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第一部·世界上第一大笑话就是,姜生告诉凉生,我,爱,你。

上一章:第30章第一部·原来,真的可以「化悲痛为力量」。 下一章:第32章第一部·水煮麵,是你疼我的一种方式。

努力加载中...

突然,北小武一把抓住我的胳膊,那么深情地看着我,说:姜生,我爱你。

小九眼睛也那么迷茫着,涔涔着泪光,她说,姜生,你知道吗?对于我来说,世界上最大的笑话,就是北小武说,小九,我爱你!

狮子想了想,放下手里的毒品,走到了兔子面前,二话没说给了兔子几拳,打得兔子眼冒金星,倒在了地上。狮子又拿起毒品继续注射。

只是,程天祐跟宁信是什么关係呢?恋人?情人?小蜜与大款?富姐与小白脸……我越想越好奇。只是问小九的时候,她一脸不屑,说,关于小公子的事,你还是少知道一些的好。再说了,姐姐我又不是江湖百晓生,怎么可能知道呢?

小九愣了。

凉生愣了。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隔天中午了,凉生看我醒来,高兴得傻笑,跟吃了耗子药似的。

凉生笑了笑,说,算了,等你好了,我再给你讲这件事情吧,以你现在的智商听也听不懂。说完,他吹了吹碗里的麵条,继续餵我。

凉生连忙给我端来麵条,说,来,我餵你吧。然后一口一口看我吃下,脸上一直跟抽筋似的笑。

然后我就大笑起来,笑得特别畅快,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我指着北小武骂,我说,太好笑了,太好笑了,这是我能想到的世界上第二好笑的笑话。

凉生不停地给我餵姜汤,用湿毛巾给我退烧。

于是大象、老虎跟着兔子在森林里跑了起来。它们跑着跑着,看见狮子正準备注射吗啡。

凉生说,姜生,等你好些了,我想和北小武去打一个月的工,我们不能事事依靠着北叔叔,你说是吧?

我摇摇头,狐疑地看着凉生。

小九扶我去上厕所,她突然问我,姜生,什么是世界上第一大笑话,你知道吗?

那天晚上,我被凉生从诊所背回来就一直在说胡话。我说自己真该一直活在清水河里,做一只水妖。我说自己不是人,是一只猫,一只叫姜生的猫。

他说,一大早让北小武送回家了。他想了想又说,你知道,未央的姐姐叫什么吗?

北小武也笑了,他跟凉生说,你看,姜生不发傻了,姜生好了。

凉生说,北小武,你好像忘了给姜生补充上那个傻瓜的名字吧?

我说,哥,我怎么这么饿啊?

面对着凉生那么坏的脸色,小九和北小武都在一旁沉默着。父亲和母亲守在一边,我并不知道他们会担心,因为在我眼里,他们都是没有喜好的孤单之人了。

北小武进门时,凉生说了一声,对不起。

小九说完了也自顾自地笑起来,我也笑了一下,如果放在以前,我的嘴肯定笑得跟脸盆那么大。

北小武笑笑,说,我确实没想到,我妈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说完,竟嚎啕大哭起来,眼泪鼻涕满脸。

我点点头,其实,我在想,我也该去找份适合自己的工作,赚点钱,赔程天祐小公子一款手机,免得惹来一身臊气。

我摇摇头。

我笑了一下,说,我好像记起来了。

然后她又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说,因为,我很快要离开这座城市了。

北小武他妈“七仙女”听说我病了,竟然也赶来了,看了看躺在床上说胡话的我就跟我妈说,我一早就跟你说了,这孩子要列仙班,我说对了吧?这是玉皇大帝在勾魂了,你们还是让她早登极乐吧,别折她的福了。

也非常奇怪,那时候,我竟然没有刨根寻底的兴趣。

北小武说,姜生,你还记得吗?当时你抱着小咪去上课,咱老师说,摩擦这只猫的毛皮,可以产生电。你还记得咱班有个傻瓜怎么说的吗?

北小武推推搡搡地将他妈咪推出门,“七仙女”一听凉生要砍她,竟然尖锐地大笑,对北小武说,你听到没有,玉皇大帝终于要我了,我很快就要功德圆满了,我很快就要成为七仙女了……

我摇摇头。

所以他们开始极儘可能地逗我笑,北小武做出各种各样的怪样子,我竟然连笑的冲动都没有。

小九把北小武拖到一边去,说,姜生,姐姐给你讲个笑话听,你一定要笑啊,我这辈子可就指着这个笑话活着的,说完,她就滔滔不绝地讲起来:

兔子又说:老虎啊老虎,生活多美好啊,森林的空气多好啊,干吗抽那个害人的玩意儿啊?跟着我一起在森林里奔跑吧!

北小武他妈一看,说,看到了没,玉皇大帝抓她的手了。这就要走了,赶紧烧纸吧!

我也愣了。

北小武很不乐意地看着凉生,跟我说,当然了,当时那个傻瓜也就是我。

我养病的日子里,竟然很少笑,连我自己也感到奇怪。北小武跟凉生说,八成你这个傻妹妹烧傻了,失去笑神经了。

大象正在森林里準备抽大麻,突然过来一只兔子。

他们跑着跑着,看见老虎準备吸食古柯硷。

我问他,未央呢?

我的眼睛突然酸涩,我永远没法告诉别人,世界上第一大笑话就是,姜生告诉凉生,我,爱,你。

兔子又说:狮子啊狮子,生活多美好啊,森林的空气多好啊,干吗抽注射那个害人的玩意儿啊?跟这我一起在森林里奔跑吧!

兔子说:大象啊大象,生活多美好啊,森林的空气多好啊,干吗抽那个害人的玩意儿啊?跟着我一起在森林里奔跑吧!

她清秀迷幻的脸仰望着天空,说,姜生,你知道吗?这个暑假,我为什么来魏家坪?我想要一份回忆,单纯的关于我的,关于北小武的。

大象想:兔子说得有道理,于是扔了手里的大麻和兔子一起奔跑了起来!

凉生的脸终于挂不住了,哐当将脸盆摔在地上,沖北小武他妈吼,你这个老妖婆再在这里瞎捣鼓,姜生要真有什么三长两短,我砍了你!

狮子轻蔑地一笑说:你们两个傻瓜,这王八蛋每次吃完摇头丸都带着我在森林里跟傻子一样瞎跑!

大象和老虎就纳闷啊,问狮子,人家兔子是为你好啊,你可以不听兔子的话,可是你干吗打人家兔子啊?

如果这个时候,我能听到她的话,我绝对会笑醒的,可是,当时,我什么都听不到。我的手指不时地伸向空中,想去抓住什么,可是又不知道要抓什么。

北小武就哈哈大笑,那傻瓜说,老师,那发电厂得养多少猫啊?哈哈哈哈哈,好笑不?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