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第一部·魏家坪的天空。

上一章:第23章第一部·现在看来,他们好像开始和好了。 下一章:第25章第一部·小公子突发羊癫疯。

努力加载中...

那天,他哭得特别伤心,好像我的话损害了他的自尊似的。

小九急切地小声说,姜生,姜生,你千万别接!

因为除了金陵我想不出任何人会通过北小武来找我。

我笑笑,我说,我同凉生的所有学费以及生活费都是北小武的父亲资助的,如果没有北小武的父亲,我想,凉生现在会更令人心疼的。

在这里先允许我插一点儿别的话,关于北小武的大屁股的话。北小武的小身材长得不错,但是从小我就有些“好色”,五岁那年,我发现北小武的屁股长得比别得男生的大,所以我就当着魏家坪的所有孩子面前发扬了自己勤学好问的道德情操。我说,北小武啊,你的屁股怎么这么大?

只是当时同凉生一起捉虫子、吃红烧肉的时候我不懂。

我想了想又说,不过北小武的爸爸最可敬的事情在于他将何满厚带出了魏家坪,这样子,我们家的生活能更好过一些。

酸枣真的很酸,到了心里,就剩下了涩。树枝上的字迹已经模糊,那个在枣林里昏睡到清晨的男孩子也已经长大。

好在小九没有问我,何满厚与我们家到底有什么渊源,否则,我又得花费力气给她解说。

北小武摇摇头,说,不是,好像是一个叫什么什么程天祐的人。

结果北小武就哭了。

所以到现在我只能看着他的大屁股晃啊晃的,也不敢再提大屁股的事情了。北小武是一个比较爱臭美的男生。

我带小九去那片酸枣林,魏家坪的一切还是那副旧模样。小九吃酸枣的时候,讚不绝口,她说,哎,姜生,如果我有一个像凉生这样的哥哥那该多好啊。

小九说,没想到臭屁北小武有一个这么可敬的老爸啊。

正说到这里,北小武拖着他的大屁股晃着手机冲我喊,姜生,姜生,快点儿,有人打电话找你啊!

当她看到我们家的时候,我能感觉到她脸上的惊诧。四壁空空,两个沧桑的老人,一个躺在床上,一个坐在轮椅上。

凉生回家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帮父亲和母亲洗脚。他们苍老的皮肤和凉生年轻的皮肤一同映照在晶莹的水珠下,就如同时光一样永恆。

长大是一种永难磨灭的痛疼。

很多女生都这么说,姜生,如果我有一个像凉生这样的哥哥该多好啊。可是,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凉生是任何人的哥哥,也不要是姜生的哥哥。

我的手还是神出鬼没地伸向了北小武的面前,接起了电话。

说这话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人,特别记仇,多年前何满厚对我们家的祸害,我到现在竟然迟迟不忘。

回到魏家坪,小九同我住在一起。

小九说,姜生,我一直知道你们家穷,但是,我没想到是这样穷。

我笑,说,小九,你怎么什么事情都愿意昇华呢?我倒愿意你说他老爸是个好人就行了,可敬还是留给那些大人物用吧。

现在他晃着大屁股来到我面前,告诉有电话找我。我诧异地看着他,又看着小九。我问北小武,是金陵吗?

我跟小九说,我得找个时间给金陵打电话。小九说,我的手机坏了,你还是用北小武的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