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第一部·宁信,别来无恙。

上一章:第14章第一部·姜生,做排骨还是乳猪? 下一章:第16章第一部·小九,就这么锋芒毕露。

努力加载中...

北小武说,怪不得她那一天对咱那么好呢,原来是想收买我们,让我们混迹娱乐场所啊,姜生做舞女,我和凉生做舞男,奶奶的,好恶毒啊。太恶毒了,幸亏被我们及早发现。

凉生说,我觉得她是一个很奇怪的女孩,但是,我还是认为,如果没必要的话,我们就不要联繫她了。

我当时在一旁听着,那感觉就是一部民族的血泪史啊。北小武的父亲想都没想,立刻答应拨款赈灾。

北小武同意了凉生的意见,但还是翻出了宁信的名片,淡粉色的卡片,上面写着:宁信,别来无恙。然后就是电话号码。北小武说这个名片是他见过的最奇怪的名片,别来无恙是什么意思,难道她在找人吗?

凉生向来谨慎,我能理解。任何一个如他一样长大的孩子,都会这个样子,谨小慎微,对所有不确定的事或者人,避之不及。

金陵尴尬地看着我。我笑,冲她吐吐舌头,他们刚才吵架了,所以才这么没礼貌。你不要介意哦,男孩子就这样。

凉生说,无论她什么意思,都与我们无关。北小武,你就不需要这么思考论证了。

金陵点点头,一直看着凉生的背影消失在宿舍楼前,对我笑,说,原来是这个样子。她说,姜生,替我跟凉生道个歉,为我当时给他和北小武製造的麻烦。其实,都是我的不好。

北小武有钱后,立即花重金请我和凉生吃饭,说算是对前些日子肯德基事件的补偿。我对美食向来来者不拒,可能吃凉生做的水煮麵吃多了的原因,总是觉得换一种口味,就是一种小幸福。当然,我不是说凉生的水煮麵做得不好吃,只是猪也架不住天天吃水煮麵啊,何况是味蕾如此丰富的我。

一说吃的,北小武立刻恢复了记忆的天分,恍然大悟,说,我记起来了,就是对咱凉生大肆调戏的那个女的,对不对?唉,怎么她就不调戏我呢?其实奶奶的,我哪点儿长得不如凉生了?他一边说,一边看我。我当时正在以光速对他翻白眼。可能频率过大,让他忽视了我的白眼球。所以,他仍自顾自地说,这么说来,她曾经盛情款待过咱们,咱得好好回请她了,是不是,姜生?

老师当场就昏厥了,她怎么也考虑不到,北小武的辩证思维能力这么高,按照他的思维来说,牛顿的万有引力说就该被推翻了,那落地砸到牛顿的苹果,不是地心引力所赐,而是北小武所说的上下风给吹下来的。

北小武啧啧道,怪不得呢?原来是这个样子,是一家俱乐部啊,奶奶的娱乐场所啊。

怎么办呢?谁让我们是卑微的农民呢?

我突然想起那天,宁信清透标緻的眉眼,我说,北小武,我觉得宁信没你说得那么坏的。你太小人了,总把人想得那么坏。

回学校的时候,我特意跑到对面看了看,“宁信,别来无恙”的规模很大,我很难想像,一个二十刚出头的女子能经营得了这样规模了得的娱乐场所。

我很奇怪,就问他,怎么知道“宁信,别来无恙”是娱乐场所呢?北小武就说,奶奶的,你真傻,除了娱乐场所,还有什么其他场所是大白天关门的吗?

说起肯德基,我又想起了那个叫宁信的美丽女子。我就问北小武,你还记得宁信,还记得她给我们的电话号码吗?

凉生说的话我懂。北小武的思考论证能力从小学一年级起就已经很强了。

我看着凉生,他的眉眼那么清晰柔和,他在想什么呢?想父亲,还是想那盆从来没有开过花的生姜,还有魏家坪茂密的草场和我们大把大把年少的时光?

宁信?北小武一时想不起,就直愣愣地看着我和凉生。

北小武说,凉生,你得多给你这个傻妹妹上上课,别让她总是没大脑,将来老上当受骗。

凉生一言不发,只顾走路,但是,我知道,他在思考一些事情。

北小武自从丢了钱包之后,就跟着我和凉生一起混饭吃,节俭了几日。后来他感觉顿顿青菜确实支撑不下去了,就打电话给他爸,哭诉了自己的遭遇。

当时我们开设自然课,老师带领我们学习天气,怎样测试气温、测试风向。老师说,大家测试风向的时候有一个简单的方法,就是用一个小物体抛一下,看看物体飘的方向,就可以知道吹东南风还是西北风了,然后要我们大家都试一下,看看哪个小朋友最聪明。

突然北小武指着斜对面一间大门紧闭的建筑大喊,说,姜生,你看,你看,上面写着什么?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紧闭的大门,招牌上写着:宁信,别来无恙!很气派,规模很大的样子。

闲话一个小事情啊,当时,我在物理课上学到,地球是飞快地做自转运动的。自从那些课之后,我就一直发晕。我感觉地球自转的速度全集中到我的脑袋上了,我不晕都不行。从小愚昧的我,一直以为地球是四平八稳的太平星球。对于小农出身的我来说,和祖祖辈辈生活在黄土地上的农民一样,觉得太平安稳才是大计,为了安稳两字,甘愿卑微,甘愿卑贱,甘愿相信所有高高在上的衙门就是青天所在,甘愿流浪在城市中出卖廉价劳动力而被称为乡下老巴子。

关于北小武的很多小破事儿,有时间一定都会跟大家细细谈起,先说我们第二次进肯德基吧,反正我是暴饮暴食了一顿,吹着凉凉的冷气,面对着大大的玻璃窗,很是惬意。我突然想起母亲,炎炎烈日下,她是不是又下地操劳了?小咪已经很老很老了,何满厚最近跟着北小武的父亲混得很不错,自然不会再去我们家偷鸡,可是会不会有别的人欺负她?

回到学校,在教学楼前遇到金陵,她冲我嫣然地笑,问我,姜生,你们去哪里了?这么热闹,三个人都在啊。凉生很不自然地转开视线,逕自离开,北小武也沉默着离开。

我说,什么麻烦?他们是兄弟俩,上一次的事情,早过去了,你也别过意不去了。北小武没受多大伤害,你放心好了。

我说,就是那个穿湖蓝裙子的年轻女孩,上次请了我们吃肯德基。

北小武从小就想表现得比凉生优秀,所以他忙不迭地捡起一枚小石子,抛向空中,然后对着老师喊,报告老师,今天刮的是上下风。

我点点头,轻轻说了一声,哦。我还是蛮佩服北小武的,虽然他总是奶奶的,奶奶的,让我不得安生。

金陵说,这样子就好。然后她就亲热地拉着我的手,往教室走。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