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南方有令秧】看完令秧,忽然就想再看一遍红楼

白框框 2020-05-26 01:51:37

>>>情节评

丫鬟是主子的影子,有时放大有时缩小,但又有着不输主子的性格。云巧是令秧的第一个丫鬟,说是主仆更像姐妹,所以令秧让她跟了老爷。

在功名和理想上,川少爷怀才不遇,还有点愤青。他算是有志之士,对这个世界一边失望愤慨一边妥协,最终还是沉默着接下了令秧的牌坊。川少爷比起谢先生差了太多,做不到淡泊出世,也不敢挑战规则,他终归只是个背负了太多家族期望的普通人罢了。

而在最初还没完全下定决心的时候,令秧不是没有犹豫过,不是没有纠结过,她想要一死方休却又觉得不甘,一边为了得到牌坊不择手段,一边又在谴责自己。好在她无情,才最终下定了决心,好在有个谢舜晖,在背后推了她一把。无论是出谋划策还是精神上的支持,令秧始终需要她的谢先生。

美笛在后记中说,不要再猜令秧的原型是不是她,与其猜令秧不如猜谢先生,看来还真是这样呢。美笛导演你好呀。

❤厚厚一本令秧看下来,看得整个人超级魔怔。加班的时候,搭档君蹲在我的脚边和我说私房话,我想都没想就问了一句——你怎么跪下了?

✿三姑娘

蕙娘心里没有极端的情感,没有太多的爱与恨,她是个识大体又有分寸的女人。她希望在唐家的每个人都能好好活着,能留下就留下,不能留下就好好打发了。蕙娘比令秧更适合做唐家的夫人。

第一感觉,好看呢,像缩减版红楼。也是宅子里的故事,尽管人物比不了红楼丰富,但每一位都个性鲜明,如果故事再写长些就好了,没看够。不喜欢一般意义上的古风,不喜欢打打杀杀和血流成河,但很喜欢红楼,也很喜欢令秧。

✿令秧

❀关于情感线:这本书肯定不是言情,情感戏最少的当属令秧。从生到死,不算谢先生,令秧一共有过三个男人,唐老爷、川少爷和九叔。嫁给唐老爷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同川少爷是为了活命,用谢舜晖的话讲就是,与九叔的偷情是她此生唯一一次沉溺。令秧的一生缺爱缺得可怜,好在她不懂爱,好在有个谢先生始终护着她,并在她死后一直怀念她。

无论古今,世上总存在一种人,不爱走正轨,忽视甚至厌恶功名,然而这种人但分有点才华,却又常常流连于走正轨走得很成功的人所组成的圈子里,倍受重视和青睐。说是不愿同流合污,其实不过任性罢了,做不到为了所谓功名压制自己,而这任性又被走正轨的人当作了个性。文中的谢先生便是这种人了。

算算看,等令秧真的等了好久啊,当初连载只看了一回,之后就默默等单行本了,因为只看开头比看一半等起来要容易些。然后订了预售,快递居然一直拖,APEC假期才送到,每天晚上看,看了一个星期,看完了。

尽管美笛在扉页上写了“愿各位喜欢令秧”,可看到最后也还是没能喜欢上她。令秧不是节妇,但她确实是烈妇,对人对己都太狠了。为了活命利用川少爷,用完便冷静地推开,为了平息流言蜚语自断手臂,帮微姐儿安排好了最安稳幸福的未来,却一句话都不愿解释,宁可被众人甚至微姐儿误会……就像谢先生说的那样,令秧所有吸引他的优点,全部生发于无情。这无情令她闪闪发光,却又不免让人感觉心凉,令秧很烈,是冰的那种凛冽。

兰馨同样是个隐忍的女人,同样的冷漠和厌世,但她的冷不像三姑娘一样冷到骨子里,冷淡的态度是她为自己撑起的保护层。三姑娘和兰馨看上去是那般相似,因而惺惺相惜,本质上却又大相径庭。三姑娘说到底是个识大体的女人,她不用人教就知道怎样做才能过上最轻松安稳的生活,所以即使厌恶夫君,依旧很少反抗。而兰馨是不同的,她比三姑娘爱的深,性格也更激烈,拒绝夫君没有子嗣,大体对她来说无足轻重。可惜她爱的人在她和大体之间选择了大体,反抗最终换来的只有漫长的看不到尽头的等待。

✿谢舜晖

而它却是令秧的事业。这个角度新得出人意料,你说古代不会真有这样聪明又冷漠的女人吧?不不不,古代的人和事,谁又能说得准呢,既然有不入流俗的黛玉,令秧当然也有存在的可能。

✿兰馨

微姐儿就是活脱脱一个小令秧,被无情塑造出的不输给娘亲的无情。令秧对微姐儿爱恨交织,因为微姐儿的存在就是她和川少爷不伦的证据,她会引起令秧的自责。但毕竟微姐儿是她的女儿,令秧还是希望她好,所以将其托付给了知己谢先生,却不能告诉任何人包括微姐儿,她其实不会真的守寡,提点的责任全部交予谢舜晖了。

蕙娘的紫藤和主子很像,大气温婉,十足的正室范儿,能做到对主子和夫君的私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而因此引来侯武的注目。虽然侯武拒绝不了蕙娘,但紫藤至少对他来说不只是一个摆设。

蕙娘同样不是贞洁烈妇,除了有恩于她的唐简,她也爱侯武,即便是听了侯武的身世和复仇计划,也没有吃惊和避开,她留下了他,他变成了她的心腹,同时也对令秧忠诚,为整个唐家效忠。

✿云巧

>>>后记

如果放在当今,令秧大概就是那种为了出人头地一心打拼事业的女强人吧,冷冰冰的很倔强很绝决。在未达成人生目标的时候,她心里只有牌坊,只要是会妨碍她拿到牌坊的人,都要拒之千里,无论伤不伤害。而人生目标一旦达成,所有的自控瞬间瓦解,先前的态度从“不”变成了“好”,她爱了九叔。她还想死,她其实根本不必去死,令秧说她累了?人生目标已经达成,活着便没什么意义,也没什么意思了,她真正想要表达的是这个吧。

除了早逝的前夫人,云巧是唯一没有背叛老爷的女人,她生了遗腹子当归,又帮令秧养了她的微姐儿。如果能守到50岁,云巧是最有资格拿那个牌坊的人,然而她却没有这个机会,因为她的身份不是正房夫人。但实际上云巧对牌坊并没有太大兴趣,她的愿望和蕙娘一样,不过是想唐家能够死灰复燃,想和唐家人一起好好地活着。可她伺候过的令秧却也不肯帮她实现这个愿望,在令秧心里牌坊是放在第一位的,她终究没有办法同蕙娘同云巧一起安分地生活。所以云巧最终还是恨了令秧,那个她曾经发誓要效忠一生的夫人。

✿川少爷

>>>人物评

❀关于疑点:故事中从一开始就有,作为导火索,最后却也没有解释清楚的,便是老夫人的病。侯武之父是否真因与老夫人偷情被唐老爷发现自杀,到底也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不过蕙娘没有否认,但她了解的也未必就是真相。令秧说,感觉老夫人想要告诉她们什么。老夫人发疯将唐老爷推下楼,也许是对于他杀死她情人的报复。不知是不是误读了。

三姑娘一点都不像蕙娘,倒是更像令秧,无情又倔强。但她比令秧聪慧些,看得透许多事。然而也因为缺少懵懂所带来的鲁莽,三姑娘无法像令秧一样冲破规则的牢笼,她只能不断地以爱之名伤害兰馨,最后看着她死,连葬礼都没有参加。

>>>总评

如果说令秧是冰,那么谢舜晖就是火,看到同样独特的她,而且还是与他截然相反的独特,他动心了。令秧的心愿,她倾尽所有想要完成的事业,更让他动心,因为那是需要智慧和冒险才能达成的。很难说令秧和她的谢先生之间到底是不是爱,到底有没有爱,但他们无暇谈情说爱,他们是同谋是共犯,他们相互配合利用规则在做大事。相比牌坊本身,令秧真正想要的是成为一个传奇,而谢舜晖,不知道他是否一直在等待这样一个机会,能够将走正轨的人甚至是制定规则的人,玩弄于股掌之上。

说实话完全没有懂,他怎么会为兰馨伤心为她哭,川少爷爱的不应该是令秧么?从最开始的爱慕,到成为名义上的母子,实际上的夫妻,共同拥有微姐儿这个孩子,川少爷不该是一直爱着令秧么?尽管这爱因为她的拒绝和疏远,慢慢变成失望最后变成恨,那也是因爱生恨。所以他到底在哭什么?他有哪怕一刻爱过兰馨么?没有吧,只是直到她死,他才发现原来自己的房中还有这样一个女人。

✿蕙姨娘

❤看完令秧,忽然就想再看一遍红楼。

很难说清到底是什么,让三姑娘从一个为了不裹脚哭闹又以死相挟的熊孩子,变成一个人偶般冷淡的女人。大概可能也许是失望吧,是看清了无论再怎么哭闹,也还是要裹脚,无论再怎么挣扎,也还是很难不去走正轨,哭闹和挣扎只换来了兰馨的怜惜和爱。所以她学会了忍耐,冷漠而厌世,对一切人事喜欢嘲讽地一笑了之。

当初自己蠢得要命,真以为牌坊是颁给节妇的奖杯,是个值得赞许的好东西。然后被朋友吐槽说,你到底懂不懂,牌坊代表了封建。之后才明白,牌坊对于一些贞洁烈妇也许真的是褒奖,但对更多自夫君死去就只能被迫守寡的女人来说,是埋葬青春与爱的墓碑。

>>>前言

在写情节评之前,让我们先来顺一遍情节:

✿丫鬟们

而她们的核心是令秧,下手最狠玩得最大的也是令秧。唐氏一族的大权掌握在长老手里,休宁的大权掌握在官府手里,天下的大权掌握在天子手里,但唐家人会演戏、会炒作、会利用规则,就算无法制定规则,也要学会利用它。最终谢先生与令秧携手造就的,不只是一座牌坊,还是一个传奇,唐家的东山再起和令秧精彩的不曾虚度的一生。

❀关于绣玉阁:谢先生怕是死也想不到,出自他手的绣玉阁变成了令秧和九叔私通的暗语。为什么文绣在受过一次教训后,明明猜不到门外的人是亡夫,还会去开门?其实答案很简单,她想开门。第一次开门也许是想起了亡夫,所以心生怜悯,又因对亡夫忠贞,自断手臂。而第二次,就算不是亡夫,也想找一个人代替亡夫,重新以同样的方式再爱一次。毕竟一个人守寡的日子太苦了。

蕙娘是个聪明的女人,比令秧聪明,又见过世面,懂得人情世故和运筹帷幄。但她没有令秧的野心,因此再多的聪明也仅限于掌控唐家的运转。落难千金沦于教坊,老爷唐简带她回唐家,又将诸多权力交到她的手中,对于这样的生活,蕙娘显然已经很满足了,维持唐家的运转就是她生存的价值。蕙娘是唐家大宅的王熙凤,但比王熙凤人缘口碑要好。

❤不知道令秧是不是像红楼一样藏着什么隐喻(笑)

(此处有剧透,观看请慎重)

云巧是可怜的,她去告发令秧的时候,知府大人明知道她的话有理,也还是要判她一派胡言。因为她斗不过令秧,更斗不过这世上的规则,令秧踩着规则一路高升,美名已经传到天子耳朵里去,彼时的令秧已是整个休宁的荣耀,岂是她一个长久闭门不出的寡妇扳得倒的。

❀关于主线:整个故事就是一出由谢舜晖导由令秧演的戏,蒙骗了唐家人、唐族人、官府、天子和一切世人。最初并没有一个完备的剧本,只有主题——如何让令秧以一个贞洁烈妇的形象出现在世人面前,并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尔后随着故事的发展,谢舜晖看准各种机会,给令秧增添戏份,违背事实的情节越来越多,而令秧的演技也越来越好。最终她被唐家人误会,被世人崇拜,这场戏演得十分成功。而这成功很难复制,因为它需要一个擅于掌控故事走向又能够随机应变的导演,和一个无知者无畏的演员。

因为之前真有去过休宁这个地方,看过排成长龙的牌坊,还被当地人教过怎么拍牌坊群才壮观,所以在看《令秧》的时候简直要穿越了,脑补从古徽州深宅里走出来的令秧,站在自己的牌坊旁,心不在焉地笑着。牌坊群的所在野花摇曳,是个阳光明媚的地方。

谢舜晖让文绣与亡夫重逢,写了一个好的结局。而绣玉阁真实结局的走向,却点醒了令秧,完成了她此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沉溺。成了名,懂了爱,这就是令秧完满的人生。

走进唐家和从唐家走出来的女人每一个都不简单。就像老夫人说的那样,女人都是淫妇,唐家深宅中没有节妇,除了云巧,但云巧也并不那么在意操守,比起已逝的老爷,她显然更看重活着的令秧,所以也可以说,唐家深宅中没有精神上的节妇,节操在这里早就碎成渣了。

✿微姐儿

第二个是连翘,比起云巧的温柔体贴,连翘更像是保镖,也更被令秧所需要。遇见云巧的时候,令秧需要的不过是深宅中的陪伴,有云巧一起说说私房话就已足够。而连翘被调来令秧身边时,她需要的是有人与她并肩作战,那个人不会是云巧,只能是连翘,所以就算她嫁掉,令秧依旧对她念念不忘。因为给予了太多的信任和依赖,她才愈发接受不了连翘的失约,尽管当初嫁得心不甘情不愿,连翘没有令秧那么无情,无法割舍掉与她同眠共枕的夫君。

美笛是我的小女神,从《宇宙》认识她,到《龙城》爱上她,最心水的那篇《怀念小龙女》更是反反复复看了许多遍。这一次的《令秧》能买到签名版真是开心死了。

年方十六的令秧嫁给四十六岁的唐老爷,成为了唐家大宅的填房夫人,彼时的她天真懵懂,安慰自己婆家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在来到唐家之后,她结识了丫鬟云巧,将其变成姨娘,后又同唐宅里的话题人物蕙娘相熟,日子过得不坏。可好景不长,上元节时,发疯的老夫人将唐老爷推下楼,没过多久老爷就死了。唐氏一族的长老抓令秧去祠堂,逼迫她以死明志,为唐氏换取一块多年未得的贞节牌坊。令秧运气好被机智的门婆子所救抬回唐家,众人商量让令秧生一个川少爷的孩子,假装那是老爷的遗腹子,以此活命。蕙娘打着教川少爷功课的名号,请娘家的表亲谢先生来唐宅,为令秧的事出主意,谢舜晖与令秧相遇。令秧生下微姐儿,谢先生答应助其拿到牌坊,不必非要等到五十岁。谢舜晖利用自己在官道上的关系,提议让令秧主持百孀宴,创造机会让官府知道唐家有这样一个贞洁烈妇。小厮侯武为报杀父之仇潜伏唐家多年,开始散布令秧的秘密,流言蜚语渐起。蕙娘之女三姑娘同川少爷之妻兰馨相好,出嫁后回来躲难,混蛋夫君将令秧的秘密彻底公之于众。谢舜晖导了一场贞烈苦肉计,让令秧出演,自断左臂以明志。接着以令秧为原型,编了一剧《绣玉阁》广为流传。官府与宦官之争中发生冲突,谢舜晖将一受伤宦官送至唐宅,宦官伤愈后终于把令秧的故事传进了皇上耳中。令秧得牌坊,川少爷中举,唐家光耀门楣。令秧与族中九叔偷情怀孕,终以死掩盖所有事实。

连翘之后的小如,更像是个孩子,会对令秧口无遮拦,会痴心妄想,虽然被令秧责骂又断了念想,依旧对她忠诚。

努力加载中...

书友评论

@脆骨紳士:喜欢看你的书评?每个人物分析都好透彻总觉得笛安写的每个人物都很有灵气 真的活过一样 大概是因为美笛也是浑身灵气ヽ(〃∀〃)ノ喜欢

@...:好好好

@乌龟妹妹yeah:遇到不懂的时候就回来到豆瓣,看到你的书评,打心里觉得踏实,就像是埋在心里嫁不出去的女孩子,最后都找到了归宿。

@Tenten:“你怎么跪下了”哈哈哈哈好可爱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