和如风的某种特殊的联系可能进一步明朗化,当然,一千个人心中可能又一千个哈姆雷特。

观察角度:少年的童年是什么?

你的出生是有意义的,是别人期待的,但如风感到的或许只是为了出生而出生。

人一出生最重要事情就是起名字,没有名字就是没有认可,没有归属。名字代表一个人的存在的标志。

有一位作家说:如果别人能写出我的故事,那我一定不会写这个故事。见证人之所以见证,是出于他的责无旁贷。见证意味着承担责任所带来的孤寂,承担孤寂所带来的责任。

程豪:一个个性鲜明的走私集团大哥。一个很人性化的角色。他的前世或许也有不为人知的遭遇,这是我的感觉。

努力加载中...

书友评论

@Amelie:喜欢你些许大提琴格调的文采

@深爱浅仓:就是那个感觉

@[已注销]:写的好,这小说中我只喜欢秀秀,最不喜欢苏彤,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