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见

渺渺 2020-05-26 01:52:34

不得不说,她已经做了许多的尝试和改变:放弃了她擅长的偏欧风的大段描写,改用古白话式的口吻讲话;研究很多相关的历史背景,至少在各类名词的运用上避免了硬伤。但是,这也正是她的失手之处,她的进步并不明显,甚至可以说,这不像是她沉淀之后交出来的文章。除去惯用的“羞涩”“苍白”,以及用断句来强调一个动作的方式保持了她的语言风格,其余的,让人难以置信。

按她说的,她写了一种攻守同盟,一种不计回报得失的相互信赖。

她保持了原有的遣词方式,她表达的仍是一种笨拙的美,一种以怨报德,一种有破坏力的情感。牺牲是一种美,她对此深信不移。

同时,联想到《文艺风赏》所面对的行售窘境——起码于我所见,《风赏》总是不如《文艺风象》卖得更多。纯文学的式微,乃至于整个实体书所面对的困境,都可以说成理由。但需要深思的是,《风赏》很多时候教人直呼“看不懂”,是其不可忽视的短板之一。新锐不一定是小众,严肃文学也不一定曲高和寡,有时候,《风赏》的杂志定位,是不是太矫情了一点呢。作者群的狭小,在保证风格的同时,也减少了一种“百家争鸣”的气氛。杂志不该挑作者,应该是选文章。

是不是可以归罪于最世的运作方式——为了保证作者的“出镜率”,基本上不会隔太久就要推出新书;同时也注重着吸收社会上、网络上的热点因素。这是成功,也是失败。但我相信,笛安她,本可以做的更好的。

难免冲撞,班门弄斧,请谅解。

我有点惋惜,但并不遗憾。

但她放弃的博喻式的比喻,放弃的炫技一般的强大词汇量,放弃的血肉鲜活的人物形象,让人忍不住扼腕叹息。她把“个人辨识度”的保持僵化在了惯用词的使用。而非早先她自己认识到的“一种字与字之间的节奏”(《告别天堂》语),这一点她做的不如同期的落落。她放弃了,或是说懈怠了对细节以及伏笔的打磨,比照《东霓》中不动声色的埋伏,《南方》中的笔墨简直粗糙到天真了。她想用“言有尽而意无穷”以达到的效果,用的太多反叫人看不明白。她是一个野心很大的人,她想写很多,却无力驾驭起更庞大的架构,半弃不弃的文字给了小说太多赘笔。

她的野心,同社会上某种商业的气氛缠绕在一起,很多人把这样的心态,叫浮躁。

头一次看见她,他便觉得,这位夫人是从王江宁的七绝里走下来的。“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她就是那样的少妇……]

我怀念的是初见笛安,她能像呼吸一样,把她骨子里的孤独和不同寻常,物质成文字的体现。她是一个世间居住了太久的老灵魂(郭敬明语),让人心颤地想躲,躲她文字里那些扣合自己青春的迷乱与天真。然而日子一去不复返,面对历史,面对令秧,她好像变回了一个懵懂的少女,是南音,是宋天杨,是昭昭,是雪碧,是那些曾经灰飞烟灭但是生生不息的,尝试的勇气。

当然,我也不是说《文艺风象》就做的完美无瑕,只是它的“接地气”给了它更多的读者。凡事不能过度被比较,但也不能缺了比较,否则动力不足,也是坏事。

可能因为这样的创新,她这本小说最大的别扭之处,就是文字的“隔”。不是雾里看花的美,而是隔膜、隔离、看不清楚、弄不明白,让人体味不真。这是该归咎于第三人称叙事,还是归咎于历史题材的使用?当然,她也曾试过历史题材,只不过是短篇小说——在《最小说》的初期,她写过一篇《竹林七贤》——篇幅和容量自然不能与长篇相提并论。

姑且不论笛安这个漂亮的比喻是否恰当,我只是用它做个开头。她最新的《南方有令秧》,实在是不尽如人意。

[

难得一见她用第三人称角度叙事——我以为她是一个足够自信也足够冷静的作者——她太擅长第一人称了,“龙城三部曲”,《告别天堂》诸篇,熟悉得就像“讲故事”而非“编故事”一样。她写的故事都底气十足,主观到让读者常常怀疑是否是她亲身经历。除去作为作家不可避免的宿命,更多的,是因为她写的人物总有些许相似:美丽而强韧的女人,她会略有羞涩,智商不一定高却足够聪明,跟若干个男人纠缠不清;以及陪伴着她的男人,不一定因为爱情,但一定存着爱——或者说,不一定想和她有什么过分的念头,但一定愿意为了她付出一些东西。这不免让人怀疑,这千千万万张动人的脸,背后是不是都藏着一块属于她的灵魂碎片。

努力加载中...

书友评论

@Almond:说来也有意思呢,我在这众多的书评中只想找一篇评分不那么高的来看。而你似乎是说到我心坎里去了。也许是对于这本书期望过高,而它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你说“她保持了原有的遣词方式,她表达的仍是一种笨拙的美,一种以怨报德,一种有破坏力的情感。”我也真实地感受得到,我爱的就是这样的一种感觉。然而,不知出于何种原因,我不想承认这本书并不出色。很钝,我不知道该怎么比喻,就是很钝。力量不够,连出于炫耀的锋利都没有。最多是气势没变。

@MintG。:同楼上,特意来找了评分不够高的评论来看,没想到能看到认真的评论。上文写到的某些部分真的不能同意更多。不知道这样说是不是太过分,但我的直观感受是,在读完她以前的作品时,我会觉得,笛安真的很会讲故事,以及这是一个好看的故事,是一次愉快的阅读过程。但是这一次并没有这样的感觉,我并不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故事,一方面可能本来剧情有一些阴森,另一方面可能是像楼主说到,这次的描述手法和她从前的并不相同,而我并不觉得这是更好的方法,甚至有些段落会矫情到让人吐槽。在青年作家里觉得笛安的文字水平叙述能力很棒,但是这一次同意楼主的说法,我并不认为她比从前进步。只是说说个人看法,也仅限于个人看法而已,请谅解。

@渺渺:一直没有上过,考试之前随手写的。对于两位评价,人海茫茫,相逢酒少。倘一杯尚可,成友可乎?

@Almond:这种回复的时间跨度有种奇妙的感觉呢。你好

@渺渺:O(∩_∩)O哈哈~高三党不解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