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父亲的骄傲

上一章:第3章青梅竹马唐小天 下一章:第5章年少时光匆匆去

努力加载中...

夏木的画笔停住,头抬了起来,眼神微微地波动了一下。舒雅望一边从书包里拿出速写本和铅笔一边说:“给你当了两个月家教,可惜什么都没能教到你。”

“雅望,上车。”唐叔叔在车上冷声叫着。

她直起身来,拿过床头柜上的坦克模型,侧放在书桌上,然后点点头,望着夏木笑道:“最后一天,我就来教你画坦克吧。”

唐小天,你要是个男子汉,就不能让女孩子跟着你受苦、受伤、被人打!

“去吧。”唐小天的声音很轻,有一种平时难以感觉到的温柔,他抬头看着她笑,可眼里的泪水一圈圈滚动着,他的眼睛本来就很亮,含着泪水的时候,更是亮得犹如天上的星辰。

夏木转回头去,将画坦克的薄纸拿下来,揉成一团,丢进垃圾桶。

夏木瞥了她一眼,眼神挑衅地看着她。

但唐叔叔不用听她说,也能知道她在想什么:“雅望啊。”唐叔叔笑着说,“现在软绵绵又不男不女的男生太多了,我看着就讨厌!我希望我的儿子能成为真正的男子汉,刚毅坚强正直果敢的男子汉。我希望,他能成为我的骄傲。”

舒雅望试探地伸出手,轻轻地牵起他冰冷的右手,轻笑着柔声说:“我送你回去吧。”

夏木望着已经被毁掉的画,轻轻抬眼,默默地望了一眼毫无歉意的舒雅望。舒雅望笑着问:“你这眼神是在谴责我吗?”

夏木还是没说话,只是默默地望着手上的两幅画。

舒雅望笑着摆摆手:“那我走了,拜拜。”

舒雅望凑过去,小声问:“你那把枪哪来的?这么危险的东西,别总是带在身上……”

“是假的。”夏木轻声说。

夏木精緻漂亮的脸被舒雅望蹭得都变形了,他伸出手使劲地抵着她大叫:“放开我啦!”

“夏木。”雅望上前一步,很认真地望着他说,“你成为我的骄傲,好吗?你受伤了,我也给你轻轻地揉好吗?”

舒雅望弯下腰来,有些无奈地说:“夏木啊,你这么不爱说话,到学校里会被人欺负的。”

舒雅望伸手捏了捏他的脸,吃吃地笑道:“真可爱!居然脸红了。”

唐小天看着一脸担心的舒雅望咧嘴笑笑:“没事,没事,不疼。倒是你,疼不疼?”

被他这么一搓,舒雅望整个心都软了,哪里还感觉得到什么疼啊,她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地抽回手说:“没事,我也不疼。”

夏木点点头,确实很不错。

夏木一脸正经地否认:“没有脸红。”

舒雅望抬手,想去摸摸他的脑袋,却被他歪头躲过,她皱着眉头,强硬地抓住他的脑袋,在他头上揉揉揉,将他的头髮揉得一团乱。

说完,舒雅望也走下车子,和唐小天站在一起。

就在两人打打闹闹的时候,唐叔叔带着唐小天走了过来,唐小天的眼睛被打得肿了起来,脸上满是青紫的伤痕,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

“唐小天,滚下去!”唐叔叔僵着脸说,“自己走回去!”

“哇,生气了。”她笑眯眯地凑过去,用手戳着他的脑袋,贱贱地问,“生气啦?生气了就来咬我啊,你最近怎么不咬我了?”

原来,他们被那群人带出去的时候,刚好被来“接班”的张靖宇看见,他本来是想报警的,可是网吧的老闆不让他报警,怕警察来了程维这票人会找他们店的麻烦,无奈之下,张靖宇只有打电话向唐小天的爸爸求救。

“上学?”夏木抬起头来,疑惑地望着她。

夏木拿着画,低头看着,舒雅望抬起手腕看了看,已经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她从床上下去,将本子和笔丢进书包里,将头髮理了理,望着夏木说:“好啦,我回家啦。”

“呃?”两人一愣,对看一眼。

舒雅望一看到这样的唐小天,立刻跑下车去扶他:“小天……”

夏木冷着脸,抬起头来狠狠地瞪她一眼。

虽然他还是不喜欢和她说话,也没有过多的表情,但舒雅望和他说话的时候,他偶尔也会抬头看她一眼。

舒雅望记得,那枪拿在手里的感和小时候握的那把真枪的手感一样冰冷沉重。

唐叔叔看着了一眼倒视镜里女孩哭泣的样子,忍不住笑道:“你这丫头,这么多年了,怎么还是一看见小天受罚就哭啊!”

夏木躲开她的魔手,转过头去,不再理她,又找出一张透明的白纸,开始印起杂誌上的坦克来。舒雅望在一边看了一会儿,摇摇头,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连印都印得这么难看。

夏木低着头,没说话。

两人的影子,在月光下无声地重叠在了一起。

夏木的嘴角居然弯出一个轻蔑的弧度,舒雅望嚥了一口口水,忽然笃定了,夏木手上拿着的是一把真枪。

“能打个屁!害我刚才被甩了一巴掌,回来得让他好好补偿我。”舒雅望揉了揉被打到的地方,转头望着一直很安静的夏木说,“夏木,刚才谢谢你啊。”

签完以后,她将画撕下来递给夏木:“送你了,好好收着,以后等我出名了,这画就值钱了。”

唐叔叔轻笑着问:“难道,你不希望吗?”

“所以,你选择试试,对吗?”夏木的冷静和程维的慌张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怪不得唐小天这么能打。”

舒雅望倒是一点也不担心:“别傻了,唐叔叔可是特种兵出身,就这几个人根本不够看。”

夏木手一抖,画笔“刷”地一下滑过纸面,在画好的坦克上画出一条横线。

他以为,唐小天的爸爸好歹是个团长,儿子被人围殴肯定会带很多人来,结果他在路口就等到一辆车,车里还就只有一个人!

夏木微微地眯了眯眼,忽然转头,张口就要咬舒雅望的手指,舒雅望快速地缩回手来,握着手指怕怕地看着他:“你真咬啊?”

那天晚上之后,夏木似乎有些接受了舒雅望,舒雅望去他家的时候,他不再时刻防备地盯着她看,除了那把手枪之外,其他的军械模型,舒雅望都可以拿来摆弄两下。

雅望被他瞪习惯了,不痛不痒地回他一个鬼脸,笑嘻嘻地转身走了,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忽然转过头问:“哦,对了,明天上学你是想坐大院里的接送车,还是和我一起骑自行车啊?”

“唐叔叔会不会打不过他们呀?”张靖宇有些不放心地往巷子里面看。

“不。”

夏木低着头,没说话,舒雅望拍拍床边的空位,叫他过来坐,可是叫了两声夏木也没动,冷着脸,不知道在想什么。

程维伸出手,颤抖着指着夏木,不知道想要说什么,就在这时,两道强光照了进来,随着发动机的声音,一辆军用越野车开了进来,所有人都被刺目的灯光照得睁不开眼。

舒雅望偷笑着捂着嘴,贱贱地反问:“是吗?那再试试!”

所有人都被眼前的一幕镇住,那个精緻漂亮的男孩单手举着枪,像是和夜色融为了一体一样,黑暗阴冷的气势震得没有人敢乱动一下,就连舒雅望也不敢肯定这把枪只是模型枪了。

舒雅望皱了皱眉,搞什么?怎么又变得死气沉沉的了?无奈之下,她只有下床将他一把扯上床,两个人背靠着墙壁,将腿弯起来,画本放在腿上,舒雅望一边画一边教他。她自己学了七年的画,画起来又快又好,但是让她教别人她还真不会,她总是在自己的本子上画几笔,然后转头望一眼夏木的本子,看他有地方画得不对了,就侧过身去,低下头来,在他的本子上又画两笔。夏木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的,舒雅望侧身过来的时候,他们靠得很近,他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味,她顺滑的长髮会轻柔地散在他手上,有一种柔柔凉凉的感觉。

“哈哈!我以后啊,就靠这点手艺吃饭了。”舒雅望看他点头,开心得要死,简直比被老师表扬了还开心,她在自己的那幅画上面签了一个名,她的签名很潦草,龙飞凤舞地挂在上面。

车开到巷口停了下来,从车里走下来一个身穿军装的男人。夏木回头望了一眼,将枪收起来,男人过来,望着舒雅望和夏木沉声命令道:“上车去。”

舒雅望点点头,一把拉过站在一边的夏木,跑到车边,张靖宇从车窗里伸头出来:“雅望,你们没事吧?”

夏木望着喋喋不休的舒雅望,忽然轻轻地抿了一下嘴唇,然后说:“和你一起。”

夏木使劲在她怀里挣扎着,舒雅望抱着他就是不放手,她那时真的觉得夏木帅呆了。

“搞得和真的一样,我就不信……”

两张纸上的坦克几乎都是舒雅望一个人画的,两张纸上的坦克都画得栩栩如生,画面乾净,画功流畅,只用一支2B铅笔就将明暗关係处理得非常完美,透视效果也很到位,舒雅望望着手中可以作为教学範本的两幅画,摸着鼻子得意地问:“怎么样,画得不赖吧。”

暑假的最后一天,舒雅望準时去了夏木家,郑阿姨给她开门的时候笑得一脸亲切,舒雅望礼貌地对她打了一声招呼以后,就兴沖沖地跑上楼去。走到夏木的房间,她没有敲门就直接推门进去了,夏木正坐在桌子前,埋着头认真地画着什么。舒雅望悄悄地走过去,低头一看,他正拿一张透明的白纸,印着一本军事杂誌上面的虎式坦克。舒雅望笑笑,轻轻地凑过去,对着他的耳朵大声叫了一下。

这个女人,真讨厌!早知道,就不帮她了!

“嗯?什么?”舒雅望愣了一下,忽然又反应过来,“哦!骑车去是吧。好啊,那我明天早上来叫你。”

“呃,你不知道啊?明天开学了耶!”舒雅望忽然恍然大悟,“哦,你爷爷忘记告诉你了吧,他把你安排到了L市第一中学,和我一个学校哦,我告诉你,我们学校可漂亮了,就是食堂的饭太难吃!明天你就知道了……”

“从明天开始我不过来了。”舒雅望坐到床上,将双腿盘起,望着低头认真画画的男孩说。

舒雅望担心地望着车外的唐小天,也站起身来说:“那我也走回去好了。”

夏木咬着嘴唇,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叔叔,小天受伤了。”雅望笑着求情,唐叔叔对小天真的是太严厉了。

夏木咧嘴阴冷地一笑:“胆小鬼。”

夏木望着关起来的房门,又看了看手中的两幅画,站起身来,将两幅画整齐地贴在房间的墙壁上,看了一会儿又小心地把它们撕下来,打开柜子,将画放进去。又过了一会儿,他又将画拿出来,小心地捲起来,打开床头带锁的抽屉,将画放进去。抽屉的最里面,放着他的92式5.8mm手枪。

说完不顾夏木的反对,又扑上去,将他抱了个满怀,用下巴使劲地蹭着他头顶上柔软的头髮,哈哈,看夏木慌张脸红的样子真好玩呢!

“唐叔叔,你对小天太严厉了。”舒雅望埋怨地望着正在开车的男人,“这么凶,小天都哭了,你太坏了!”舒雅望说着说着就哭了。

“呃?”她有些不敢相信,“怎么可能是假的?你刚才……”

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些喜欢和她如此贴近的感觉。

“喂,喂,夏木!”舒雅望紧张地叫他的名字。

舒雅望愣了好一会,忽然很激动地用力抱住夏木大叫道:“夏木,你刚才真是太帅了!你怎么能这么帅呢!好帅好可爱啊!”

“是吗?”夏木冷笑着说道。

“放开我啦!”夏木终于用力挣开她的怀抱,别过头去,脸上有一丝微微的红晕。

她向前走了几步,夏木却一直没有动。舒雅望回头望去,夏木僵硬地站了一会儿,然后动了起来,跟着她的步伐,缓缓往前走着。

“哦。”舒雅望扶着一脸害怕的唐小天走上车,两人刚坐下,就听唐叔叔冷声道: “滚下去。”

唐小天拉过舒雅望刚才被打中的手臂,手臂上一个红红的巴掌印。唐小天伸出手,轻轻地搓揉着,心疼又内疚地说:“对不起,雅望。”

“就、就算是真的,他、他也不敢开枪。”程维全身僵硬,连说话的语调都开始不稳。

舒雅望站在大院门口,并不急着回家,她想在这里等唐小天回来,这里离夏木家也不远,他应该能自己回去。转头,舒雅望望着一直低着头的夏木问:“夏木,你……你怎么……了?”

“啊,抱歉。”

“快滚下去!”唐叔叔回头一瞪,唐小天咬着唇,眼睛红了一圈,用力地坐起来,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你知道他爷爷是谁吗?”程维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舒雅望厉声打断,“别说是一把手枪,他就是掏出一把机关枪,那都有可能是真的!”

“谁让你罚得这么厉害,你不心疼……”我还心疼呢。最后一句话,雅望没好意思说出来。

夏木瞥她一眼,淡定地回答:“骗你们的。”

舒雅望扑哧一下笑了:“哈哈,叫你咬你就咬,好乖好乖。”说着,眯着眼睛在他头顶上摸摸,一副你好可爱的样子。

“我……我才不相信这是真枪。”程维的语气中有一丝不确定,他的额头上有冷汗滴落。

车子很快就开到了军区大院门口,舒雅望和夏木一起下了车,唐叔叔继续开着车,送张靖宇回家。

“嗯。”夏木点点头,漂亮的眼睛里有一些亮亮的东西。

夏木这孩子,平时就挺阴沉,望着你不说话的时候,都能让你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何况他现在手里还拿着一把枪……夏木阴着脸,手里的枪一抖,轻唤了一声:“碰!”

舒雅望愣了愣,轻轻地点点头:“希望。”

夏木紧握的双手微微颤抖着,他哑着声音说:“我爸爸,也经常说,希望我能成为他的骄傲……我做错事,他也经常处罚我……罚得重了,妈妈也会哭的……妈妈也会心疼地看着我的伤口,很轻很轻地给我揉揉。”夏木抬起头,望着舒雅望,漂亮的眼睛里有什么在闪闪地转动,他咬着唇,没有让它落下。可就是这样的夏木,这样忍着悲伤的夏木,让雅望感到一种沉沉的痛,她多么希望这个漂亮孩子,能够得到幸福。

舒雅望鼻子一酸,转身走回车上,关上车门。车窗外的唐小天轻轻地望着她。唐叔叔毫不留情地发动车子,唐小天的脸慢慢变小,没一会儿就完全消失在夜色之中。

唐小天低着头,伸手推了推舒雅望:“雅望,你坐车回去吧。”

夏木看了她一眼,继续保持沉默。

唐叔叔不为所动,望着唐小天说:“唐小天,你要是个男子汉,就不能让女孩子跟着你受苦、受伤、被人打!今天要不是雅望在这里,你看我会不会来救你!”

程维“啊!”地大叫一声,腿一软跌倒在地,向后倒退着爬了几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瞪大眼睛望着夏木。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