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信仰叫做飞蛾扑火

川者 2020-05-26 01:52:22

——写在前面

故事的节奏在这一刻陡然加快了速度。令秧成为了一个孀妇。笛安花了大幅笔墨描写了令秧被族中长老领在祠堂听训的片段,准确地说,长老想要她去死,来成全一座贞节牌坊,造福全族。大约是因为,笛安自己也清楚,自己笔下的这个人,令秧,这个曾经眼睛里有着某种清亮的女孩,在这一刻开始了属于她的变化。她有了一份属于自己的信仰。或者说,活着的依靠。

然而,这本小说其实写到最后,也没有明确地告诉大家一个结局。

在现在这个记忆都支离破碎的时代,要记住一本小说实在太难。但《南方有令秧》让我做到了。

但是,其实结局早在一开篇就昭然若揭。便是那位老妇人。这个故事,这里面的每一个人,都不可或缺。都成了令秧的一种影射。唐简影射着令秧内心单纯的死去,谢先生影射着令秧内心对贞节牌坊的渴望,川少爷影射着令秧心中那份越来越深的孤绝,蕙姨娘影射着令秧孤绝深处那份对爱情的渴望,连翘影射着令秧那份对爱情的嫉妒,候武影射着最后,令秧在自己人生千疮百孔之后,那份经历了内心的跌宕起伏之后,对一切的放下。

从最初在《最小说》上读到,便有一瞬间的惊艳。后来,不再读《最小说》,却记住了这个连载,心里想着,等以后出来单行本,要买一本好好看看全貌才好。却又来不及等到全貌出来的那一天,当《收获》长篇卷号收录并将其刊发出来,我便迫不及待地到报刊亭委托老板娘帮我订了一本。

出嫁后,令秧的日子照旧过得宁静,心安理得地享受着周围人带来的那份复杂的宽容。她眼睛里某些不一样的纯真与光亮总是让人觉得她是一个需要被照顾的孩子。她的丈夫唐简如此,管家娘子如此,蕙姨娘如此,云巧如此,连翘如此,似乎身边所有的人都如此……

唯有老妇人,影射了令秧最后的结局。

在我的记忆里,令秧是一个干净得让人会联想起夏蝉透明的蝉翼的姑娘。出嫁前,她待在那个窄窄的阁楼上,计较着自己心中对表格与表姐之间那点事微不足道的嫉妒,计较着自己的嫂子又该说自己的淡淡的思绪,计较着她对来日出嫁后的日子的想象……从一开始,令秧的日子便过得这般有种仿佛水到渠成的宁静。

谢先生究竟是出于何种原因开始欣赏她,并且帮助她?他运用他的见识、人脉,将令秧塑造成众人眼里望而生畏的贞烈女人的榜样。大约没有原因,就是那份欣赏。谢先生有才,却不再去应试,因为他畏惧。他遇到了同样一个与他惺惺相惜的人,在这个身不由己的时代,却拼命地想要拥有一点什么,便是这点什么,让她逐渐奋不顾身,也让他投注心力。

再怎么样,也就是这样的一生了……

直到那个转折。唐简的死去。

这是一本没有爱情的小说。唯一的一点儿爱情,或许在于那个属于唐简和令秧的新婚之夜。然而就是那个新婚之夜,在令秧进入唐家的第一个晚上,就预示了令秧后来的一生。老妇人发病将府中闹醒,唐简不得不去看看。令秧眨着一双宁静的眼睛,有些好奇,也有些彷徨。

该怎样说?这本小说里面揭示的那么多种种复杂的关系,其实都以一件事为隐喻,那便是交合。川少爷与令秧的交合,蕙姨娘与候武的交合,蕙姨娘曾经与唐简的交合,连翘与大夫的交合,三姐儿与川少夫人的交合……种种,每一次,都预示着一个转折,或者说,令秧对贞节牌坊欲望的加深。

拿到杂志的那个晚上,从深夜凌晨,在台灯下一口气读完,已是凌晨五点,快要天亮的当口,宿舍外面的走廊上有早起的人打水的声响,楼下也响起了通宵的人敲门的声音。我呵出长长一口气,却依然觉得有些堵。

努力加载中...

书友评论

@愛しません:结局在单行本里……收获不是全稿……

@川者:买了书之后会进行修改的,之前不知道

@愛しません:看一下豆油~

@川者:可以的,用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