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安来到了匪我思存的领域,并失败了。

高跟鞋女王 2020-05-26 01:51:33

首先男主就是非常公式化的小言男主,运筹帷幄,掌控全局,守护女主,守护完了女主守护她女儿,忠诚的让人落泪。当然你可以说,这不是小言男主,这是个gay啊。这是没错,但就像上面说的,在本书大部分你根本感觉不到这一点,谢先生跟女主的所有化学反应就是一本小言里男主跟女主该有的所有化学反应。当然作者就怕你这么觉得,所以不忘在最后赶快点一下“不必缠绵,相互尊重,一起战斗”——他们是这个关系哦,可不是俗套的男女关系哦。没错,他们的确没上床,但也就剩没上床了。

我比较没料到这书会是笛安写的,除了男主是gay(但在本书的大部分我们甚至感觉不到)以外,这书完全可以是匪我思存写的。而且如果真是匪我思存来写,还应该会写的好一点。说实话,就连匪我思存都已经超越了通过虐身来虐心的阶段了。当作者让女主自己剁自己胳膊来使此书达到高潮的时候,真是已经绝望到一定地步了。

说回这篇评的开头,”悲伤“跟”卖惨“。悲伤是一种氛围,只能渲染而不是直写。最高段的悲伤是——你说不出谁是坏人,但悲剧就那么发生了,每个人都很正常,每个人都有苦衷,你谁也不能责怪。做到这一点需要很高的情节功力,让情节去为主角们开脱,而不是一味直接让角色们呻*吟”我无奈啊“”都是他们逼我啊“”不是这样我就得死啊“等等。

最后还有些零碎的点,比如故事背景是明朝,出现”皇上“”老爷“这种称谓真是很不应该。不过这也不是考据文,就不苛求了。

为什么《西决》会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就是因为笛安在那时还在很努力和正经的写悲伤,而不是从《南音》开始那种很low的卖惨(结尾南音被她的未婚夫xing虐)。但至少《南音》还在她的框架里,所以掩盖了很多匠气,至多觉得她是写的太满,过犹不及。而《南方有令秧》,她正式来到了小言们的框架里,所以真是遮不住了。

而”卖惨“就在于硬去捏造出恶人来让悲剧发生,比如长老,比如女主(她逼着连翘毒死罗大夫以封口的时候我真心忍不了了),比如那个凝聚了所有”为故事而故事“精髓的小角色侯武。当然,本书还是在很极力的写他们都有苦衷,都是迫不得已,恶人是谁呢?恶人是体制!是万恶的封建制度!但这种写法本身就是懒惰,而且站不住脚。从这一点其实可以看出青春文学作家的通病,他们所有作品的主题都差不多是——全世界都针对我,全世界都在害我,全世界只有我一个透明澄澈天真无邪的存在,然后是全世界把我变成了这么龌龊。

当然不能忘记小言标配的恶毒女二和痴情男二三四。云巧简直太脸谱化了,看似一辈子都在帮女主其实是等着你走上云端再让你摔的最狠。在结局让她反转一下,不但没达到出乎意料的效果,而且还让本书最后一点脱俗都消失了。男二三四不用费脑子,唐璞(”你在我心里长了十五年“),川少爷(”我来这里是为了让你准我纳妾?“),最后还有出场没多久就挂掉的老爷。不但人设狗血俗套到可耻,就连人物性格刻画——应该显出作者优越性的地方——都毫无亮点,浮皮潦草。

其实如果这书是随便哪个言情作者写的,还真算是不错。但这是笛安写的,是写出了《西决》的人写的,那么要求就应该高一些,所以只能给个差评了。

努力加载中...

书友评论

@甜筒不甜:写到心里去了

@微我无酒:关于卖惨和悲伤的看法写的真好。

@跑到你身边:谢先生不是男主……

@丫丫与源源:分析得很有道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