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第一部·姜生说,小九,你奶奶的。

上一章:第17章第一部·姜生,做我女朋友吧。 下一章:第19章第一部·程天祐长得再像凉生,他也不是凉生啊。

努力加载中...

我知道未央在责备我。是的,凉生是她的,她有权利责备我。我看着凉生,他那样安静地躺在病床上。小时候,我总喜欢挨着他睡,蜷缩在他身边,脑袋靠在他的肩上,两个小脑袋紧紧靠着,就像俩朵相依为命顽强生长的冬菇一样。

最后服务员又给我和北小武上了一盘冬菇。

我们一筷子没动,可北小武还是不得不多付八块钱。

我转了一个身,打了个饱嗝,我看不清小九在哪个方向,我只是估量着她的位置,我说,小九,你听好了!如果你敢对不起北小武!我……我……我就杀了你!说着我迈步冲向小九,可是脚下一软,直接撞在那个顺眼的男人怀里。有了依靠的感觉真舒服,然后我就痛快淋漓地在这个“依靠”身上大吐特吐,然后翻了翻白眼,晕了。

他的眼神让我心疼,我闭上眼,狠狠将书包扣在他头上,我忘记了,书包里有饭盒,里面是凉生给我準备的午饭。他递给我时,还嘱咐我,姜生,要多吃啊,饿瘦了,凉生心疼。

他是那样忧愁,我坐在他对面,同他一起忧愁。他喝一杯,我喝一瓶。北小武笑,他说,姜生,你不用糟蹋自己,你就是把自己糟蹋死,我也没办法喜欢你。

姜生是妹妹,凉生是哥哥。

他对拽小九头髮的人使了眼色,小九的脑袋就自由了。

醉了的我就狠命敲桌子,我只哭,却不敢喊,看北小武喊得那么欢畅,最后实在憋不住了,我就喊,冬菇啊冬菇。

凉生忧伤地望着我,并没放开北小武。

我也是跟蹤北小武很多次才知道小九的藏身之地,那个又髒又乱的地方。我门也不敲就一头扎进小九房里,我开口就是,奶奶的小九,你也就配这么髒的地方。

未央说,看不出啊,姜生,你这么瘦,手劲还真不小。

那个好看的男人吃惊地看着我,他似乎没想到,我一个小太妹会这么不长眼色。其实,他错了,我不是小太妹,我是一个好学生。只是,我也会难过也会不开心也会喝醉。

我们都喝醉了。

我把啤酒倒在他头上,看他狼狈的样子,放声大笑,我说北小武,我真该求求你喜欢我啊。

路上,他边走边晃,他说,奶奶的姜生,幸亏你喊冬菇,你要喊鲍鱼燕窝,奶奶的我非劈死你!

路上的行人不停地指指点点,我羞愧难当,我沖凉生吼,我说,凉生,你滚!你滚啊!

北小武遇到喜欢的墙就会停下,然后在上面发疯似的乱画。其实,我根本没有从他的画上读出什么艺术气息来,我只是感觉他在思念小九,很疯狂地思念她。

我想如果我是一个男孩子的话,我不会将喜欢压成碎片,让它在记忆中痛疼、褪色、消逝,我也会像北小武一样,这么疯狂地爱,这么疯狂地思念。

每天看他发疯的人很多。也有很多次,我们被城管追得无路可逃,都是凉生意外出现,为我们解围。可北小武并不感谢凉生,他看凉生的眼睛冷得可怕。他指着凉生,是姜生要跟着我的,是她要喜欢我的,我可没求她!

北小武冲我笑,姜生,你看,是我和你谈恋爱还是咱仨谈恋爱啊。

我默默走出病房,在医院的大厅里,歇斯底里地哭。

凉生就狠狠把北小武压在墙上,他说,北小武,你不能欺负姜生。

睁开眼睛,却见小九的脑袋被两个人拽着压在桌上,周围是一群男人。小九说,姜生,奶奶的,你快跑!快跑啊!

他晃回了学校,我晃去找小九。

我说,小九,你奶奶的,我想跑,可小九,我喝大了,跑不动了。说到这儿,我就摇摇晃晃地冲一个看起来比较顺眼的男人走去,他长得真的很顺眼,那么好看那么好看,好看得就像那个令我心疼过无数次的梦境一般。我对他说,你让他们先闪闪,我有话跟小九说。

生生不息,不是指别的什么东西,是指爱。爱一个人,如果不让她知道,那和不爱没有多大区别。

北小武一个人喝闷酒,见了我,并不抬头。

医院里,凉生躺在床上,床单洁净,头上缠着白色纱布。

凉生说错了,其实,世界是这样的小啊!小到有些事情,永远只有一个选项。选择了,一生都不能变更。

而此时这饭盒恰好重重落在凉生头上,鲜血顺着额角急急渗出,米饭肉汁散在他头上,和血液交织在一起。凉生有气无力指指我,对北小武说,拉开姜生,她晕血。说完这话他才安心昏过去。

每天,凉生给我準备好午饭,我就蕩在北小武的自行车上,陪他寻找理想的墙壁。

醉了的北小武抱着桌子哭,边哭边喊,小九小九。

时间这么匆匆过去,从此,再也不会有两颗紧紧挨在一起的小脑袋,那么顽强地相依为命。一朵冬菇,和另一朵冬菇,他们分别叫姜生和凉生。

北小武的行头越来越时尚,他开始不满足在衣服上涂鸦,每天去物色墙壁,打算在墙上大作涂鸦。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