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出阳关无故人。

仙姑不是鲜菇 2020-05-26 01:52:19

兰馨看似低调,却活得最张扬最自我,而三姑娘过得最明白,人生的那一个”终归“最终圈住了她,在那个大宅子里,令秧似乎是最懵懂的,她却凭着那股子迷糊下了恨心,砍了手,救了人,成全了自己。

每逢清明雨好,他便想洒一杯酒,与她共饮。

当然也不是我们常说的蓝颜或是男闺蜜。我总觉得友情是需要岁月的积淀是通过共同的回忆培养出来的,而爱情是一触即发的。

就像唐璞,令秧身上的天真也一样地吸引着谢先生,可他选择了另一种跟她在一起的方式,成为了她的倚靠。从上了同一条贼船这样略带尴尬的关系,到后来为她苦心经营谱写颂歌,甚至最后平和地送她离开。

看到结尾都没明白谢先生为什么要帮令秧,从他自身出发似乎怎么看也不像是会对牌坊感兴趣的人。

他不会劝她,因为他们的心思或许已经融在了一块。

西出阳关无故人。你若去了,这人世间我便是没有故人了。

不是那种拥有强烈占有欲的爱情,对于令秧和其他男人的关系谢先生坦然接受,心平气和地为她处理麻烦。

因为她遇上了谢先生。

在那个理学心学碰撞的时代里,在尚且闭塞的徽州小镇里,似乎每个人都蠢蠢欲动地想要改变些什么,得到些什么。

所以谢先生就这样安安静静地送走了她,他必然是舍不得的,却也至始至终、义无反顾地顺从着令秧所有的心思。

只有令秧,遇上了一个谢先生。

令秧与谢先生这种故人的感情,确实是因为多年来的扶持让彼此拥有了常人无法理解的理解,而究其根源,也不过是一次偶然的帮助,而谢先生之所以愿意帮助令秧,便是因为她身上有着让人着迷的地方吧。

拿到牌坊的那天应该是令秧一生中最好的年华,她身上迷人的天真又添了几分岁月带来的成熟,可以想象还会有人接二连三地为她倾倒。

兰馨遇上心在别处的川哥儿,形同陌路。三姑娘那位酒气熏天的姑爷把她拽入了世俗的圈子。连翘那位大夫,叫她入了爱情的魔障。

他们之间的关系应该就是作者想要描写的一种难以定义的感情。

然后看到了笛安给出的解释,【这个故事里,不能说没有爱情,但是谢先生和令秧之间,那种惺惺相惜,那种荣辱与共,那种互相理解——在我眼里,其实这才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关系最理想的模式:不必缠绵,相互尊重,一起战斗。】

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便成了一句”他一直怀念她。“

可是她必须去死,只要她活着,她的这种美就会带她走向身败名裂。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