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第一部·最近,我言情小说看多了,大脑有些扭曲。

上一章:第49章第一部·世界上,爱分为三种,爱,不爱,还有,不能爱! 下一章:第51章第一部·姜生,你这人,哪里都好,就是太记仇了。

努力加载中...

我说,没什么,就是觉得你和她挺适合的,女明星嫁入豪门,又将成就一段历史佳话啊。说完,我就美滋滋地笑起来。

程天祐笑,揉揉我的脑袋,说,别说得跟真的似的,恐怕我告诉了你是什么意思,你才会这辈子不理我了。说完,他话锋一转,说,姜生啊,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

程天祐温柔地看着我,笑,说,姜生,那,你会弹钢琴?

我当时眼睛清澈得跟长白山的雪莲似的,问得程天祐直翻白眼。他胡乱地说了一句,小孩子问那么多干什么?你需要这么好问吗?高考又不考BQ。

怎么样?我眨眨眼,还能怎么样?人模狗样呗。

他这句话,我很久才反应过来,心跳得特别厉害,不敢看他的眼睛。程天祐真不是一个好人,无心说一句话,便让我欢喜伤心一齐来。

他这么一推,我的脑袋哐当撞在车窗上,疼得我龇牙咧嘴的。

程天祐被我说愣了。事实证明,满脑子乱七八糟的应该是这个整天在我面前标榜黄花大龟蛋的他。小样儿,想什么去了!

程天祐说,姜生,你看,我们这两年来,见面的时间不多。我生活在你的生活之外,而你也生活在我的生活之外。我们见面了,一定要吵得天翻地覆吗?我们只能这样吵架才能证明对方生活在彼此的心里吗?再说,今天我来,绝对不是跟你吵架的,我今天来,是想跟你说,我最近可能暂时要离开这座城市一段时间。

他说,就是最近,最近的这段日子。然后,他就沉默,沉默了半天后,他说,姜生,我不放心你。

我说,奶奶的,程天祐,你搞谋杀啊!你将我撞傻了我还要不要考大学啊!

程天祐说,前些日子错过了我的生日,想给我补上。他问我,姜生,你有什么愿望啊?我帮你实现。

我翻了翻白眼,很轻蔑地笑,这么低智商的问题还拿来问我,当然我不能这么跟他说,我说,还能怎么做?我总得先跟她说,我喜欢你,然后再做该做的吧!哪能说做就做!

程天祐抬手看看手錶,说,姜生,不早了,你赶紧回学校吧。我有事先走了。你的愿望这么简单,真是小孩。等下次,我来找你。

我冷哼,不疼的话,我干吗做兔子?不疼的话,你就使劲往自己的脑袋上抡!

程天祐笑,说,是啊,明星,多么光彩照人的角色。可是,这又怎样?

我摇摇头,说,不会。

我嘿嘿地笑,看着他,说,你别说那么多了,你说那么多,我突然很不适应。怎么跟生离死别了似的。程天祐,你不是杀人了吧?要躲到外面去。

他叹气,姜生,你就是这么个没心没肺的丫头,好了,不跟你说了。高三的生活很苦,你注意身体啊。天也渐渐冷了,你千万多穿点儿衣服,别感冒。还有,如果你不是特别缺钱的话,就不要到“宁信,别来无恙”打工了,如果你需要钱,我可以给你。

我说,程天祐,你不告诉我,奶奶的,我就一辈子不理你了。

他下手真狠,我捂着脑袋,眼睛红得跟兔子似的,我说,我哪里乱七八糟了?我说的不对吗?难道能说做就做吗?就算你为她做一百件事情,做一万件事情,但是,你不说你喜欢她,你做得再多也是白做!女孩子就是千般矜持嘛,难道你做来做去地同她打哑谜,让她去猜谜底吗?我喜欢你这句话,总应该由男孩子先说的!要不,全天下乾脆统一性别好了,干吗还要有男女之分,男女男女,先男后女,老祖宗留下的规矩你不懂吗?

他嘿嘿地笑,说,撞傻了的话,我收留你!乐得便宜你捡这么大一个大帅哥。

程天祐这次并没跟我吵架,他只是看着我,笑笑,他低头看看车前的小人偶红红的脸蛋。很长时间以后,他声音无比缓慢地说,姜生,如果,我是说如果,你是一个男孩子,不,确切地说,你是一个男人,你喜欢上一个女孩子,你会怎么做?

程天祐来找我的时候,我问他,BQ是什么意思啊?

程天祐拿起车上的杂誌“吧唧”砸在我的脑袋上,他说,真看不出来,姜生,你这女孩,脑子里怎么净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我说这话的时候,声音特别小,我生怕会遭到程天祐的讥笑。但是没人知道我多么渴望知道,指尖触碰黑白琴键是什么感觉。很久很久以前,凉生就告诉过我钢琴这个名词,我觉得特别美。我经常会梦到,弹钢琴的凉生,他细长的手指翩跹在黑白琴键上,眼睛里流淌着一种叫做美好的深情。很小的时候,他说,他一定要教我弹钢琴。可是,就目前来说,这似乎是一个难以实现的梦。

我这两样要求,都提得比较诗意,其实,我也就是说说而已。如果我们真的在这个城市里放焰火,那么很快我们俩就得被城管给逮走了,还要被罚款。可能最近,我言情小说看多了,大脑有些扭曲。

可能我不该莫名其妙地有这种想法吧。我仰着脸对程天祐笑,我说,算我突然脑子进水了,要不,你就给我放焰火看吧。

我不做声,其实,程天祐说得对,这两年时间,我同他在一起的时间,可以两只手数清楚。挺自卑地想一下,或者,只有他特别闲来无事的时候,才会想起我吧。想这样的事情总是令人无比烦恼,所以,我笑笑,问他,那你什么时候离开啊?

他说,姜生啊,对不起。刚才是不是很疼啊?

我当时听得特别开心,我想,如果这句话是上帝跟我说的,我该有多开心呢?那样子,我会告诉他,我一定要让他帮我实现,为了这个愿望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可是程天祐毕竟不是上帝,他只是凡俗间一个男子,所以,我只能跟他说一些比较切合实际的愿望,我说,我想弹弹钢琴。

程天祐的脸拉得跟马一样长,他伸手想再推我一把,又担心弄疼我,只好将手晃在半空中,他说,我娶她,你做小吗?

程天祐推了我一把,说,去你个乌鸦嘴吧!

我说,程天祐,你这个小人,你绝对有什么事情来求我!要不,你怎么可能对我说软话啊?难道地球不自转了?还是太阳突然从西边升起来了?难道江河逆流了?

我揉揉自己被撞疼的地方,没好气地对他说,你都一老头子,还帅哥呢?这年头真流行装嫩。说到这里,我突然想起了苏曼,然后问他,程天祐,苏曼居然是明星啊。这么半天,都忘了跟你说这个事了。

每次想到凉生,我的心就隐隐难过,隐隐地泛疼。想起去年生日的时候,凉生那场令人心伤的遭遇,想起他手掌心中攥成团的粉红色的钞票……一切情景,彷彿历历在目。这样的感觉,真让人难以平稳地喘息。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