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愿令秧有晴天

青椒 2020-05-26 01:52:38

但愿令秧有晴天。

坦白说,跟其他描写古代的小说比起来,笛安的这本书并不是特别的出众,但是看得出笛安做了很多的功课,唱戏的段子,说话的方式,环环相扣的故事,宅子里深藏的秘密。画面感既强烈又缓慢,像极了令秧急促又笃定的一生。感情在这本书里,大多都是配角,但也正是数段不为人知的感情成就了令秧的传奇。在她被救起的那个晚上,她大约就知道这辈子是不可能为自己而活了,那块牌坊是她最好的归宿,所以她没有犹豫的就砍下自己的左臂,冰冷麻木的继续这条路。也有柔情的时候,比如她跟儿媳妇兰馨学写字的时候,跟谢先生说话的时候,好像只有那些片刻是属于她自己的,其他的都在步步为营。十三岁出嫁的时候令秧大概不可能想到自己以后会成为整个休宁最仰仗的人,也许当命运选择你的时候,不管怎么抵抗,最终都会走上这条路。从她开始依附着男人生存,到整个族里都对她敬重,不得不说,有时候女人的成长和脱变可以改变一切,然而她也不过是命运的一颗棋子,时代成就了她,也毁灭了她。

在《南方有令秧》中,笛安放弃了对情爱的描写,更多的是对人物内心的探索,感情也不过是通向人性深处的一个桥梁。虽然是明朝时期的事情,可是比较来看,放在今日也并无不妥,结束青春的时候,我们该走向何处呢?到了那个时候也许我们就不得不停下来了,也许我们会发现,比起跟这个世界的联系,自我的联系或许才是最重要的,不管愿不愿意承认,个体与个体之间的疏离有时候是任何语言都抵抗不了的,寻找是个漫长的道路,但哪怕是痛苦的探索,也会透露出一种清醒的愉悦。在新作中,笛安放弃了擅长的写作手法,与以往放肆渲染的表达不同,这次冷静又克制,常常点到为止,也许她不忍心将令秧撕开太多,也许她只是以一个旁观者身份在说一个故事,这大概是小说的好处了,写小说和读小说的人好像越来越少了,我们都希望直接得到正确的指引,不舍得浪费太多的时间在思考上,恨不得有人站出来直接给你指条明路好最快达到目的地。然而小说是不具有引导性的,它只提供氛围,不告诉你关于生活的任何道理,一切都是自由的,哪怕是带有消极的毁灭性的的思考。

笛安的作品大概是所有80后作家中,我看的最多的。从最早的《告别天堂》到龙城三部曲(《西决》,《东霓》,《南音》),《圆寂》,《姐姐的丛林》,《怀念小龙女》,甚至是还未正式发行的新作《南方有令秧》(首发在《收获》),每一次她似乎都能带着新的着力点出发,这一次她抛弃青春文学的思路虚构了古代明朝时期一个贞洁烈妇的故事。

80后的作家大多都写有关青春的故事,大约是因为这最会引起共鸣,谁没青春过呢?可是青春走完了呢?

努力加载中...

书友评论

@青椒:看完就觉得小说会被搬上屏幕,如果真这样的话感觉唐嫣倒是蛮适合令秧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