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第一部·所有的事情在这里结成了结,然后汹涌而来。

上一章:第51章第一部·姜生,你这人,哪里都好,就是太记仇了。 下一章:第53章第一部·程天祐说,姜生,咱们回家吧。

努力加载中...

金陵的饭量很小,我的饭量却出奇的大。我想準是从小让凉生做的水煮麵给撑着了,胃口变得特别大。想到这里我就特郁闷,我想,如果以后,我跟别的男生约会时,吃得比他们都多,他们是不是会被我的豪情吓跑呢?因为心情郁闷,所以我又多吃了不少饭。然后,上午学的东西全部跟着饭吃到肚子里了,大脑空空的。

金陵的眼圈有些发黑,有点儿熊猫的造型,看起来有些可笑,其实我对她真有些想不通,她整天熬夜地拚命学习,却总隔三差五地缺勤。儘管我同她不在一个教室里了,但是,这是她一贯的作风,从高一就这样。以前,我特别羡慕她有说不来上课就不来上课的勇气。当时,在我眼里,这完全是江湖女侠的豪迈和魄力。而她总解释说是因为奶奶的身体不好。

北小武看了看我,转头问金陵,她……她她,她……这这这是……怎怎么了?

程天祐很久没有出现,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经离开了这座城市。

现在想想,那段时间绝对是学习给累着了,导致脑萎缩,所以才会傻傻的,愣愣的,跟个小白痴一样。

北小武摇头,哪能,高考革命尚未成功,小武同志仍须努力啊。我整理起这些东西,是因为最近我妈身体不好,总是来电话让我回去看看她。说完,他紧接着又问我,姜生,你们重点班做的那份黄冈试题借我看看好不?我带回家去看。

我看着北小武,发了一会儿愣。这个曾经八门课冲击一百分的天才对我说这样有深度的话,我有些不适应。回答的时候也有些结结巴巴的。我说,有有有……有啊,你……你你……跟跟……我我我来拿……拿吧。

我看着这些试卷就想起了树林,那么多大树被砍倒了,原来就是用来做成纸张,印成试卷折磨我们的啊!

我的神仙情节最后让语文老师给治癒了,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我因为她不小心的一句表扬而走火入魔,所以经常让我拎着作文本去她办公室受训。可是,当时,我受毒害太深了,加上大脑向来缺少火候,并不理睬她曲折委婉的教诲。最后,她急得要哭,她说,姜生,我求求你了好不好,收起你的想像力吧。

可是,我还是乖乖地捂着脑袋回教室给北小武拿黄冈练习题。当高考成了一门艺术,黄冈便成了艺术的里程碑,而我们就是匍匐在里程碑下挣扎的小灵魂。哎呀,你真不知道,每天,那些老师一给我们发这样那样的练习题的时候,脸上表情别提有多美了,就好像在给我们灌蜂王浆似的。我每天将那些试卷反覆在手里掂量,我想起那个词,洛阳纸贵。我想如果现在的纸变贵的话,绝不是因为某个相如同学又写出了绝世好文章,绝对是因为纸都拿来印刷试题了。

善良的凉生并没有说出下面那句“导致你大脑秀逗”,凉生就是这样一个男孩,永远捨不得对任何人说任何刻薄的话。

金陵摇摇头,说,我……我不……不知道啊!

吃过午饭后,我和金陵回教室,在楼梯口遇见了北小武。他挎着一个背包,里面装满东西,鼓鼓囊囊的。我奇怪地问,你这是打算野营去?

北小武用手拍了一下我的脑袋,说,姜生,你今天中午是不是吃豆芽吃多了,没好好地咀嚼一下,结果豆芽勾在一起了,把你的舌头也给勾抽风了?

她这么直白地表示了自己的想法,我终于听明白了。原来,英语老师和语文老师,不是讨厌我用神仙,而是不愿意我用想像力。其实他们早说嘛,害得我每次都得寻思半天神仙的同义词来减轻文章的乏味感,从精灵到灵魂到魔鬼到阎王,就差拉出黑白无常来了。

我捂着脑袋,一脸委屈。没有凉生在我身边,北小武俨然成了一个暴君。

我的思维总是跳跃性那么大,语文老师经常表扬我,说我联想力丰富,这样的人,高考作文一定得高分。可能我被她表扬过头了,一骄傲,尾巴翘得特别高。从此以后,无论写什么体裁的文章都是写得仙气飘飘的,连议论文都不放过变通成神话故事来写,看得语文老师心惊胆颤。更可怕的是,我这个人总是一根筋到底,还把这种仙气飘飘的精神,发展到英语作文上面去了,只要一写英语作文,哪怕是介绍学校景色,我的开头都是:“Long long ago,哪里哪里住着一个神仙,这个神仙来到我们校园,一看,哇塞,这景色好漂亮啊……”英语老师最后眼都看直了,实在忍不住了,也不管我写这样的文章查牛津大字典多么辛苦,对我的批评是劈头盖脸的,吓得我直哆嗦。他说,姜生,你能不能不要写神仙神仙神仙!我哆嗦着答应了,后来我写作文就改成了:“Long long ago,哪里哪里住着一个精灵,这个精灵来到我们校园,一看,哇塞,这景色好漂亮啊……”这下,英语老师彻底抓狂了。这件事情后来传为笑谈,凉生曾过来找过我,他问我,姜生,你最近都吃什么东西了?我连忙澄清,我说,我绝对没有吃毒蘑菇。凉生笑笑,说,我知道,我是担心,你最近吃得不好,营养跟不上……

每天,太阳晃到头顶的时候,我们从教室里走出来,然后跟着摇摇晃晃的阳光一起,晃进食堂。我很少和凉生一起吃饭。他最近可能因为学习的压力比较大,瘦了不少,这样单薄地晃在太阳底下,令人心疼。

学习的压力日渐增大,我决定辞去在“宁信,别来无恙”的小兼职工作。但是,我没想到,就在这个决定之后,所有的事情在这里结成了结,然后汹涌而来。

我恨死这些总是喜欢抽我脑袋的人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