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第一部·姜生,你都看到了,我是多么坏多么糟糕的一个女孩。

上一章:第32章第一部·水煮麵,是你疼我的一种方式。 下一章:第34章第一部·因为,我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到你!

努力加载中...

小九说,姜生,其实,我并不愿意喝酒,抽菸,打架,飞车。有很多时候,看着你,看着金陵,看着未央,看着你们这样的小女孩,我就想,如果,如果,六岁那年,母亲没有离开我,现在,我是不是也像你们一样,剪着清汤挂面似的头髮,有一双温暖的小手,见到自己心仪的男生会偷偷脸红?可是,姜生,这些所有年少的美丽都离我好远好远,我就是见到了自己喜欢的男孩子,也只能像个小太妹那样大咧咧地轻狂着。

那些

我转身,只见,北小武愣愣地站在我们身边,雨水从他髮梢滑落,悄无声息,手里拎着两大包东西。因为,昨天小九对他抱怨凉生总是煮麵条,所以他今天一早就屁颠屁颠跑到县里去给小九买美林烧鸡和葱油饼去了。

当时,小九还问我,说,姜生,有酒不?

可怜的

我和小九买了酒后并没回家,而是去了那片酸枣林。雨淅淅沥沥地下,淋湿了我们的头髮。

可怜的

我傻傻地看着她舞蹈着的身体,不知所措。小九冲我笑笑,雨水中,她的头髮不再蓬鬆,而是那样温柔地贴在她的耳际。我说,小九,别喝了,早知道你这样,我就不给你买酒了。

我想了想,点头。曾经,我用饭盒打伤了凉生,而凉生却没责怪我一句;我对他发脾气,抱怨他的母亲毁掉了我母亲一生的幸福,他只是傻傻地站着,不做声也不回嘴。当然,这些,我并没有说出来,它们已经烫伤了我的心,我就不想它们再烫伤我的舌头和双唇。

流啊

我说,家里没有,你要喝的话,我去小卖部给你买。

小九将酒瓶扔在地上,捞起另一瓶继续喝,她说,姜生,你就一傻妞,别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是不是程天祐说,他喜欢你,你就真当自己是他的真命天女了!笨啊!说完,她用手指直戳我的脑袋。

我傻傻地看着小九,小九就笑,我知道我无耻我下贱,可我恨我的母亲!我想让她知道,那个男人根本不把她当真!我想让她痛苦,让她感受到这十年来我生活在对她的思念和渴望中是多么痛苦!可她竟那么平静地告诉我,她说她知道那个男人一直没有离婚,可是她就是喜欢他,没办法。说到这里,小九又哭了,她说,从此,我就跟形形色色的男人一起鬼混,我当自己是一只鸡!我当自己是被她丢弃了的垃圾!直到碰到北小武……

她喊北小武名字的时候,声音抖动得一塌糊涂,她说,姜生,只有北小武从来没佔我一点儿便宜。他就当我是一个纯粹的女孩子来喜欢,可是,姜生,你都看到了,我是多么坏多么糟糕的一个女孩子……

粉色的

小九,

说完,她就大口灌酒,然后,就大笑,擦了擦嘴角的泡沫,很纵情地朗诵着:

地方,

说完,她将酒瓶缓缓地举起,我安静地听着,啤酒滑过她喉咙的声音。

还有

小九摇摇晃晃地看着我,笑,她说,姜生,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因为我觉得你和北小武一样,都特蠢特傻特死心眼儿。姜生,你心里在想什么我都知道,可是,我不会说,我怕你疼啊。

小九终于不哭了,扔掉酒瓶,擦乾眼泪,安静地看着魏家坪的操场,她说,我六岁那年,妈妈就跟别的男人跑了,扔下我跟爸爸。后来,我长大了,长大后,我就找到那个将母亲带走的男人,跟他上了床!

小九说完了,就安静地呆站在雨里,像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

小九说,北小武那傻瓜对我越好,我就越内疚。他多看我一眼,我的心就多疼一次,所以,姜生,我得离开了。

眼泪,

绿色的

剩下

流……

双唇

我点点头。

小九摇头,我不想吃,我就想吃我妈包的韭菜饺子,说完,她就哭了,她说,姜生,我宁愿她在我六岁那年死了!这么多年来,我恨她恨她!可是,姜生,我真想有个妈妈,我想跟她撒娇,跟她要漂亮衣服,让她把我打扮得像你们这些小妞这样清秀……说着说着,她的眼泪和鼻涕流在一起。

青春,

酒瓶

它们就那么华丽丽地走了,

她说,姜生,有个秘密在我离开之前,我一定要告诉你,但你一定要替我保守。一定替我保守。

小九将脑袋靠在我的肩膀上,她说,姜生,你看,我的眼泪都流光了,我得喝些酒,补充一下水份,好流泪。姜生啊,我来到你们家,我才知道,咱俩真是同命的姊妹啊。你父亲抛弃了你和你妈,而我妈却抛弃了我和父亲。

我怯怯地问,小九,你不是说,你六岁时,你妈就去世了吗?

它们

小九离开的前一天,魏家坪下着小雨。当时,我并不知道,这个雨天过后,彩虹挂上清水河,就是我们离别的日子。

那个时候,我和小九都没有发现,北小武正欢天喜地地奔来。

交接的

小九问我,姜生,你有没有感觉,有很多时候,一个人对你越好,你就越内疚?

我身上有那么多不美好的过去。有一天,我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身上沾满了髒兮兮的泥巴,我洗啊洗的,可是任凭我怎么洗都也洗不掉,我搓着我的皮肤,直到它们发红,直到它们剥落,我看到了自己的骨头,我才明白,原来,我本身就是髒兮兮的,不是泥巴弄髒了我,而是我弄髒了泥巴。

小九把脸凑到我眼前,用手扒着红红的眼睛给我看,她说,姜生,你真讨厌,我不喝酒,怎么能流出眼泪,没有眼泪,我怎么给你讲下面这个悲惨的故事呢?

我说,小九,你醉了,咱回家吧,回家等北小武给我们带葱油饼和美林的烧鸡吃。

那么长的沉默,她说,姜生,其实,我一直都想问问她,离开我这么多年,想起我的时候,会不会难过?说完,她抬头看着我,一瞬间,表情变得异常複杂。

我的脸腾然红成一片,我低声说,小九,你瞎说什么呢!

飘逝掉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