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世也还好

抛锚于此 2020-05-26 01:51:16

那样想着的时候,我自以为很聪明,却没有想到要做女工,没有想到要缠足,更没有想到嫁人,没有想到一个女人,要如何度过她漫长的一生一世。

所以令秧,你会不会觉得,即使说不上圆满,这一世也还好?

所以我很心疼她。但她自己,好像是没有这样的期待的,可我还是心疼她,心疼她的不期待。

幸好还有牌坊。因为牌坊,她的生命里才有了一个同盟。没有体己人没关系,还好她还有同盟。很多人都会有体己人,但能够拥有同盟的人,可是少之又少呢。

同盟是怎样的一种存在呢?同盟的存在告诉你,在这世界上,你不是一个人;在又慢又长的时光里,你不是无事可做的人。有人和你并肩,为着同一件事。如果旁人都不能理解你们,那就更好了,没有人可以再插进来,也没有人可以瓦解你们的联盟,你们致力用心于别人都不知道的地方,有情有义,有商有量,有说有笑,于是人生看起来,似乎也就没那么难捱了。

人生如此艰难,无论是万历年间还是现在,古今无不同。

她这一生唯一争取过的,只有牌坊而已。

所以她也是幸运的。上天没有给你一些东西,但会给你另一些东西做补偿。

无所谓什么男人女人,也不用弄清楚是为了什么,反正你们成了同盟,这就已经足够好。西决和昭昭也曾是这样的同盟,只是他们更凄楚些。令秧和谢先生的同盟,却是再相得益彰不过了。她危急的时候,他永远有办法;他写的剧本,她总能漂亮地完成;她死了,他一直怀念她。

是要到了生命快要结束的时候,她才明白“耳鬓厮磨”的滋味,可她不和别人一样贪心,她也不期望能长长久久地拥有,她很轻易地就松开手,离开这别人觉得珍贵的人世间。

我小的时候,碰上不想上课写作业考试的时刻,有时会希望自己是一个古代的女孩子,因为这样就可以不用去上学了。可转念一想,如果不用上学但是要干活也不妙。所以呢,最好是到古代去,做一个闺阁里的小姐,这样就既不用上学,也不用干活啦。

但,还好我们永远都不是一个人。在令秧走出绣楼的十六年里,她遇到的男人和女人们,其实都不坏。我一直觉得我在隐隐地期待着什么,后来才知道,我是在期待令秧的生命里出现一个真正“体己”的人,可是没有。母亲和嫂子不是,云巧和蕙娘不是,连翘和小如不是,兰馨和三姑娘不是,虽然她们都曾有过这样的机缘。唐简不是,哥儿不是,唐璞不是,就连谢先生,其实也不是。

努力加载中...

书友评论

@木由:写得好棒~后天来就可以带给我看了~

@云中燕:看得有点想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