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必缠绵,相互尊重,一起战斗

Shirleysays 2020-05-26 01:51:12

转载请告知

是经纪人如何运作女明星的故事。只不过女明星不是艺人,而是节妇。如此说来,谢舜珲就是明代的经纪人吧。

六公、唐璞为了使令秧成为节妇也一直寻找破绽。还有如侯武一般利用秘密复仇的男人。

文/夏丽柠

所谓“成为节妇”,其实道出的是男人与女人互惠互利,互争互斗的微妙关系。小说里的“成为节妇”,仿佛似一场盛大的选秀,选秀成功的背后隐藏着各种计策和阴谋。这时,男人女人有着各自的道德规范和制高点。蕙娘、云巧以及唐府的丫头一起制造了一个惊天的大秘密,为了留住令秧的命;

令秧为了生存,苦苦挣扎,逃过一劫,便有来一难。每次遇险,一个叫谢舜珲的人便为她出谋划策,总能化险为夷。用笛安的话说,整部小说便

这不由让我想起唐人张籍的《节妇吟》。首句“君知妾有夫,赠妾双明珠”和尾句“还君明珠双垂泪,恨不相逢未嫁时”是全诗里最给力的两句。

我忽然想起了王安忆的《天香》,同是发生在明代,可《天香》里写的却是从奢华到落败,似一幅由盛至哀的“清明上河图”。笛安的笔力自然不如王安忆的丰盛。可笛安聪明,她从小处写起,讲一个小人物的故事,就好像打捞一只沉入海底的珍宝。小人物的故事终将在作者笔下重见天日,这也是这本历史小说的好看之处。

经纪人谢舜珲同志最终成功地将令秧姑娘运作成了节妇。笛安在后记里写道,男人与女人之间的关系最理想的模式:不必缠绵,相互尊重,一起战斗。可我读到小说的结尾:“令秧卒年三十二岁。谢舜珲平静健康地活动八十一岁。”我以为,明代终究是一个男权社会。令秧,是一个反抗男权的好勇士。她的唯一诉求是:别以节妇的名义剥夺我的生命。并为之战斗,哪怕以失败告终。

不论丈夫死或活,都得守着。节妇,我国自古有之,到明清达到鼎盛。

笛安说她去安徽旅游,见到牌坊和古群落,便想写这样一个女孩的故事。《南方有令秧》,写的是一个明代“节妇”的故事,是她第一次接触历史题材。完成这本书的美妙体验,她说就像收到上帝的礼物。

“明,万历十七年。多年以后的人们会说那是公元1589年”,小说的第一句便设立了一个宏大的背景,大明三百年浩浩荡荡。紧接着第二句:“只不过令秧,却绝能没有机会知道”,小女子令秧出场了。在一个男权的世界里,令秧的软弱对应大明的强悍,历史在明处,小女子在暗处。一个本应淹没在历史洪流中的小人物的故事浮出水面。

令秧是个懵懂的少女,自幼丧母,家境贫寒。她还未来得及享受青春,便被嫁做人妇,还未来得及享受夫妻温存,丈夫唐简便意外离世。一个族人的死,本应是哀伤的事,可唐门族人却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兴奋点竟然是令秧这位姑娘。唐门已经二十九年没有出过节妇,节妇不仅仅可以受到朝廷的表彰,为族争光,还可以为女人立贞节牌坊,名垂史册。寡居的人成为节妇,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去死。是要节妇的名还是要命?如何两者可兼得?令秧就在节妇与变节的夹缝里生存。每到令秧生命垂危时,总有柳暗花明的机关。笛安的笔触是那么稳,以至于某些章节会读得着急起来,我是多么迫切地想知道令秧的命运。

自古以来,中国有一种文化,甚至可以说是民间制度,叫“节妇”。顾名思义,就是守得住贞节的女子,

第一句的大致意思是说:你都知道我有老公了,还赠我双明珠干嘛。这语气就不像《陌上桑》里的罗敷自有夫地痛斥太守那么强硬坚决。所以最后那句才说:我还是含着热泪把双明珠还你吧,只恨我们见面时我已经嫁了人。这说明男和女还是有点意思的,可是迫于社会和伦理道德压力不能在一起。最后还隐隐含着一层来生再见的悲情在里面。由此看来,节妇更多的时候是因为迫不得已。

努力加载中...

书友评论

@知寿子。:令秧没有家境贫寒吧。。一千多两的嫁妆。

@Shirleysays:嗯,的确不太恰当。落迫贵族?

@知寿子。:我个人感觉哈。唐简家算是唐家望族分支中落魄的一户,但是地位还不错,因为有过为官中举者。令秧家算是那种应该算是小康家庭但是是小户人家的样子。所以他俩结婚有一种一方要钱一方要地位的赶脚。。好像这也和令秧能够扶正有关系。

@Zvbtdzshnfd:同意楼上。令秧家是有钱但没权的商人家。而唐简家有权但不见得有钱。

@夏日星空童话:令秧娘家老有钱了那么多嫁妆要不你再仔细看看文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