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第一部·你看,我就那么不像好人吗?

上一章:第35章第一部·北小武,是个死心眼儿的小孩! 下一章:第37章第一部·程天祐这厮绝对没碰上一个像我这么有智商的女子。

努力加载中...

凉生拍拍北小武的肩膀,他说,我和你一起去吧,反正,我早就跟姜生商量好了,我想早回学校,一来可以複习功课,二来可以趁暑假打打工,增长增长见识!

剧痛之下,我尖锐地叫了起来。程天祐慌忙转身,看着蹲在地上紧紧摀住眼睛的我,迅速将我抱起,冲向停车场。

那天夜里,我和凉生跟着北小武来到“宁信,别来无恙!”

程天祐这番没大脑的理论把我弄恼了,我说,小公子,你有没有智商啊,今天晚上是你缠着我,不是我缠着你,再说,刚才走的那个人是我……

联繫完医生后,他便腾出一只手紧紧握住我的手,他说,姜生,别哭,咱这就到了。这就到了!

我用力往后靠,闭着眼睛大声说,我来找小九!

可是,当我们回到省城,小九的出租房已经更换了铁锁。北小武一直在门前坐到半夜,才等到有人回来。而那个人,不是小九。直到那一刻,他才知道,如同他的死心眼儿一样,小九是那样的倔强。

我忧伤地望着北小武,我没想到会是这样。这个本来只会嬉皮笑脸游戏人间的男孩,突然长大,突然变得冷漠而忧伤。我又看看凉生,在此时,我彷彿懂得,为什么我的凉生,那双好看的眼睛里,总是盛满忧伤的光。

那时,我想,凉生现在肯定在给未央打电话吧。他知不知道姜生受伤了呢?因为眼睛的剧痛,眼泪不停地流下来。

我抬头,迷离的灯光勾勒出程天祐那张明媚的大脸,他带着几丝玩味的笑,皱着眉头看着我。

程天祐就笑,坏坏的那种。他感觉良好地说,姜生,怎么着,今天我也救了你一命吧!我告诉你,跟两个男人一起逛夜总会多危险!万一他们居心不良怎么办?你看,刚才为什么那个男孩子出去了,我估计他是去联繫买家,準备将你卖掉!所以,从今天起,我们两个扯平了,你救了我一次,我也救了你一次,两清了!以后,不许你再像今天这样缠着我!

他头上的血滴在我的脸上,温热。他说,姜生,你忍着点儿,我们这就到医院。姜生,忍着点,别哭。说完他就将我塞到车里,然后脱下衬衣包在头上,边开车边联繫医生。

那个女人狠狠地看着程天祐,说,你有种!然后她从旁边拿过装饰用的维纳斯雕塑就向我打来,那一刻,我想起小时候,凉生对我说城市的女孩都那么斯文,原来,他骗了我。至少,眼前这个,她就一点儿也不斯文。

可是没等凉生走出门,北小武已经扭着身体转进了舞动的人群。我像一个不合时宜的傻瓜一样紧跟着他。疯狂的人群中,明灭不定的灯光下,我手足无措。可是北小武竟然忘记了我,早已不知扭到哪里去了。在人群的夹缝中,我只能随着舞动的人流,不断地躲闪,像个迷路的孩子。直到有一个人介入我的面前,挡去了我前面的舞动的人群。他说,小家伙,你不该来这里!

他摇头笑,他说,姜生啊姜生,我就这么难看,以至于你都不想看我一眼吗?说着,他的脸越来越近,他说,姜生,你快睁开眼,你再不睁开眼,我就把脸贴你脸上了!

他把我挤到一个安静的过道里,一只胳膊靠在墙上,俯着脸看我,鼻尖几乎碰到我的额头,温热的鼻息游走在我的髮丝间,他说,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我点点头。

我推开程天祐,冲着那女人笑,我说,你看咱俩站一起,谁比较像狐狸精啊?

我刚要说什么,他却一把抓住我的手,将我拉出这片舞动的人海。霎那间,他的掌心传来的温暖与力度,让我的脸红了起来。

我连忙睁开眼睛抢白了一句,我快十七了!不是小孩子!然后又慌忙地闭上眼睛!

这个“哥”字还没出口,就被一个娇滴滴的女人给打断了,她说,程天祐!怪不得找不到你了!你竟和这个小狐狸精在这里鬼混!

雕塑落下的时候,程天祐将我护在身后,伸手去挡,但那女人好像练过什么移花接木之类的武功秘籍,于是美人维纳斯哐当砸在程天祐脑门上,瓷片四裂!雪花一样漫进我的眼里。

凉生说,姜生,我出去打一个电话,你看好了北小武,别让他乱跑。

幸福就像一件浑然天成的瓷器,一旦碎裂,便不可能完好如初。

程天祐一把拉住我,护在身后,他说,苏曼,她还是个孩子。你别在这里给人添笑话看。

霓虹灯闪烁下,红男绿女,扭成一团,金属质感的音乐敲打着人的耳蜗。我并没注意到有一双眼睛正在注视着我们这个方向。

他的手指滑过我的鼻子,轻盈而迅速,一脸坏笑,你看你这个样子,至于吗?我就那么不像好人吗?再说,姜生,你就这么自我感觉良好啊!你才十六啊,小孩子,就满脑子杂念,你们学校老师,是怎么教导你的?

北小武对凉生说,他要回省城去找小九!他说,小九肯定回了她的小出租屋,除了那个小出租屋,她别无去处。

我确实不想让他把脸贴我脸上,所以只有把眼睛睁开,我说,这样,总可以了吧!把你的脸拿开吧!

迷糊中,我喊了一声,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