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第一部·两道伤痕,一种疼痛。

上一章:第19章第一部·程天祐长得再像凉生,他也不是凉生啊。 下一章:第21章第一部·姜生,你的小脑袋里每天乱七八糟装些什么啊。

努力加载中...

凉生说,姜生,你在想什么呢?快回宿舍吧。过一週就要考试了,你该好好準备了。也让北小武好好複习吧。

我点点头。

所以奶奶的,那天夜里,我跟只不能见光的蝙蝠一样缩在洗手间里,低低地哭泣,直到睡着。梦里,小咪就在我赤裸的脚边,那么乖巧,那么柔顺,而我端着凉生做的麵条大口大口地吃着,凉生在我身边,仰望着天上的月亮……

我看着金陵瓷器一样白皙的脸庞,说,哦,知道了。金陵,你先睡吧。

两道伤痕,一种疼痛。

那天晚上,我在未央宿舍门前的迴廊处徘徊了很久很久,我有那么多话要对她说,我想让她替我多照顾凉生,我想跟她说,抱歉,打扰了凉生那么久。

我四岁那年,六岁的凉生在我的胳膊上留下了一道咬痕,此后的日子里,醒在我每夜的睡梦里,疼痛欲裂。

回到学校,凉生在学校门口,路灯将他的影子拉得好长。他见到我,急忙走上前,说,姜生,昨晚你去哪儿了?

我看着北小武,我知道,他同我、同凉生的感情。虽然,现在他因为小九同凉生基本决裂了,但并不影响他心底深处保留着的那份年少时的情谊。

今天见北小武的时候,他还臭骂了我一顿,他说我没心没肝没肺,他说,你知道不知道凉生昨晚到处找你,你知道不知道他一个大男孩会害怕得哭啊。

我听他的声音中,有浓浓的鼻音,有些颤抖。他的眼睛红得一塌糊涂,额头上还有淡淡的伤痕,我用手轻轻地碰,问他,哥,还疼吗?

用北小武的话说,就是奶奶的多伤感啊。

凉生十八岁这年,十六岁的我在他的额头上留下了一道伤痕,此后的日子里,也将醒在我每夜的睡梦里,疼痛欲裂。

我不知道一个男孩怎样才会哭,凉生,是因为很害怕吗?很害怕我遭遇了不幸吗?如果世界上真的少了一个叫姜生的女孩,凉生,你真的会难过吗?

会像小时候,我看到别人欺负你那样难过吗?

凉生轻轻地摇头。

可是这些话,我都说不出。就在离开魏家坪前,凉生,还是我的哥哥,我可以在他面前恣意妄为,而现在,属于年少时的大片时光就这么长了腿似的溜走了。

凉生没发现,此刻,我已经是一个心事满怀的女孩子了。有些事情,我渐渐地不同凉生谈了,譬如关于北小武的事情,关于小九的事情,还有那个叫程天祐的男子的事情。

金陵说,没事就好。她想了半天又说,未央昨晚一直在我们宿舍等你呢。可能是你哥担心你吧。

回到宿舍,金陵小脸苍白,拉着我的手就问,姜生,你吓死我了。没事了吧,现在?

多伤感啊。

嗯,我轻轻点点头,和凉生一起回到校园里。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