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第一部·原来,真的可以「化悲痛为力量」。

上一章:第29章第一部·我硬生生地将她说的「妒妇」听成了「蕩妇」。* 下一章:第31章第一部·世界上第一大笑话就是,姜生告诉凉生,我,爱,你。

努力加载中...

最终,我的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滑了下来。

凉生一把把我拽到岸上,说,要那么多可是干吗啊?有那么多可是,我就白做了你十二年哥哥了。

突然,一句话,就成了我们之间永远的距离。以前,我以为,凉生同姜生,姜生同凉生,是永远不需要谢的。因为凉生就是姜生,姜生就是凉生。

游近河边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了凉生跟北小武的影子,凉生几乎疯跑过来。这时,一阵大风推起一排浪头,突然,未央从我手中滑掉了,我的身体突然失去意识。这时,凉生越来越近了。我脑子中竟然划过一个极其可笑的念头,如果,凉生来了,他会先救谁呢?是未央吧。想到这儿,一种骤然的痛疼密密麻麻地布满心脏。疼,特别地疼。这种疼痛使我骤然清醒,返回身去找未央,然后狠命地拽住她,狠命地朝岸边划。那一刻,我才知道,原来,真的可以“化悲痛为力量”。

不知道凉生还记不记得,为此,我曾偷偷地哭,我说,哥,我宁愿是自己变成聋子。

凉生恍然大悟,说,我还真不知道她去哪儿了,刚才还在屋子里呢。

当我从河里钻出的时候,凉生正在河边一脸焦灼地给未央做按压和人工呼吸,雨水打湿他们的脸,他们的髮,他们的唇,也打湿了我的脸,我的髮,我的唇。

就在这时,我突然听到了未央凄惨尖锐的呼救声,此时,她已不在桥上,我的心突然沉了下去,清水桥一旦遇到雨天,桥面便异常的滑,经常有人从桥上掉入河中。

为此,我们不得不分头去找未央。

可是,他确实是这么说的,他说,姜生,谢谢你。

而他说,傻瓜,凉生是男孩子,没事儿。你是小姑娘,变成聋子会嫁不出去的。

北小武立刻讨饶起来,说,女大王,你就饶了我吧,我以后再不说了。

我问凉生,未央跟她家人怄气吗?这算离家出走吧。

我最怕他说,姜生,谢谢你。

上来就开始打哆嗦,我说,错了,我很快就十七了,你是做了我十三年哥哥了。

我下了下决心,说,好的,我跟你去。再怎么着,我也不能被小九给看扁了不是?

凉生就笑,说,你?你有什么好的地方吗?

雨,急剧地落下,矇住我的视线,我的体力渐渐消失。我听到小九在岸边疯狂地尖叫,她说,姜生,姜生,你千万别淹死啊。

我冲他吐吐舌头,大着声音喊,未央没事吧?

我逆浪游到未央身边时,她已经奄奄一息了,身体摇摇欲坠,几乎就要沉下河底了。我奋力拉住她在水中捲成束的长发,然后拚命地向岸边游。

小九的脸立刻狰狞起来,她沖北小武挥着细胳膊,你再给我扯,你再扯不出句人话来,奶奶的我掐死你!

我在河里静静地看着,那一刻,我突然想起了人鱼公主的故事,曾经她也在漫过胸膛的海水里飘蕩着,看着公主将自己喜欢的王子带走。

我说,姐姐,我肯定不行,我见了未央就打哆嗦。

凉生将手贴在我额头上说,姜生,坏了,你在发烧!

凉生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要不,你跟小九去劝劝未央,女孩子之间比较好说话的。

可能她急着躲雨,并没往我们这个方向看,加上雨声太大,淹没了我们的呼喊声。

凉生就笑,用手给我挡雨。

我问凉生,未央在哪儿呢?

小九拉着我,说,姜生,咱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不就一妒妇吗?咱还怕她不成,走!

未央醒过来的时候,小九和北小武扶着她离开了。凉生在岸上安静地看着我,雨水在他脸上肆意流淌,也在我脸上肆意流淌。

我故作生气地问凉生,刚才我沉下河底,你不怕我出事吗?

可是,我不甘心,继续追问,可是我要是真的淹死了怎么办?

别人都可以忘记凉生右耳有些背,但是,我无法忘记。每次他倾听别人说话的时候都是将左耳略微倾斜,而唯独听我说话时,他不需要这样,因为这么多年来,我一直记得,他右耳上的伤,所以,我总会大着声音,让他听清晰。

我一听,马上腆着笑,说,哥,那我呢?

凉生就笑,说,姜生,你就是听不得别人说实话。

凉生说,不怕,因为你这个坏习惯从小就有,一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就喜欢沉在水底憋气。

这时,小九插话了,她说,凉生,难道你就看不出那妞悍得很,我跟姜生哪能对付得了她啊!

我突然开始发冷,而且这种感觉也越来越清晰,我就说,凉生,我怎么这么冷啊?

凉生说,没事的,呛了一口水。小九他们把她扶回家了。

凉生说,我只知道她在跟家人怄气,却不知道为了什么。未央这女孩,哪里都好,就是性格太倔强了。

小九轻蔑地笑,说,德性,你这样的要是生在万恶的旧社会,然后再摊上这么个悍妇做嫂子,小白菜都比你幸福!

他这么一说,我都快哭了。

北小武一听,脸都笑肿了,他说,小九,你就别逗了,要我说,姜生肯定不是那悍妇的对手,至于你,当那悍妇的祖宗都可以了,你还在这里乱得瑟什么啊?扮清纯啊。

我和小九在清水桥找到未央的时候,突然,风云剧变,天空突然降下倾盆大雨,不出半分钟,我和小九的衣服全都湿透了。我们沖未央喊,未央,未央。

我就急切地望向河面,面对这样的暴雨,能见度变得异常低,当我发现未央的时候,她已经被骤起的浪头给捲到远处。那时,我什么都没想,大脑异常空白地跳下河。我没想自己很讨厌未央,没想万一我淹死了,我就再也见不到凉生了。

未央在魏家坪的日子里,凉生一直劝她早些回家,可是未央一直在赌气似的,并不听凉生的劝说。

我一听,脸立刻阴沉起来。

我用尽最后的力量将未央拽到河岸,凉生正踉踉跄跄地赶到,我把未央的手放在他冰凉的手里,冲着他笑,然后缓缓闭上眼睛,自己慢慢慢慢沉入河底……我确实需要这样来深深地憋上一口气,否则,我会,流泪。可我又不愿意让别人看到我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