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第一部·没有程天祐这只猪来聒噪我,我的生活十分惬意。

上一章:第42章第一部·或者,还可以是别的谁,只要你的名字不叫姜生。 下一章:第44章第一部·那一夜,我和程天祐在车上看了一晚上星星。

努力加载中...

其实,我也不知道到底要不要告诉北小武。我想告诉他,是因为,或许,他能从宁信那里得知小九的去向。但是,我怕这件事情又成为他的新伤,让他更加难受。我想,既然凉生知道这件事情,如果合适告诉北小武的话,他一定会告诉他,如果不合适的话,他也就不会说。我就看凉生怎么做吧。

当然强买强卖不在此列。

北小武离开的时候,我才想起,自己忘了告诉他,我曾经听未央对凉生说过,小九以前在“宁信,别来无恙”混过一段时日。这也就是为什么暑假的时候,未央来到魏家坪见到小九,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那些日子,我一直过得蛮悠闲的,没有程天祐这只猪来聒噪我,我的生活十分的惬意。我时不时对北小武这个心理阴暗的少年讲一点儿社会主义的春风化雨,期待他的幼小心灵不至于因为小九的离开而变得太畸形。但是,依旧有令我讨厌的事情,就是各类试卷比高一的时候厚了很多。高一的时候那厚度顶多算是中雪,到了高二的时候,简直就是大雪纷飞。就是这样,那些老师还不忘吓唬我们,他们说,这点试卷算什么?到了高三你们就知道,什么叫冰雹!

我吃惊地看着北小武,怎么?金陵也喜欢凉生?不会吧?

这个世界上,你确实要相信:一份价钱一分货!

一个多月后,凉生脸上的伤,基本消退了,又恢复了本来的清秀。他笑起来的时候,真的无比温暖,就像一个小太阳。未央就是太阳下面的花朵,而姜生,却只能是墙角树荫下的一棵小草儿。

其实,这些卷子怎么可能和可爱的雪相比较呢?雪可以堆雪人、打雪仗,这些试卷能吗?不能。它只能让很多孩子,在高中的时候,就满头白髮,小鼻樑上架上个眼镜。多深刻的伤害啊。所以,我刚才的破比喻,简直是对雪的一种玷污。

我说,北小武,你的嘴巴能不能乾净一些,什么叫从良,你少来诋毁凉生!

北小武说,好吧,奶奶的我也不过是发表自己的意见。

那之后,很多男生都对我慇勤不已,我想,他们大概是想知道,从哪里能买得到这么真的高仿品。或者,他们都想,如果我成了他们的女朋友,他们就可以花几百块钱从头到尾买一身耐克了。哼,美死他们!

北小武就笑,奶奶的姜生,你就一傻子,那么你说,金陵为什么整天黏着你,有这个必要吗?

北小武嘿嘿地笑,他说,姜生,原来你还是承认凉生和未央的关係,还承认未央是你哥哥的媳妇儿。我以为你这些日子被金陵那丫头灌了迷魂汤,要帮她抢夺凉生呢?

偶尔也会想到程天祐,想程天祐的时候,我就会想小九。我不知道她独自一人飘零在外,是不是受了更多的漂泊之苦。如果我能见到她,我一定要告诉她,北小武过得很不好,因为他很想她。

有了这顶帽子,凉生只要将帽檐拉低,就可以挡住脸上的伤,这样,他就可以从容地走在校园里。当然,这种经验是我从程天祐那里学来的。听未央说,程天祐最近一直等在“宁信,别来无恙”守株待兔呢。

即使生活这样繁杂,我的生活依然趣味十足,我和金陵依旧会跑到篮球场上,看那些疯奔的篮球超男们炫耀球技,兴奋得小脸通红。

凉生,一直都是一个脸皮很薄的男孩子。这个,我一直记得。

开学之后,凉生的伤势还没有痊癒。我和北小武像两个小跟班似的,跟在他身边。哦,忘了说,我给凉生买了一顶帽子,那是我到耐克专卖店里溜跶了半天后,下了很大的狠心才买下的,我担心开学后,凉生脸上的伤不能痊癒,就这样走在校园里会让他感到为难。

我撇了撇嘴,说,我懂,可是,北小武,你绝对对金陵有成见。如果,你能好好地接触一下,你会发现,她远比你想像的可爱得多。

北小武冷笑两声,他说,姜生,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永远不会欺骗你的话,那么,这个人就是我。这一点,我想,凉生是做不到的。但是,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可以为你能幸福和快乐,不辞奔命的话,我不如凉生。但是,凉生可能欺骗你,我却不能骗你,从小到大,我当你是妹妹,怎么可能因为自己的偏见来影响你呢?再说,朋友是那么重要的财富,我怎么可能妨害呢?可是,你看金陵,难道你就一点看不出,她和你并不是因为友谊,而是,你,姜生,是她走向凉生的桥樑。我这样说,你总能懂吧。

我说,金陵是因为同我的关係好啊。我们之间有友谊的。北小武,你不能因为小九的离开,心理就这么阴暗,见不得人世间的美好可爱!

很多男生都说,凉生那顶帽子很漂亮。凉生对他们笑,说这是姜生给我弄的高仿品。嗯,我当时就是这么跟凉生说的,我怕他知道我花了那么多钱,会心疼。

北小武对我私底下说,他说,姜生,你看,这是刮的什么风?未央最近对你可是关怀倍加呢。你说她怎么了?难道,真的要为咱凉生从良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