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第一部·姜生,凉生一直记得那个很重大很重大的日子。

上一章:第38章第一部·反正我不允许任何人欺负姜生! 下一章:第40章第一部·你们这个样子,是不是太激烈了一点儿。

努力加载中...

凉生说,姜生,快睡觉吧,天不早了,小心脸上生痘痘。

结果他们的门已经紧紧关上了。

在我四岁时,你给我第一口红烧肉吃,那时的你,踩着凳子,踮着脚,晃着胖胖的小胳膊,往我碗里夹肉。从此,我喊你哥,从此,我是你的姜生,你是我的凉生。

下午的时候,程天祐从我身边晃过两次,最后,停在我身边,审视着我的眼睛,半天,说,姜生,你没事了吧?

我想起小九讲的关于他养狼的笑话就想笑,只是,一直也没有机会向他求证真伪。

北小武突然转变成了一个革命青年,开始和凉生一起做零工。

凉生。

北小武说,别跟我说这个,我和凉生明天就要发工资了!我们一点儿都不痛苦。

我说,真没什么,小公子,你别内疚了。说完了,我才发现自己说漏了嘴,连小公子都喊出来了,好在程天祐没感觉到。

然后他伸出握得紧紧的右拳,缓缓地摊开在我面前,两张捲得不能再捲的粉红色钞票绽放在他的手心。他看着我,嘶哑着声音,姜生,其实,凉生一直记得这个很重大很重大的日子。凉生没有忘。只是,现在,哥哥没法给你买礼物了,你喜欢什么就自己买吧。这么快,已经是个十七岁的大姑娘了。他用力挤笑容给我看,眼睛却因为疼痛急剧而流着泪。

一天下来,我最幸福的事情就是数钱;最痛苦的事情也是数钱,因为点数整齐后,我得一分不剩地交给值班经理。

哦,知道了。我晃晃悠悠地走回自己的房间,我说,哥,再见,哥,晚安。然后我仅存一线希望地转身,我说,哥,你知不知道明天是个很重大很重大的日子?

未央看着凉生,说,你怎么这么傻呢?

我说,你是小公子,你懂什么?然后我就在他肩膀上一直哭,我说,天祐,天祐,我保护不了他!可是我不愿意别人伤害他……

她紧闭着嘴巴,直到车七拐八拐开到了一家叫“天心”的小诊所门前,她才跑进去,我紧跟在她身后,心,突然跌倒了谷底。

北小武说,我们今天发工资是在外面发的,被一群小混混给盯上了,我和凉生刚下班走到一个小巷子里,就被他们截住了。其实,给他们钱也就好了。可凉生死活不肯给。我的手机也被他们抢去了,刚才给你打电话用的是一个过路人的电话。

这时,未央从门外直冲进来,脸色苍白,拉起我的胳膊就朝停在路边的车跑去。

其实,我骗了他。

程天祐思忖了一会儿,说,姜生,我挺对不住你的。

凉生摇摇头,用力扯出一个笑容给我看,可能扯痛了伤口,痛得直掉泪。

他说,姜生,你怎么能这样?叫姜生的女孩,不能作践自己,因为,姜花是世界上最美丽最倔强的花!

我笑,说,其实,今天是我的生日,可是,没有人记得。本来挺不开心的,好在今天能听你说这么好听的话。

我吃惊地看着她,我问她,出什么事了,未央?

小九没有告诉我,她会回来的。只是,我不想北小武总是难过。但是,我那么相信,小九会回来的。

我低低地俯下身来,用手轻轻地碰了一下他的伤处,我说,哥,很疼,是不是?

那一夜,我在程天祐的肩膀上哭得鼻青脸肿。

回去后,我就跟北小武讲,我说,北小武,你真不知道,粉生生的票子从自己手心里过,自己却留不下分文,这感觉有多么痛苦!

那天晚上,将凉生送回家。在“宁信,别来无恙”我吸了第一口烟。烟雾缭绕中,是程天祐铁青的脸,他一把将我从沙发上捞起,夺过我手中的烟,扔在地上,狠狠地用脚碾碎!

十七岁,你给了我一份礼物。这时的你,为了这份礼物,躺在床上,满身伤痕,只有漂亮的睫毛还是那样浓密。你说,姜生,别哭。我便泪水决堤!

九岁时,你在魏家坪那小片枣树林里刻下“姜生的酸枣树”,每根枝条如是!那时,露水浸湿你单薄的衣裳,黏着你柔软的髮。你疲倦地睡着了,脸上却有一种满足的笑!

我笑笑,摇头,说,没事了。

因为,如果我是小九的话,从天南到海北,再从海北到天南,当所有繁华红尘都斑驳落尽的时候,我会回来的。生命中最不能割捨的,就是最初萌生的感情,无论经历多少繁华,总记得那个陌上少年清秀的眉眼。

凉生,安静地躺在床上,左眼青紫,肿得老高,几乎和鼻樑一样高。北小武的身上也沾满血迹。脸上也有擦伤。他看着我,又看着未央。

我喊他哥,眼泪就吧嗒吧嗒掉了下来。

凉生伸手给我拭泪,钞票从他掌心滚落到地上,他说,姜生,别哭,别人会笑话。生日时候是不能哭的。

未央紧紧握着凉生的手,心疼地落泪。

凉生给我留下了早饭,一杯豆浆,两根油条。他在纸条上写着,姜生小朋友,我和北小武可能今晚不回来了,我们领工资后,可能直接去网吧玩通宵。落款是:你的凉生大朋友。

他翻翻手中的烟盒说,姜生,我这个人从来没跟人道过歉,今天第一次,跟你道歉,我是想说,我请你吃个饭吧,这样我的内疚会轻一些,我没别的意思,真的没,我……只想跟你道个歉。真的。

因为未央,我在宁信店里的冰吧做小收银员。偶尔,会见到程天祐,他看我的目光很游离,在他面前,我彷彿成了一个透明体。

第二天,我怀着极大的委屈起床,却不见凉生和北小武。我想,开工资的动力就是大,平时也没见他们这么积极过。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