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上一章:第28章 下一章:第30章

努力加载中...

她猛地将目光投向他,接着又快速转向水杯。杰罗德似乎用被狗咬剩的那部分完好的脸朝她狞笑着。她再次努力启动思绪,经过一番努力后,思绪开始转动了。

“也算是竭尽全力了。”她接着说。而且这是真的,是不是?局势以一种残酷的方式呈现出一种体面的简捷。当然,她不想血竭身亡——谁会想呢?但这也比变本加厉的痉挛与乾渴强得多。更何况它将会再次出现,管它是什么。

她失去了那罐妮维雅面霜,但是,至少还有一件别的润滑剂来源留给了她,是不是?用另一种方法走向希望之乡——那就是血液。在凝结成块之前,血几乎和油一样润滑。

那会疼得要死的,杰西。

“我在听着呢。”她告诉空蕩蕩的屋子。她也在看着,她看的是杯子。三四年前她在西尔斯大厦降价销售时买了一套十二个杯子,那是其中的一个。到现在为止,其中六只或者是八只已经打碎了,很快又有一只要被打碎。她苦着脸嚥了口唾液,就像试图嚥下卡在喉咙里用法兰绒布包着的一块石头似的。“我在仔细听着呢,相信我。”“好的。因为你一旦开始着手这件事,你就不能再停下来。一切都会很快发生,因为你的身体系统已经脱水了。但得记住这一点:即使事情出了差错——

一张便条,上面说我已把你送到急救室,这样他们能够为你缝合上几个手指的伤口。

她花了十分钟时间一遍又一遍地思考着行动的步骤。事实上,没有多少可想的——她要做的事项极具危险但不複杂。她还是在头脑中把每一个步骤预演了好几遍,寻找可能使她丧失求生的最后一次机会的细小漏洞。她没找到。最后只有一个主要的不利因素了——这件事必须做得非常快,要在血液开始凝固之前做好。可能产生的结果只有两个:要么迅速脱身,要么昏迷、死亡。

是的,当然会疼得要死。但是她想,她在什么地方听说过或者读到过,手腕上的神经比身体许多要害部位的神经要少些。这就是为什么自从有了罗马帝国以来,更可取的自杀方法就是切割手腕,尤其是放在一桶热水里把手腕割破。而且,她已经处于半麻木状态了。“从一开始,让他将我锁到这东西里,我就是半麻木的了。”她哑声说道。

她用发乾的舌头舔乾燥的嘴唇,抓住了混乱飘忽的思绪,想把它们理出个头绪,就像她去拿面霜前所做的那样。面霜现在就躺在床边的地上,毫无用处了。她发现,正常思考越来越困难了。她老是断断续续地听到那首黑人感伤民歌,老是闻到爸爸的古龙香水味,老是感觉到贴着她屁股的那个硬东西的存在。接着是杰罗德。他好像就躺在那里跟她说话。

是的,当然会的。可是如果她根本不去切割手腕,她就会躺在这儿,直至死于疼痛发作或脱水……或者直到她那带着骨头箱子的朋友今夜再度出现。

现在杰西理解了回忆伤心往事的目的。理解了宝贝一直试图告诉她的事情——和老亚当斯毫无关係,与她的旧棉布短裤上那湿块的矿物质淡味也没关係,它和那仔仔细细从倒塌的旧棚屋窗户上切割下来的半打玻璃片大有关係。

她把整个事情又检查了一遍——并不是推延那必定使人难受的事情,而是检查它,就像检查她织的围巾上有无脱针或丢针那样——此时,太阳继续稳稳地行进着。在屋后的游廊里,那只狗站了起来,丢开了它一直在啃的一块亮晶晶的软骨。它向树林缓缓跑去,它又闻到了一丝那种黑色阴森的气息。它的肚子装得满满的,即便一丝气息也太多了。

杰西一边对着空屋说着这些话,一边猛地睁开了眼睛。她看到的第一件东西便是那只空杯子:杰罗德的水杯,仍然放在架子上,放在那儿,靠近将她手腕缚在床柱的手铐。不是左腕而是右腕。

天就要黑了,杰西。你做什么都阻止不了。它会给你上堂课的,我高傲的美人儿。

“好吧。”她说。她的心脏搏动得非常厉害。好几个小时以来她第一次完全清醒了。时间又慢腾腾地重新开始运行了,就像一辆货车,从岔道驶出,重新回到了主道上。“好吧,这个主意站得住脚。”

如果你割得太深,你就会像那些古罗马人一样竭血身亡。

就是等你妈回来时,发现一张便条,上面说……

听着,一个声音急切地说道。杰西惊讶地意识到那是露丝以及伯林格姆太太的声音。它们混在了一起,至少暂时混合了。仔细听着,杰西。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