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第一部·姜生,你这人,哪里都好,就是太记仇了。

上一章:第50章第一部·最近,我言情小说看多了,大脑有些扭曲。 下一章:第52章第一部·所有的事情在这里结成了结,然后汹涌而来。

努力加载中...

我只能这样理解了。

这句话说得我特别来气,我能不躲吗?我怎么也想多活几年。这又不是战争年代,需要我争先恐后地去英勇就义。我低头,错开她的视线,我说,我不能总是招惹你,让你烦吧?我再没有大脑,我也得记得您老人家给我的教育不是?

我傻乎乎地看着她,我这个人就是这样,见不得别人道歉,听不得别人说软话。她这样一说,我竟然觉得是自己不好,是自己扰乱了她的生活。所以,我说,其实,我并没觉得你坏,你也不用说这么多。

她说金陵不是好人,那金陵就不是好人了吗?我对未央真是无奈到家了,谁愿意别人在自己面前,对自己的好朋友指手画脚呢?

她这话说得我有些莫名,凉生再怎么凶我,还不是拜她所赐?怎么折折回回的,所有事情的不该,都轮到我和凉生身上了。

未央看看我,淡淡地笑,什么包养?她那是恋爱,只不过对方是一个有钱有势的人罢了,那些八卦爆料,你们不要那么相信。

未央将书抱在胸前,对我笑,说,姜生,你这人,哪里都好,就是太记仇了!

夜里回宿舍的时候,我感觉特别孤单。金陵在外面租房子住,我都没有说知心话的人了。白天上课的时候,同她偷偷传小纸条,问她,房子里有没有闹鬼啊?其实我的本意是想将她吓回宿舍里,同我住在一起。金陵就在课堂上冲我做鬼脸,结果被老师给发现了,被罚到操场上跑圈儿。

那些女生立刻来精神了,纷纷表示想得到她的签名。我一直不是很明白,明星的签名到底有什么用,大家都这么热衷。住在金陵上铺的女生是一个叫于文的女孩,在我们宿舍里,算是新新人类,跟北小武一样,都是艺术生。

未央的话听得我背后直髮凉,我发现在她眼中似乎没有什么好人。

未央笑,她说,这一年多来,凉生一直挺内疚的,他觉得当时自己不该那样凶你,毕竟你是大人了。

大家一听都来劲了,一个劲地问,他们现在还在一起吗?

去开水房打热水回来,我在宿舍的走廊处碰到未央。她看着我,表情淡淡,没有厌倦更没有欢喜。她说,姜生,你怎么老躲我啊?

我翻身看看她,说,金陵这个学期不住宿舍了。

未央笑笑,没什么,只是过来坐坐。

我翻翻白眼,他奶奶的,又来跟我扯哲理,要是我用热水烫你一下,看你记不记仇!而且,她用来烫我的,估计是沸油,而不是沸水。不过,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奇怪,她虽然这样伤害过我,可仍然不影响她的漂亮。走廊淡黄色的灯光下,她确实漂亮得令人眼花。或者,她的坏只是针对我,而对于更多的人来说,她是好人。

未央的话让我愣了一会儿,同宿舍的人叽叽喳喳个不停,问我,姜生,姜生,快给我们讲讲苏曼和那个有钱人的事情啊。

未央笑了笑,对于文说,得了,咱的姜生生气了,就是小心眼儿。开不得玩笑。然后她看看金陵空蕩蕩的床铺,一脸狐疑,问我,金陵今晚怎么不在?

到宿舍门口的时候,我将暖瓶从她手里拿过来,并没有邀请她进宿舍。可是,她却像游鱼一样跟进来。我看看她,你有什么事情吗?

我说,我有什么可知道的,我不认识苏曼,更不认识什么有钱人,你们还是问未央吧,给你们要苏曼签名的是未央,不是我,我可不够这个档次。说完就钻进被窝里了。秋天的夜晚,空气有些凉。

她就笑,说,你们想要签名的话,我给你们去要。

未央见我沉默不语,就拎过我手中的暖瓶,拉住我的手说,姜生,对不起,我知道,我当时不该那样对你,可是当时我太冲动了,可能这就是嫉妒心吧。其实,我更不愿意伤害凉生,毕竟,我喜欢他。那天看到他伤成那个样子,我心里也自责得要死。我从小生活在一个人人宠着我的家庭里,见不得别人比我多半分。所以,姜生,我伤害了你,也伤害过凉生。但是,我并不是你想像的那么坏。姜生,你能懂吗?

未央就笑,她早该不住这里了。然后很礼貌地跟我们宿舍人道别,说是一定帮她们跟苏曼要签名相片。她走的时候,轻轻地附在我的耳边说,姜生,以后少跟金陵在一起,那妞不是什么好东西!跟小九没区别,都是混出来的小孩。

未央看了看爬在床上看书的我,笑,这个,你们还是别问我了,问问姜生吧,她好像比我跟那个有钱人要熟悉。

那天,她一直在我们宿舍坐到11点,同我们宿舍人一起起鬨,谈了很多明星的八卦绯闻。我们宿舍的人问她,她是不是跟一个叫苏曼的女明星很熟悉?

艺术生最大的优点就是可以随意地穿着打扮,而且不会轻易被学校处分。但是要说搞怪的话,她跟小九绝对不在一个水平线上。她探下头来问未央,听说,那个苏曼被一富商包养,到底有没有这样的事情啊?

他们常说,世界上最毒妇人心。其实,说这个话的人肯定没有上过学,读过书。当然,我可没说,世界上最毒的是某些老师的心啊!天地良心,我绝对没有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