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第一部·小公子突发羊癫疯。

上一章:第24章第一部·魏家坪的天空。 下一章:第26章第一部·前世,那只叫姜生的快乐的猫。

努力加载中...

程天祐在电话那端刚要发作,我就听到一个若有若无的女声传来,声音甜美婉转,她说,天祐,你干吗跟小孩子过不去啊?这话说完,那甜美的女声立刻又放大在话筒那端,她说,喂,是姜生吗?天祐可能疼痛的原因,所以总是四处找碴儿,你别委屈啊,他也不是光为手机的事情,他埋怨我前几天不该把你丢在巷子弯,这些日子有事儿没事儿的就给我找碴,担心你会遭到报复,遇到麻烦,所以费了好大周折才联繫上你,手机也不过是个由头,他只想知道你现在是不是平安。姜生,他是好意的,你别生气啊。

电话那端程天祐确定了是我之后,竟突然大吼起来:姜生,你是猪吗?你把我手机给弄哪儿去了?!

我说的都是真事,自从北小武他爹一夜之间暴富后,北小武他妈就开始精神失常。她几乎对着魏家坪的每个人都哭诉一番北叔在外面动了歪心思的事。上到在家躺着等死的病重老人,下到刚出生不久被家人抱到街上的小娃儿,很多孩子被她吓得嚎啕大哭,大街上儿啼声真是此起彼伏,比池塘里的青蛙还热闹。但是,魏家坪的人都说北小武他妈是被钱烧着了,因为这么多年过去了,北叔似乎并没和什么女人在魏家坪出没过,而且,也没跟北小武他妈离婚。北小武的母亲从此开始信神信佛信菩萨了,信了一会儿基督,然后又去信了一个刚在魏家坪流行起来的新教,叫什么拜玉皇大帝。从此常年不做饭,还神神秘秘地跟北小武说,妈这是不食人间烟火,等修行够了,就能变成七仙女儿啦。这番话弄得北小武哭笑不得,他对我说,姜生,感情这七仙女也跟咱政府领导似的,还能隔几年换届?

我说,小九,我真忘了把他的手机给搁哪儿去了啊。小九,你不是说过程天祐是个厉害的角色吗?那我是不是玩儿完了啊?

小九冷哼,姜生,你少情人眼里出西施,我不过是说小公子身手好罢了。一边儿去,以后我不跟你说程天祐的事情,说了,奶奶的,我就烦躁。

我就战战兢兢地挪开放在话筒上的手,程天祐可能吼累了,在电话彼端跟头小骡子似的喘粗气。我说,我当时太紧张了,真忘了把你手机给放哪儿去了,不过,我真的没自己留下……

小九吃惊地看着我,说,他半死不活中给你打电话,竟然只是为了一部破手机?那小少爷是不是跌管儿了(跌了脑袋的意思)?

程天祐还在电话那端吼,是啊,就是你拨宁信电话的那个手机……

当然,我也不是傻乎乎的主儿,宁信既然这么说了,我也只能对程天祐身体状况表示了深切的慰问。宁信笑,说,姜生,开学了,你们几个过来玩儿啊。

我嘟了嘟嘴,反正程天祐可没有膘肥体壮的,你说得太失实了,我能不说你玄乎吗?

我小心翼翼对着听筒说了一声,喂。说不出为什么,那刻,我的心里流窜着一种细微的不安与忐忑,就如细细的绒雨黏过细软的草尖。只是那时我没有去思考,是因为这个尚属陌生却总是离奇相遇的男子吗?

不用猜,我也知道谁能把程天祐刚才令人髮指的罪恶行径美化成这般模样,除了那个二十多岁就能把一个娱乐场所经营到省城数一数二规模的宁信,我想别无他人了吧?

程天祐打断了我的话,说,我知道你也不好意思留下,宁信给你的见义勇为的报酬也够多了,你的小手还想握多少钱啊?

我轻轻地嗯了一声,眼睛圆溜溜地望向小九,小九的眼睛也溜溜圆地瞪着我。

程天祐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声音沙哑着,有些慵懒,我彷彿可以感觉到,他单薄的嘴唇上有些许乾裂,因为前几日的重创。他说,姜生,是你吗?

他的话让我有些恼,我差一点儿脱口就说,去你奶奶的小公子吧,你姜大爷我好心救你小命就为你那几个破钱?你姜大爷现在穷得跟个大窟窿似的,那几个破钱算哪粒米啊?你他奶奶的是不是真的跌脑子了?错,是我跌脑子了!救了你这么个白眼狼!

小九满脸狐疑地看着我,怎么回事啊?

小九翻了翻白眼,难道姜生你以为我说白社会就对了?

手机?我突然愣住了。

我望了望北小武,然后就对着小九笑,我说,你别说得这么玄乎,好吧?跟黑社会似的。

我紧紧摀住电话,悄悄问小九,那天,我把程天祐的手机扔哪儿了?

小九说,那小公子还不是不讲道理的主儿,你跟他实话实说就是。

我满口应承下来,然后就挂掉电话了。

当然这样的话,我是说不出来。我和小九不同,我是传统教育荼毒了的孩子,有事儿没事儿的总想迈着X型腿走淑女路线。所以儘管我目露凶光,狰狞可怕,声音却出奇的温柔平和,我说,你今天不是来要手机,是来索要宁信给我的报酬的吧?说实话,我还正不想要呢,急用,你就来拿,不急用,等姐姐我给你送回去……

我把手机还给北小武,说,没什么,就是小公子突发羊癫疯、狂犬病了。可小九,你说那手机到底让我给扔哪儿去了呢?

我拿着一根小草横在嘴巴上,沖北小武笑,我说,你让小九去你家吃什么?吃你家的冷灶台吗?

北小武被我说得一声不吭,我意识到自己可能说得有些过,连忙拉着北小武的小狗爪,说,走,一起去我家吃凉生煮的麵条吧,还有荷包蛋呢。

小九说,别想了,救了他就不错了。不过,姜生,我确实想不出,谁敢在太岁爷头上动土啊?而且,姜生,我跟你说,程天祐可是个膘肥体壮的主儿,不是随便几个人能够撂倒的,所以我一直纳闷。

北小武说,小九,走,去我家吃饭去,别跟姜生讨论哲学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