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第一部·原来,我是一个这样小心眼儿的人。

上一章:第45章第一部·有凉生在,姜生怎么会做坏女孩呢? 下一章:第47章第一部·他说,其实,姜生,你也就是一花痴。

努力加载中...

北小武是个傻瓜,他以为他咧着嘴对着我笑,我就看不出他眼圈发红,看不到他眼角零散的泪影。

可是,北小武真是小人,他听完了我的讚美,并没有因为我说话像小九就对我手下留情,他瞪着两只眼睛看了我半天,笑了笑,然后小爪子一伸,又在我另一只胳膊上狠狠掐了一大把。

北小武想给小九一个更加坚实的肩膀,所以,他只有让自己的基础更加坚实。而这份坚实对于目前的他来说,唯一能做到的,便是好好学习。好像没有什么必然的逻辑关係,可是我又找不到更好的解释,权且这样吧。

原来,我是一个这样小心眼儿的人。一直不曾走出那个午夜,不曾走出那条伤心的街,一直走不出凉生给我的不信任和未央给我的伤害。

一直到现在,我都没对金陵说过“对不起”。可是,我相信,任何人都知道,我多么内疚。我也相信,很多人都这样任性过,伤害过自己身边的朋友。抱歉或者对不起,说出来的时候,会不会令他们心酸呢?不如就这样留在自己心里,让自己慢慢地心酸吧。

在校园里,经常会看到凉生,就这样远远地看着。如果是以前,我总会雀跃地跑到他眼前,亮着声音喊他哥,然后没心没肺地闹腾他一会儿。而现在,如果碰见了,我们也说话,也跟没事似的说说笑笑,但是总是那些无关紧要的、不疼不痒的事情。

我冷笑,一边沖胳膊吹气消肿,一边瞟向篮球场上的帅哥,还得腾出嘴巴来还应付着北小武的傻瓜问题,我说,我靠,以你这样伟大的智商,你还考什么大学,今天下午就退学发展个“掐掐”肌肉馆,这生意还不风靡全球?然后申请一个专利,后半生,你就是比尔·盖茨第二了。别的事情你也甭担心了,光跟你妈坐在炕头上数钞票就行了。

说完这话,我才发现,自己多么惦记小九,连说话的方式,都带有她的味道。虽然,我们不曾深交,但是,这么多年来,小九是唯一一个能走到我心深处的女孩。我也相信,对于小九来说,我也同样重要过。

我合上书本,看看空旷的操场,然后看看他,摇头。小九会说什么?已经一年多,没有她的消息,我不敢忘记这个穿着一套套主题套装从我生命中走过的女孩,不敢忘记她抽菸时孤独的模样,不敢忘记她喝酒时流泪的模样。可是,我却不敢记起她说话时夸张的模样,我怕想起她眉毛飞舞时的生动表情,心就会难过得不成模样。

有时候,我会想,如果凉生在我的身旁,他肯定会沖北小武凶。也就是因为凉生不在我的身边,北小武才敢这么气焰嚣张地欺负我。

我想逗他开心,所以,我就用书本拍拍他的脑袋,说,切,我还以为小九会说,奶奶的北小武,是不是中国普及十六年义务教育了,轮到你这个猪头上大学了!

譬如,魏家坪草场上,那个叫凉生的小男孩,曾经像母鸡护子一样护着一个叫姜生的小女孩。

这个噁心的破比喻让我一週都处于反胃的状态中不能自拔。

金陵选择的是文科,同凉生和未央一样。我选择的是理科,从我初中学政治开始,我就发誓一定要脱离这份“拗口”到让我生不如死的学科。后来,我就这么如愿以偿了。北小武讥笑我大脑长在直肠上,不会转弯。

高二的生活呼啸而过时,我才知道,原来,时间真的就像流水,永远走得悄无声息。很多时光,很多人,永远只能存在于记忆里,渐渐淡成一个影像,哪怕这样的现实会令你疼痛,但是,毕竟随时光走远了。

北小武眯着眼睛倒在草地上,阳光晃在他麦色的皮肤上,明晃晃的,他笑,说,姜生,你奶奶的真是猪。我觉得吧,我家小九会这么说:北小武,我就一文盲,居然还泡上你这么个大学生!我靠,我这不是荼毒生灵吗?说完,北小武就哈哈大笑,很开心的样子。他抬头看看我,说,姜生,我从来没听到任何一个女孩,将髒话说得跟小九一样悦耳动听,彷彿是从她嘴巴里开出的花儿一样。

北小武似乎对自己的作品很满意,他说,哎,姜生,你看,肿了。你说以后那些健美运动员也不用整天累死累活地运动,都到我这里,我挨个儿掐几把,就都掐得肿出肌肉块来了。

北小武在学校附近租了一个小屋,搬出了学校宿舍。他说,学校宿舍熄灯太早,而他想好好学习,想多学一会儿。我知道他不是说笑。我也知道,他是为了小九。在高中的年月里,我们不知道用怎样的姿态才能拥抱住幸福,只是看了很多的故事,这些故事都这样教育了我们,所有的幸福都会在你考上大学的时候得以功德圆满。

那一整天,我耸着两只胳膊像一只大龙虾似的在校园里晃蕩过来晃蕩过去,别提多么丢人现眼了。

想起凉生的时候,我的嘴角会上翘,淡淡的一个弧,很缥缈,眉心间却有两道深深的皱印,只是我不自知。

高二,那个被称为“大雪纷飞”的一年,时光彷彿弹指,匆匆划过我们的指端。因为中心街那个夜晚,我和凉生的关係变得那样疏离。

很多时候,北小武温书的时候,都会突然大笑出声音。他将小草扔到我腿上,嘴巴里还叼着一根青草,他说,哎,姜生,你说,如果我真考上大学,小九知道了,会怎么说?

金陵也跟着我难过,给我打洗脸水,她说,别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姜生,你是猪吗?然后将大毛巾捂在我的脸上,轻轻地擦。

北小武听了,就捞着我的胳膊狠狠掐了一把,如果不是因为不远处的篮球场上站满了养眼养心的小哥哥们,我早就鬼哭狼嚎地叫起来。但是为了我巨大的帅哥梦想,我只好四平八稳地看着胳膊被北小武这个卑鄙小人给捏肿了。

那天的凉生,那天的未央,那天中心街上那个小女孩的雕塑,彷彿历历在目。那天夜里我回到宿舍,在金陵的身边大哭。我诅咒未央,怪凉生的不信任,怪北小武的不仗义,大哭大闹,泪水满脸,彷彿整个世界都辜负了我一样。唯独没有对金陵道歉,似乎我的咽喉对“对不起”三个字特别吝啬。或者,我怕这三个字太矫情。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