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番外·一个人的天荒地老

上一章:第18章这一生,你不来,我不老

努力加载中...

她点头。

她抬起头,望着我,熟悉的脸庞憔悴得让我心疼,我多想好好抱抱她,像从前一样,紧紧地抱着她。

他走了,也带走了她。

《夏有乔木,雅望天堂Ⅰ》全文完

也许是明天,也许是明天的明天,也许更久。

为什么?

所以我告诉她,我不会等你。

夏木,你这个卑鄙的小子!你赢了,你赢了今生,赢了来世!你赢走了我的雅望!

这次,我没有回头,我告诉自己,不要回头,不要挽留,不要让她为难,不要让她更痛苦。

记得那年,张靖宇很慌张地打电话告诉我,夏木死了。

也许是我离开这个世界的那一刻。

我在下山的路上,缓缓蹲下来,痛苦地紧紧揪住头髮。

不会有这一天,我知道,永远也不会有这一天。

有什么东西从我的眼角静静地滑落下来。

她的身影,为何总是如此清晰地出现在我的梦里?为什么,我总是梦到,梦到她牵着小小的夏木,微笑着向我走来?

当我在墓地看见她跪在墓碑前,她纤细的手指轻轻抚过他的照片,每一寸,每一缕,眼泪不停地滑落脸颊,她说:“夏木,下辈子,我们一定要在一起。”

头顶是六月的蓝天白云和热情得过分却照不到心里的阳光,我坐在公园的长凳上和自己打赌,我到底要用多少年的时间才能忘记她。

我低着头笑了,为什么这么多年了,她的话,她的笑容,还能这么清晰地浮现在我脑中呢?

也许,有一天,她会忘记这伤痛。

往后的几年,我开始走自己一个人的路。升学,工作,应付各式各样的压力,离开家乡到很远的地方。

那孩子,就像是不被上天眷顾似的,他的一生,如此短暂,如此坎坷,却又如此绚丽,像一道烟火,在漆黑的夜空,美丽地绽放了,在人们还未来得及惊叹的时候,转瞬,他又消失了。

我说,我不会等。

可你为什么不好好对她?

那天,我去了她设计的杏花公园,看见了那牌匾,我转头笑了,转身走过广场,广场上的白鸽在身边飞舞,落下了像天使一样的羽毛。

我默默地站在她身后,双手微微握起。不知道什么时候,天空忽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我撑起伞,为她遮挡。原来,我能为她做的只有这些吗?

为什么,为什么她不能得到幸福?

我说:“那……我先走了。”

我转头,遥遥地看着山顶上那跪在雨中的身影,心痛得快要崩溃了。

雅望……

我的眼前忽然浮现第一次见到夏木时的情景。那孩子,有着一双淡漠到有些阴沉的眼睛,精緻到完美的脸庞。

我忽然记起她的梦想。她要打造一个像天堂一样的公园。她说,有我在的地方才是天堂。

雅望……

也许,有一天……

我拿着电话沉默良久,心下一片悲凉,鼻子微酸,眼泪差点掉出来。

我对自己说,就算是最完美的爱情也会在时间的打磨中褪色,我可以忘记她,我要忘记她,可是,十年了……

她说:“下辈子我一定等你。”

她说:“嗯。”

为什么不能让她幸福?

为什么,夏木会死?

我伸出手,却只是轻轻地揉了揉她的头顶,我说:“雅望,好好的,要坚强。”

你这个坏小子!

也许,有一天,她会回来。

我用了十年的时间去忘记一个人,结果只令她的轮廓在我脑中更加鲜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