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第一部·有凉生在,姜生怎么会做坏女孩呢?

上一章:第44章第一部·那一夜,我和程天祐在车上看了一晚上星星。 下一章:第46章第一部·原来,我是一个这样小心眼儿的人。

努力加载中...

她清澈的眼神,让人忘记了她刚刚难过地哭过。她上前来拉我,说,快跟凉生道个歉吧,别让他难受了。

未央扬手闪开了她的牵制,灯光映在她粉嫩的脸上,她极其轻蔑地冲宁信笑,我有你这样的姐姐,怎么可能像什么呢?我除了像妓女,我还能像什么?

姜生怎么会做坏女孩呢?他不相信,有他这样的哥哥,我捨不得,我真捨不得。可是,今天,我却骂了他,天知道当时我多么难受啊。从小到大,凉生不曾给过我半点儿委屈,而今天,他宁肯相信未央,也不肯相信姜生!

直到晚上,我一直没见到凉生,便和北小武四处寻找。我对北小武说,我怎么也没想到金陵会是那样的人,太阴险了!

我们是在中心街的一个雕塑下找到凉生的,他一直躲在下面,安静地坐着,安静地流眼泪。他身后的雕塑是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蹲在一片草坪上。拿着小木枝似乎在找什么东西。我们第一次见到这个雕塑时,凉生愣了半天,他指着雕塑对北小武说,你看,这个小女孩,像不像我们姜生小时候在魏家坪草地上捉蛐蛐的样子啊?那时,北小武也惊叹,说真像,真的很像啊。

我上前扶他,满心难过,我说,哥哥,不是你想的那样,真的不是。我们只是普通的朋友,没有你听说的那么坏!真的,凉生。有凉生在,姜生怎么会做坏女孩呢?说着我的眼泪也流了下来。是的,有凉生在,姜生怎么捨得去做坏女孩呢?

那天晚上,我才知道未央同宁信之间的矛盾。原来,九年前,宁信跟一个比她大许多的男人厮混在一起,然后,在外面给这个男人做了二奶。这件事情惹怒了病重的父母,就这样,急火攻心的愤怒中,他们相继去世,本来尚好的家业也因此败落下来。

我们来到“宁信,别来无恙”的时候,却撞见了更惊人的一幕。

我发狠地推了她一把。她软软地倒在凉生怀里,眼睛犹如羊羔一般无辜。

那天夜里,未央一直在我面前哭。她红着眼睛看着我,她说,姜生,其实我和你一样,都不是什么幸福的小孩。

凉生扬起头,看着我焦急的眼,伸出手,饱满冰凉的指端,划过我的脸庞。他说,姜生,你怎么学会说谎了呢?说完,头也不回地跑出学校。我重重倒在地上,一直喊他的名字,凉生,凉生。

从头到尾,凉生看到我从一个陌生男子的车上下来,然后看着那个陌生男子的手轻轻拂过我的长髮,然后再眼睁睁地看着他开车离开。儘管,这一切都是一个远远的背影。可是,当我走近凉生的时候,还是能看到他眼中隐忍了良久的泪光。他一直看着我,眼中是一圈令人心疼的红,他说,姜生,她这么说你,我不信!可是现在……你怎么可以这样作践自己啊?你就是喜欢什么,想要什么,你可以跟哥哥说,哥哥就是不上学了,出去打工,哪怕出去去抢,出去去偷,我也会给你想要的任何东西,你怎么可以这样,姜生?我怎么跟爸爸妈妈说啊,都是我没看好你。说完,他就蹲在地上,喉咙间是一种压抑的声息,彷彿从骨头里剥裂出来,比哭泣的声音还令人难受。

我吃力地往后退,她却依旧笑,她说,姜生,十三年养一盆姜花,每一天拿出一粒沙,十三个三百六十五天,十三个三百六十五粒沙,他丢掉了沙,却丢不了牵挂!还有,说到这里,她轻轻附在我耳边,姜生,我跟你说,凉生这次受伤,是我找人打的,因为我看不惯他为了你的生日而这样奔忙!我就是想知道,你的生日重要,还是他的命重要!现在,我都告诉你了,姜生,你打我啊!

我指着未央问凉生,你竟然相信她,不相信我?

我愣在原地,看着未央巧笑如花。她看着不远处的凉生,转脸对我笑,她说,姜生,你打我啊!你这就去告诉凉生,是我找人打的他,看看他相不相信你啊!说完,她就笑,笑得那么开心,彷彿一个孩子得到了自己一直想要的糖果。

如今,凉生自己一个人孤单地坐在中心街雕塑下,陪伴他的不是姜生,而是一个和姜生小时候酷似的青铜雕塑。凉生,你在想什么呢?想那个小时候一直躲在你身后的小姜生吗?想她怎么可以转眼就变坏吗?可是,凉生,你要相信姜生啊,她有一个凉生这样好的哥哥,她不敢更不捨得变坏,因为她害怕凉生伤心。这个世界上,在她心中,有什么可以同凉生的眼泪相比呢?

她一问,我的心无比的酸楚,我摇摇头,我说,我一直在找凉生呢。我惹他生气了,未央,我是混蛋。

凉生竟然不肯相信。

未央说,姜生,你说,我该原谅这个姐姐吗?我能原谅这个姐姐吗?虽然,这么多年来,都是她一直供我花销,供我一切的一切,可是,我每当想起父亲和母亲,每当我在那个热闹的会所里,看到那些寻欢的人色迷迷的眼神,我就会无比地恨她!

第二天,我回到学校的时候,却见凉生和金陵远远地守在门口等我。我的心咯噔一下,落在地上。

我吃惊地看着未央,看着她清丽的脸庞,看着她脸上从容的微笑,她转头,将脸上最单纯的微笑抛给不远处的凉生和北小武,他们此时正在幽幽地望着我和未央。我彷彿可以看到凉生焦虑的眼神,盛满了忧伤。

当她看到我和北小武就近在眼前时,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我看了看对面的宁信,她正在对着玻璃窗发呆,强忍着泪水,擦掉脸上的酒水,不想被外人看到。我和北小武一声不吭地带着流泪的未央离开了“宁信,别来无恙”。

未央这么一说,我就难过。其实,很多时候,我们都是一些等爱的小孩,流浪在不同的街道,只是希望能找到一个可以给自己一双手的人,可以带着我们走向幸福的街。

没等她的话说完,满脸酒水的宁信就扬手给了她一巴掌。她沖未央喊,你滚,你滚!我这里容不下你这样身娇肉贵的大小姐!你滚!

我吃惊地看着未央,刚才在我面前还那么委屈地流眼泪,现在突然对我说,是我要她帮我骗凉生。明明以前是她要我对凉生说在她家的,说是避免一些不必要的猜测,今天,却又对我来这一套。

凉生抬起清凉的眼睛看着我,泪眼迷濛,他说,姜生,你怎么变成了现在的样子,怎么这么喜欢撒谎?

金陵上前扶我,被我一把推开。我说,你少这样假惺惺,你怎么能对凉生这样编排我?你怎么可以这样?从今天起,我讨厌你,我再也不要跟你见面了,我们不是朋友了!

未央用手摀住脸,反手给了宁信一巴掌,冷淡地笑,你就是一婊子,你凭什么教训我?我告诉你,你没这个资格。说完,甩手走了。

宁信的眼睛噙满泪水,我从来都不相信,宁信这样的女孩,也会流眼泪。未央拿着酒瓶沖那些客人走去,被宁信死死拉住,她将酒全泼在宁信脸上,怎么了,为什么你可以去做婊子,我就不能……

就在那一夜,中心街离凉生不到五十米的距离,我的心碎了一个大窟窿,鲜血淋漓!我狠狠地推倒未央,看着未央将无辜的眼神投向奔来的凉生,看着她一脸柔软的依赖和无助。我头也不回,狠狠奔离这条伤心的街。

未央一直不说话,漂亮的眼睛望向我,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她说,姜生,凉生去哪儿了?

说完,我就跑开了,北小武上来挡我,被我一把推开了,我也没看他是否受伤,就兀自跑向漆黑的夜里,眼泪跟花生似的,落了下来。

凉生,你怎么会不相信呢?有凉生在,姜生无论如何也不会做坏女孩的。

北小武淡淡地笑,阴险谈不上,不地道倒是肯定的。

未央跳下台阶,擦乾眼泪,她拍拍我的肩膀,说,姜生,我们一起去找凉生吧,我想,我应该知道他在哪里。说完,就拉着我们向中心街走去。

我发狠地看着她,我说,你怎么能这样欺负人呢?我同北小武都对你那么好,当你是朋友,你怎么这样对我!边说,我边流眼泪。

我望着未央,心里一阵难过。以前,我一直没明白,宁信怎么可能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事业,原来是这样的原因。可是要说,这样的事情也能让父母双双被气死,倒是不太妥帖,可能还有其他的原因吧,除非她们的父母是无比刚烈的性子。

我指着凉生就骂,我说去你妈的凉生,我是你妹妹?你算我哪门子哥哥?去你的奶奶的往死里难受!我就告诉你,我爱怎么样就怎么样,用不着你像教育失足少年一样教育我。告诉你,我不稀罕!

未央笑,她说,你不过是放一个暑假,程天祐就跟一只没头的苍蝇似的,谁能看不出来。不过就是两面之缘,他就那么喜欢你!可是我从小像跟屁虫一样跟着他,在他身边长大,我喜欢他,可是,他不喜欢我。直到我遇到凉生,我以为,有了他,我对程天祐的喜欢可以在凉生身上功德圆满。可是,那天在魏家坪,你发高烧,我也发高烧,凉生却一直守在你身边。难道妹妹要比女朋友重要吗?所以,姜生,你根本不知道我多么讨厌你,多么恨你!说完,她的手轻轻放在我的肩膀上,面带笑容,狠狠地弄疼了我。

未央看了看我,叹气,上前去拉凉生,她说,你别生气了。怎么说,姜生也长大了,该有自己的想法和自由了,你不能总是拘束她。然后,她又看看我,说,姜生,你去哪里我不知道,上几次是你要我帮你骗你哥哥,我明明知道你那样子不好,但是,我更不愿意凉生伤心,所以,我就帮着你骗他……

身后,却听未央对凉生说,我去劝劝姜生,你别担心。我会好好劝她的。就听着她追着我的脚步而来。未央不愧是练过舞蹈的,很快就追上了我。

大厅的迴廊处,几树亚热带常绿盆栽前,两个清丽无比的女子,冷冷地对峙着。宁信伸手拉住未央,眼睛里闪过丝丝痛楚的神情,她说,你不能跟那些客人一起喝酒,你看你刚才的样子,像什么?

北小武说,未央,好歹她也是你的姐姐,你不该对她那样。每个人都年轻过,都会犯下错误,你不该对你姐姐那么坏。

凉生扶住未央,他说,姜生,你疯了吗?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她,她这么说不也是为了你好!如果真的要你由着性子疯,将来受伤害的是你自己啊!

凉生清凉的眼睛彷彿深海一样的颜色,他说,姜生,该看到的,我也看到了,不该看到的,我也看到了。如果你是别的什么人,我绝对不会多说一句话,可是,你是姜生,你是我的妹妹,我看到你这样子,我就往死里难受,你知道不知道……

我静静地坐在未央身边,看她流眼泪。很多时候,我嫉妒她,但是,在这个时候,我知道她和我一样,只是一个不幸福的小孩。随便一句安慰,就会流眼泪。

我冷淡地笑,你怎么会?可是,金陵,我那几次夜不归宿的真实原因也只有你知道,可现在,凉生知道了,你说,难道是我自己告诉他的吗?我说,北小武说得真没错,你真不是一个好人!说完,重重一把将她推开,头也不回地走了。

金陵委屈地看着我,直摇头,她说,姜生,我没跟凉生说你和天祐的事情,他怎么知道的,我也不清楚,他一直都问我,是不是你上几次的夜不归宿都是跟程天祐一起,可是我一直没回答啊,我只是告诉他,你被别人劫走了,结果,我们沿着学校找了一个晚上,网吧、旅馆、酒吧、歌舞厅,我那么担心你……姜生,我怎么会编排你呢?

我慢慢地走到他面前,喊了他一声,哥,然后就抽泣起来。我说,我和北小武找了你一天了。我说,哥,你还生我的气吗?我真的没有夜不归宿啊。那些晚上,我一直都和未央在一起,她不是也打电话告诉过你吗?

未央笑,她看看不远处的凉生,转脸对我说,我也不愿意伤害你,但是,从小到大,我想要的东西,没有一件我得不到!可是,偏偏凉生,偏偏程天祐,偏偏这两个男人都拿你当宝贝!你有什么好的?你什么都不如我,你不过就是一农村妞!说白了你就是一村姑,为什么他们都可以对你百依百顺,而拿我当空气?

我急切地拉过未央来,我说,哥,你可以问问未央,前几次,我没回去,是不是都同未央在一起,她还给你打过电话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