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安的第一本书

旁观者。 2020-05-26 01:52:01

克制就是令秧一句荡气回肠的——“谢先生,如果我是男人,就同你结为兄弟。”

令秧的成长之路和甄嬛不无相似之初,一路跌跌撞撞,但还好总不乏人伸手相助,虽然这之间同盟友情不断被爱情和亲情击败,但还好有幕后诸葛亮——谢舜辉。

这个原因,让我一拿到手,便不禁对这书更添了几分好感。

而放肆就是相会唐璞于祠堂,就是不顾一切,跟我走。

——她终于可以用自己的名字来概括一本自己的书。

她被制度推向了一条坎坷的人生之路,以至于疏忽了自己感情的“成长”——她执意要自己的女儿直接去守寡,在她的价值观里,这条路比寻一个差劲的夫婿和如自己一般田地的守寡都好,她相信谢舜辉会替她照顾自己的女儿。

怎么解释这个情节复杂的故事呢?老少配,乱伦,同性恋,自残,守节,偷情,自杀……每一个点都能令人咂舌了,但是对的,这故事集合了这些全部的点来讲述。爆点会少吗?

好像也不能的,那种制度让他以为这是孝义。

故事从万历十七年讲起,这个阶段大概也是明朝一个特殊的阶段,神奇的万历十五年刚过不久,想来唐简的告老还乡也不会是简单地回归故里。明朝的士大夫大部分都有一种耿直地不像话的病,所以这老头儿一回来就给自己亲娘逼疯了。

说回主角,令秧,作者说这是一个天真锋利的女人,在俗世中通过玩弄制度成全了自己。依我看,未必可以把令秧归为锋利的女人,事实是更多的时候这是一个隐忍女人——制度磨砺了她的棱角,也成全了她归宿于命运的“传奇”。

人们可以不解她的这种执拗,如云巧,但谢舜辉了解这种不成长的感情观,形成了令秧天真单纯却又决绝的处事风格,道是无情,却有情,只可惜世人不懂。虽然最终她转变自己的想法,但云巧终是不知道了。

初看有一种《甄嬛传》与《红楼梦》杂交的感觉,连翘出来不自觉代入了槿汐,蕙娘不自觉代入了王熙凤。但是只要看下去就会嗅到笛安浓郁的个人风格,这是她的故事。

写到这,想起韩寒《后会无期》里的一句话——“喜欢就会放肆,但爱就是克制”

你能说他残忍吗?

之所以称这是笛安的第一本书,是因为在这本书的封面、腰封、封底,再没有XX和XX联袂推荐,也没有XX最看好的青年的作家,更没有一些虚无的名号。这次代表笛安的只是素蓝封面著字前面的两个字——“笛安”。

克制就是谢舜辉的一直怀念。

整个故事延续笛安的风格,借鞭挞明朝守节的制度表明了自己一贯主张女性自由的想法,同时似乎还表现了几种男女感情存在的,形式吧。不过给4星,是因为在在这个故事里有很多人物的出现过于酱油,比如沈清玥,比如谢舜辉一直保护的戏子,比如一路从不食人间烟火的翩翩佳公子变成凡夫俗子的唐炎。这些人出现的时候,心里总有一个想法——嘿!有戏!结果都没戏╮(╯▽╰)╭

不过如果这故事继续按照这样写过去,唐炎有幸为官至天启登基,按照明朝狗仔队的八卦能力,可能就是彻头彻尾的悲剧了。

“荣耀变哀荣”的结局并没有多震撼,可以说,这是令秧最好,也是最合理的归宿,折腾了这十几年,也算看尽冷暖,得到了想要的,如果继续以前的生活可能就真的是“传奇”了。

她的女主角素来固执、天真、矛盾、坚强、不服输,看到一半的时候,我想我在《光辉岁月》里已经见过令秧的影子,如是。

笛安的写作一直给我一种感觉——故事里的人物承载了她的感情、悲喜,而她则如一个旁观者一样,看着他们挣扎、纠结,却不动声色,这种冷静浸在她的文字里形成一种特别的调调。

旁人只道谢舜辉帮助令秧是没有缘由,却忘了他第一次见令秧就生出“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的想法,而他恐惧仕途,却聪明地知道看书能止住夫人的哭泣。如此这般,真的只是作为“盟友”一直怀念令秧吗?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